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2章見一見又沒有多大關系_夏薇顧英爵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2章見一見又沒有多大關系

    梁以沫雙眸發怔。

    她露出笑容,“上樓去吧,顧總可能也想見你,和你好好談一談……”

    梁以沫抬眼看著夏薇,“我找顧英爵有用嗎?”

    “以前有多有用,現在就多有用,為什么你能夠自信你嫁人了他還待你和從前一樣,現在卻不過就是丈夫差點兒奪了顧英爵的權,就會覺得顧英爵能夠生你的氣。難道你覺得,在顧英爵眼里,你的背叛比你丈夫的背叛對你影響更大?”

    夏薇朝她笑了笑,輕輕裊裊的說了句沒關系,就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上車,她一張臉就恢復了冷淡,手機恰好響了,“你讓梁以沫來找我?”

    “顧先生不高興嗎?”

    顧英爵的嗓音里不悅的成分越來越深,“你覺得我很想見她?”

    “見一見又沒有多大關系。”夏薇忍住唇角幸災樂禍的笑。

    不等顧英爵郁悶地說什么,夏薇已經掛了電話。

    …………

    去接了藍又青回來,看著外面天氣好,就帶藍又青在市郊轉了轉,爬山,摘草莓。

    回到家后,她洗了個澡,披著濕漉漉的長發從里面出來,一眼就卡到穿著浴袍看著坐在沙發上低頭看平板的男人。

    恍惚有點兒覺得不適應。

    “顧英爵,這里是夏家,不是顧宅。”

    顧英爵抬起頭,“傭人沒有攔我,我太太的家不是我的家嗎?”

    還真是義正言辭。

    夏薇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

    男人厚臉皮起來可真是讓人沒辦法。

    他看她一眼,沒說話,低頭繼續看平板。

    她蹙起眉頭,“你去洗澡,臟死了。”

    男人再度抬頭看著她,“你讓我在這里洗澡?”

    “不然呢?”

    “這里不是我的浴室,我不適應。”他定定看著她,“除非你給我洗。”

    夏薇抿唇,走到他的面前,看了一眼他,然后轉身出門,丟下一句話,“今晚不洗澡就別和我一起睡。”

    顧英爵沉默片刻,看都沒看她,扔了平板就走向浴室。

    夏薇看著他的背影,不過一會兒低下頭,拿手機給一直跟著的傭人打了個電話,“去顧宅,把顧先生的日常衣服都帶來。”

    “好的太太。”

    夏薇掛了電話。

    席秘書已經累病了,平時工作內容更傾向于日常生活的李特助也剛出院在家休養,臨時接手日常工作的手下自然有許多疏漏。

    比如說,現在顧英爵要面對的就是,晚上沒有替換的睡衣。

    掛了電話她就準備去隔壁的衣帽間換身衣服。

    手機又一次響起,夏薇接了,“喂?”

    “薇薇啊,你妹妹要結婚了,她想請你來參加婚宴。你看你和顧總有空嗎?”電話那頭是夏柏的嗓音。

    油膩到讓人煩躁。

    “爸,我名聲不大好,去了別給妹妹添不痛快了,就算了。”

    “怎么會呢,妹妹可一直記得姐姐當初在她生病時候的幫助呢,你看吧,怎么能夠傷了你親妹妹的心呢?”

    夏柏口氣親熱,好像渾然忘記了咖啡廳里的不愉快。

    夏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眉梢挑起,紅唇的弧度冷淡譏誚,“爸爸,我不會去的。理由我不想重復了。我們以后還是做陌路人吧,你不需要我們家的幫助,我們也不需要你們家的幫助,這不是挺好的嗎?”

    “夏薇!”

    她不耐的道,“好了,別和我提什么親情了。我夏薇這個名字已經被你們傳的夠臭了,我不介意再背負一條不孝女。如果你想真的讓我不孝,你也可以試試……不要再試圖搞清楚我的下線了。”

    說罷她直接將電話扔了,進入衣帽間帶上門,換掉身上的浴袍,吹干頭發。

    形勢逆轉之后,所有人都來求她,討好她,這讓她覺得很不耐煩。

    顧英爵洗完澡,用浴巾裹著下半身出來。

    夏薇換好衣服回去,開門就撞見了顧英爵,下意識地站住了,血液沖上大腦,等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臉已經紅了。

    顧英爵瞥過去,就看到她漲紅的一張臉,眸底閃爍著愉悅的光澤。

    已經快小半年了,他沒有和夏薇共處一室了。

    夏薇把視線從他的身上挪開。

    她緊張又局促,偏偏男人若無其事的很,裹著浴袍從浴室的門外往她身邊走去,低頭翹著唇角看著她。

    她神思不由自主的亂了,一不小心她就又瞟到了他身上。

    腹部的肌肉塊塊分明,線條清晰,不管看多少次,都心動的要命。

    她伸手摸了摸臉頰,“你今晚要住這里嗎?”

    顧英爵抬頭看著站在屋子中央的女人,瞇眸似笑非笑,“剛是你答應我的只要我洗澡就讓我住下。”

    夏薇看著他,說不出話,耳根后更紅了,有些煩躁。

    他繼續淡淡道,“夏薇,”

    夏薇實在覺得好笑,荒唐得好笑。

    她本以為她能夠克制住自己的情感,再也不去喜歡顧英爵了。

    她沒有辦法給他一個孩子,而且,身后還有一個永遠也不會放手的慕西辭。

    她想要離開他,慕西辭能夠輕拿輕放的饒過這次他蓄謀已久的事情,可是下一次,就未必了。

    她不想再在這混亂的三角關系里繼續下去了,顧英爵的確值得更好的女人。

    她煩躁極了,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下去,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我覺得我們需要冷靜一下,考慮好我們之間的關系。”

    “我覺得我的情況更合適單身,但是我興許可以改變我的想法,”夏薇仰起臉,“我需要冷靜好好想一想。”

    夏薇

    看著他,她頭一次覺得自己很會說謊,“畢竟我被綁架了,而你那邊也不是很干凈,我的緋聞你也都知道。我覺得我需要時間在心里理清楚。”

    “你的意思是,暫時分開。”

    “嗯。”

    “你是真的傻了?分開?”顧英爵咀嚼這兩個字,“或者,你當我傻了?”

    夏薇就知道,瞞不過這個男人。

    男人唇上是冷冽的嘲弄,“你的意思是,暫時和所有的男人脫干凈關系,然后給自己充裕的時間挑肥揀瘦,選擇自己最合適的那個?”他看著她臉色羞惱到漲紅的樣子,冷漠而從容,“夏薇,你覺得我本身作為你的丈夫,容許你有這樣選擇的機會嗎……”

    夏薇腦子里的那根弦徹底的被扯斷了,轉身幾步就要走。

    但她的動作又怎么可能快得過顧英爵,還沒有走出去就被男人扣住了手腕。

    不知是委屈還是憤怒,淚水涌出了眼眶,眸子都模糊了。

    顧英爵扣著她的手腕,起身抱著她往前幾步走到了床邊,干脆利落扔了上去。

    自己緊跟而上,俯身,將她困在身下,一只手將她雙手都按緊,一只腿壓緊了她的膝蓋。

    夏薇瞬間惶恐,沒想到他會這樣對她,掙扎的更厲害了。

    顧英爵從沒有這么強勢而霸道過,“顧英爵,你干什么?”

    顧英爵只圍一條浴巾,肌肉線條分明,隔著這樣近的距離她能夠清晰的嗅到他身上溫熱凜冽的氣息。

    毫無反抗余地的境地,越是掙扎,他就越是壓下來,他仿佛是天生的捕獵者,而她只是他的獵物。

    夏薇只裹了一件單薄的毛衣,掙扎著,柔軟的肌膚帶著沐浴露和薄薄的汗水,沁入男人的鼻尖

    男人噙著低冷的笑,面無表情的,將視線一點點往下落。

    她躺在床上,被他緊緊按著。

    呼吸和心跳都亂了節奏。

    他俯身,聲音貼著她的耳骨,“夏薇,記住我的味道。”

    夏薇的腦袋是空白的,她現在只是想臣服下去,徹徹底底的。

    她愛他,于是他是她的人間黃泉路,再無歸途。

    顧英爵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精致的下巴,迫使她正臉面對他,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字的溢出,“夏薇,你是不是賤,是個男人追你你就要看兩眼。”

    她呆滯住,不可置信的睜開了眼睛。

    “不管是墨北廷還是慕西辭,還是現在跟你傳緋聞被你鬧得家宅不寧的張董,”他手指上的力氣又重了點,嗓音低沉,帶著男人的痞氣但又很冷然,“夏薇,你還真是老少不挑,是個男人都要考慮考慮了?我顧英爵論相貌論身材論家世比那些渣滓強不知道哪里去,你是真的眼瞎還是心瞎?嗯?”

    說罷,他才撤了手,也從她的身上起來。

    夏薇先是受驚,然后懵了,等他離開她的身體后,她就開始控制不住的委屈,小聲的啜泣。

    顧英爵起身后,轉身走到落地窗前,從咖啡桌上給自己倒了杯咖啡,直到聽到她的啜泣聲才再看過去,這一眼看過去,就看到女孩兒一副被狠狠欺負了的零落樣子,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哭。

    他只看了幾秒,心口就有陣陣的鈍痛和憐惜。

    喉結上下的滾動,閉了閉眼,還是挪開視線看向別的地方。

    “別哭了。”他嗓音帶著被欲望焦灼了的沙啞。

    夏薇輕輕蜷縮著身子,抱著被子一直在低聲抽泣。風從窗口吹進來,女孩的聲音好像風吟。

    他眉頭蹙起,將咖啡杯放回桌子上,走過去,低頭看著她,“別哭了……嗯?”

    他越是安慰,她反而越哭越傷心,越哭越收不住。

    (本章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