章節目錄 第471章像一條狗一樣搖尾乞憐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1章像一條狗一樣搖尾乞憐

    夏薇溫然地道,“喬暖小姐,你的稱呼錯了,我早已經嫁作人婦,不管你想不想承認,我都是顧太太夏薇。顧英爵的妻子。”她一笑,“叫我一聲顧太太有那么難嗎?”

    喬暖緊繃著臉,席秘書推門進來,將熱茶端到了夏薇的面前。

    夏薇拿起茶杯,指尖慢慢撫摸著杯口,低著眸子,“前陣子我借住在慕家的時候,慕西辭曾經給我看過一段錄像,喬小姐和顧先生還真是親熱呢。喬小姐您是喝多了誰的床都能爬嗎?”

    喬暖挑眉,口氣有點兒不屑,“夏小姐這是反咬一口我和顧總嗎?顧總……您看,我和您明明是清白的,夏小姐居然都能夠誤解我們……”

    心里還有點兒得意,正常情況下,男人一定會不高興夏薇的。

    顧英爵忽然頹廢地開口,“給我滾出去。”

    喬暖愣了愣,抿了抿唇,撩了一下頭發,笑了起來,“好的吧,是我多管閑事了。”又輕飄飄地看了一眼夏薇,“夏小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公司里不是所有人都和顧總一樣寵著您讓著您,您考慮清楚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門被帶上后,總裁辦公室里有好幾秒的死寂。

    她抬手去推他,“顧英爵,讓我下去……我保持這個姿勢身體還蠻酸的。”

    他眸子微微一動,冷冷看著她,就算她鬧也神色很不好,一只手慢慢摩挲著她的臉蛋,

    夏薇輕輕一笑,不在意的道,“你在惱火我媽。”

    顧英爵慢慢的收緊抱著她的手臂,低低的笑著,“沒有,我只是有點兒擔心,原來那晚的情景你都看到了。”皺了皺眉,“看到自己的丈夫被別的女人揩油,你一點兒也不介意?”

    女人看了看他的眼睛,“不啊……”

    她眉目溫婉平靜,眸底毫無波瀾。

    顧英爵的心底多少有點兒失落。

    他看著她的眸底,將那些不甘心壓了下去,淡淡的笑,“你不在意我身邊的女人是誰,也不在意我是不是出軌,顧太太,你這豪門太太當得不要更稱職。”

    “這有什么啊……“她側過臉蛋朝他笑,眸底的笑意更深了,“我的緋聞都漫天去了,顧總也沒有見發火,我為了在車上推推搡搡的事兒就鬧脾氣,是不是太過分了。”

    顧英爵閉了閉眼,“夏薇,我那么做是相信你。”

    女人點點頭,臉上仍是帶著笑,“哦,我知道。我也是相信顧先生啊。”

    這句相信,真的讓人很揣度。

    “有什么好不高興呢?”夏薇繼續,“如果你真的今天還在跪著求我,明天就和別的女人出去了,我才懷疑你有病了呢。”

    顧英爵睜開眼睛,女人已經趁著他不備悄沒聲息地坐在了桌子上,“我是被人算計了。。”

    “不

    管怎么說,我還是需要解釋一下的,”他頓了幾秒鐘,“其實也沒什么,不過就是場面上必須要有個女人陪著我,而你又不在。”

    夏薇手里端著茶杯,并沒有正視男人的臉,只聽她輕輕的笑,“我懂,不過就是權色交易,你們走腎不走心。”

    夏薇將茶杯放回了桌子上,“顧總,您是在等我解釋嗎?”

    他無意多說,隨簡單的回答,“嗯。”

    她一只手輕輕拖著腮,眸彎起,“我比顧總直白的多,我就是覺得無聊又無趣,既然和顧總在一起做不了真正的自己,不如出去找點兒樂子。墨北廷也好,張董也好,我就是貪玩而已。”

    她眼眸彎起,語調溫淡,“我想我要辜負顧總的喜愛了,我還真的考慮過如果和您離婚后到底要考慮誰來著。畢竟顧總好像不大合適我。”

    顧英爵俊臉沉了沉,面無表情的將她的手腕攥緊,低啞的嗓音從喉骨中溢出,“不合適?哪里不合適?”

    “哪里都不合適。”夏薇道,“你看,顧總就不肯告訴我您為什么要去美國。”

    顧英爵沉沉如淵的墨眸凝視她,薄唇勾勒著某種弧度,“夏薇,那是一個秘密,我不希望給你希望又讓我失望。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美國之行非常必要,關系比gk更重。”

    她瞅著他,“美國嗎?我能夠想到和美國有關系的人,就一個呢。”

    呵。

    顧英爵低頭,親吻著她的臉頰,“我知道你現在很懷疑,不過沒關系,”他低啞的道,“以后你總會知道,而且你總會加倍感激我今天所做的努力。”

    夏薇用涼漠的眸子靜靜看了一會兒顧英爵。

    過了幾秒鐘,她又恢復了笑容瀲滟的模樣,“不說了,我要回家了,又青在心理醫生那里,我要去接她回家。”

    顧英爵看了眼她,撥通了席秘書的電話,淡漠的吩咐,“備車。”

    “好的顧總。”

    掛了電話,他的視線抬起,“讓我手下送你,我不希望被綁架的事情再次發生。”

    …………

    從辦公室里出來,夏薇乘坐顧英爵的直達電梯下樓,遠遠的,就看到了梁以沫清冷的身影。

    梁以沫看到夏薇就直直走了過來。

    夏薇唇畔上的弧度有點兒低,口氣很涼,“等我嗎?”

    梁以沫抬頭眼前的女人。

    前幾天就算最落魄的時候,夏薇坐在醫院里的樣子依然是迷人的,皮膚嬌艷,雙眸明亮。

    美麗有時候不只是精致的五官,更是由內而外的氣息,夏薇就好像曾經包裹在蚌殼中的泥土,在血淚的磨礪下,成長成了一個溫潤似水的女子。

    “夏薇。”

    她看著夏薇,嗓音嘶啞雙眸布滿了血絲,“我忽然有點兒后悔那天晚上我在醫院里

    沒有答應你。”

    夏薇撩起唇角,黑白分明的眸子凝視著梁以沫的臉,玩味的口氣,“你是害怕顧英爵算賬到你和顧禮棠的頭上?”

    “顧禮棠現在在蘇家……好像一條狗一樣搖尾乞憐。”

    夏薇了然一般點點頭,輕笑著道,“噢,他現在應該是想要乞求幫助了,蘇芙最起碼還愛過他,他找蘇家興許蘇家能夠幫他……不過,他能夠開出的條件應該沒那么好。”

    梁以沫審視著夏薇的表情,想從她的臉上看出點兒什么。

    比如現在顧英爵到底對他們夫妻是什么態度,成王敗寇,能不能饒了她一把。

    “不覺得可笑嗎?”夏薇繼續平平淡淡地說著,“明明是蘇家臨陣倒戈他才失去了一切,可是他現在卻跑去找蘇家搖尾巴。”

    夏薇臉上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唇紅齒白的臉上掛著演員才有的職業的笑容,眼眸漆黑,訓練有素的笑容,迷人而甜美,好像眼前的女孩兒不是孤立無援的手下敗將,好像眼前的女孩兒什么都不是。

    梁以沫心頭微微懸著,低下腦袋才開口,“夏薇,算我求你。”

    夏薇的眼睛瞇了瞇,嗓音慵懶的開腔,“梁以沫,我上次在醫院和你說的很透徹,那個男人不是什么良人,你要早點兒為自己做打算,不然,你會被他食骨寢皮,你……明白嗎。”

    梁以沫收在衣袖里握得緊緊的手指慢慢的松弛了,臉色蒼白,勉強的笑著,“可是顧英爵呢,他什么態度。”

    夏薇歪頭笑了笑,“那你要親自去問他啊?他是不是還對你心有眷戀,是不是還愿意繼續保護你下去,是不是對你做的事情完全不介意——興許他沒有你想的那么聰明,興許他根本不知道呢。”

    “我……”梁以沫表情幾度變化,忽然露出了一個驚詫不已的表情,“你和顧總真的分開了?”

    “是啊。所以你問我,不如問他。”

    可是女人總會覺得容易對自己下手的會是女人。

    所以梁以沫最畏懼的是夏薇。

    夏薇踩著高跟鞋走了出去,清脆的高跟鞋的聲音回響在屋內,美麗窈窕的背影微微頓了頓,轉過頭,她輕柔淺笑的出聲,“你可以去他的辦公室問問他?我不介意的。真的。”

    梁以沫愣了一會兒,才回答,“所以,你決定履行和慕西辭的諾言了嗎?沒有必要的……因為慕西辭這次是故意放手,下一回,他應該就沒有那么好對付了。”

    “哦,”夏薇拉長了語調,笑道,“我知道啊?我們約定好了的。”

    她心底必須承認,慕西辭如果認真動真格,她沒有那么輕易。

    就好像張董,是慕西辭親手推出去的。

    她知道慕西辭的底線。

    “你大可以不必履行約定……因

    為他不過換一個方式。”梁以沫低頭,長發遮住了她的臉,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和我講這些沒有意義了,我現在只想讓藍又青康復,好好做好我手頭的工作。你看來和慕西辭還有聯系?不然你幫我告訴他一聲,有空一起出來吃頓飯了,藍又青和他的事情必須要有一個了斷。”

    梁以沫愣了愣,“夏薇,你要和慕西辭吃飯?”

    夏薇掃了她一眼,勾唇,“不可以嗎?我和他這么多年的朋友,至于鬧到老死不相往來嘛?”

    好像輕易的原諒了慕西辭對她做的一切。

    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你不是應該很介意嗎?”

    “介意什么?怨恨有用嗎?我只想握手言和,以后少點兒事情吧。”

    梁以沫瞪大眼睛,“你知道不知道,他為了得到你恨不得殺了所有人?”

    “有錢有勢想要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海了去了,我已經習慣了,你信不信我現在敢真的直接跟顧英爵離婚,顧英爵就能變成第二個偏執狂慕西辭?”

    梁以沫心口的火一下就燒了起來,“你離開他的時候可不少,你不要污蔑英爵和慕西辭一樣,他是個真正會愛的人,只要你說你不愛他了,他就會放手。”

    “是……你很了解顧總……比所有人都了解,行了嗎?”

    夏薇淡笑,“還有什么事情要說的嗎?”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