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章,懷孕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章,懷孕了

    “言言,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媽媽不允許你這么做。”莊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言這么做的用意。

    林辛言將飯盒放在床頭的柜子上,邊端出來邊說,“我嫁的也不是外人,不是你朋友的兒子嘛。”

    “她很早就去世了,對她兒子我一點也不了解,就算食言,我也要你嫁給你喜歡的人,而不是用婚姻去做籌碼,那樣,我寧愿一輩子呆在這里。”

    喜歡的人

    就算以后遇到,她也沒了資格。

    她低著頭,嫁給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奪回被人搶走的一切。

    莊子衿沒能說服林辛言改變心意,她們第二天便回了國。

    林國安嫌棄她們母女,沒讓她們進林家的門,而是讓她們在外面租房子住,等到結婚那天,林辛言回去就行。

    剛好林辛言也不想回去,回去,媽媽就要面對那個破壞她婚姻的第三者兒,與其不自在不如呆在這里。

    清靜。

    莊子衿還是擔憂,“言言,如果這是一門好婚姻,不會落在你頭上的,即使我和宗太太曾經有交情。”

    林辛言不想和媽媽談論這些,于是岔開話題,“媽,趕緊吃點東西。”

    莊子衿嘆氣,很明顯林辛言不愿意談這件事,她跟著自己受苦,如今連婚姻都要犧牲。

    林辛言手里拿著筷子,卻沒有一點胃口,直犯惡心。

    “你不舒服嗎”莊子衿關心的問。

    林辛言并不想讓她擔心,謊稱說坐飛機坐的沒胃口。

    放下筷子便進了屋。

    房門關上,她靠在了門板上,雖然她沒懷過孕,但是她見過莊子衿懷孕時的樣子,她就是惡心,吃不下飯。

    而她此時就是這種癥狀。

    距離那晚,一個多月了,她的例假遲了十來天

    她不敢繼續往下想,那一夜已經很屈辱,不是為了媽媽和弟弟,她不會出賣自己。

    她瑟瑟發抖

    “你懷孕了,六周。”

    出了醫院,林辛言腦海里還是醫生的那句你懷孕了。

    林辛言瞞著莊子衿來醫院檢查后,結果就是這樣的,她心情很亂,不知道要怎么辦,生下,還是打掉

    她的手不由的覆上小腹,雖然意外,甚至侮辱,她竟生出幾分不舍。

    有初為人母的那種喜悅,和期待。

    她神情恍惚。

    回到住處,林辛言把b超單裝起來,才推開門。

    然而,林國安也在,她的臉色一下就沉了下來。

    他來干什么

    林國安的臉色也不是很好,似乎因為來沒見到她,讓他久等了,冷冷的道,“去換一件衣服。”

    林辛言皺眉,“為什么”

    “既然要嫁進宗家,你和宗家那位大少爺總要見面的。”林國安上下打量她一眼,“你就要這么寒酸去見他嗎想丟我的臉”

    痛是什么感覺

    她以為出賣自己,弟弟死,已經讓她痛到麻木。

    可是聽到林國安這般無情的話,心還是會痛,并沒麻木。

    他把自己和媽媽送到西方一個比較窮的國家,就沒在管過她。

    她從哪里來錢

    如果她有錢,弟弟怎么會因為耽擱治療而死

    她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頭zhuatutu。

    林國安好似也想到這一點,神色略微尷尬,“走吧,宗家人該到了,不好讓他們等著。”

    “言言”莊子衿擔心,還是想勸說住林辛言,她已經失去了兒子,現在就想照顧好女兒,錢財只已經不重要。

    并不想女兒再踏入林家,亦或者是宗家。

    豪門復雜,而且還不知道那位宗家大少爺是個什么樣的男人。

    她擔憂。

    “媽。”林辛言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讓她安心。

    “趕緊走。”林國安不耐催促著,怕林辛言變卦,還推了她一下。

    林國安對她喜歡不起來,林辛言對這個父親也沒半點感情。

    八年,所有的血脈親情都消磨盡了。

    林辛言的穿著實在太寒酸,見的又是宗家人,林國安帶她去了一家高檔的女裝店,給她買一件像樣的衣服。

    進入店門,就有服務人員過來接待,林國安把林辛言往前一推,“她能穿的。”

    服務員上下打量她一眼,大概知道她穿什么碼子,“跟我來。”

    服務員拿了一條淺藍色的長裙,遞給她,“你去試衣間試試。”

    林辛言接過來,朝著試衣間走去。

    “啊灝,你必須娶林家的女人嗎”女人的聲音隱隱透著委屈。

    林辛言忽然聽到聲音,目光朝著旁邊的房間望去,透過門縫,林辛言看見女人摟著男人的脖子撒嬌,“你不要娶別的女人好不好”

    一個多月以前,他出國到一個落后的國家,考察一項項目,結果被一種淫蛇咬了,那蛇毒烈的很,如果不在女人身上發泄,會燥熱而死。

    是白竹微,做了他的解藥。

    白竹微喜歡他,他一直知道,卻沒給過她機會。

    第一是不愛她,第二是因為母親給他定下了一門婚約。

    但是她總是安靜的陪在他身邊,那次以后,他覺得他該給這個女人一個名分。

    白竹微伏在他的胸口,眼眸微微垂著,嬌羞的嗯了一聲。

    她喜歡宗景灝,這些年一直以秘書的身份陪在他身邊,但是她早已經不是chunv,她不能讓宗景灝知道,男人有多在意一個女人的純潔她太明白了,所以,那晚她通過鎮子上的居民花了一筆錢,找到一個沒有破過chu的女孩送到那個房間。

    等到那個女孩出去以后,她才進去制造成那晚是她的假象。

    “喜歡這里的衣服,就多買幾件。”宗景灝揉了揉她的頭發寵溺道。

    “那間是你不可以進,你到右邊那間。”服務員提醒林辛言。

    這種高檔的服裝店,試衣間都是獨立的房間,而更加的高檔,試衣間里有內室可以試衣服,外間可以供朋友等候,或休息。

    “哦。”林辛言拿著衣服朝著右邊的房間走去。

    在試衣間換衣服,林辛言還在想剛剛那一男一女,他們的對話里,好像有林家。

    難道那個男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