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章,沒有婚禮和儀式的結婚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章,沒有婚禮和儀式的結婚

    雖是問句,卻是給人不可拒絕的語氣。

    林辛言點了點頭,看他的樣子,是有話和她說。

    剛好她也想和他談一談。

    林國安警告的看了一眼林辛言,“有分寸些。”

    別還沒嫁進去,就先把人得罪了,看宗景灝冷淡的樣子,應該是對林辛言不滿意,但是攀上宗家做親戚,對林家來說總是好的,對公司里的業務,也有幫助。

    可不想林辛言把婚事搞黃了。

    林辛言裝沒看見,跟在關勁身后往外走。

    她太明白林國安打的什么注意,他那來的自信,她嫁入宗家以后會幫他

    就因為他是她的父親

    可是他把自己當女兒了嗎知道她這八年是怎么過的嗎

    林辛言思緒飄忽間,頭撞上了一堵堅硬的墻她思緒回籠,猛地抬起頭,就發現那張無可挑剔的臉,近在咫尺,正以俯視的模樣看著她。

    果,果然,他是能站起來的。

    也就說,她的猜測是對的。

    林辛言被看的頭皮發麻,她強裝鎮定的仰視著他,“你是故意裝瘸的吧”

    宗景灝的眼角一壓,微微瞇起,有被人看穿心思的不悅,語氣不高不低卻足夠震懾,“為什么不顧我是個瘸子,也要和我結婚看上我什么錢財,想做豪門闊太太”

    林辛言只覺得被他看的,骨骼下的皮肉都滲著陣陣的寒意,整個心像是被無形的手緊緊握住,呼吸都是困難的,面上卻裝的氣定神閑,“我兩歲的時候和宗先生定的婚約,難道我兩歲時就知道錢財,和做豪門太太的好處硬著讓兩位母親為我定下你”

    她停頓了一下,似乎在緩和語氣,“我兩歲的時候,宗先生已經十歲,大我整整八歲,我嫌棄你老了嗎”

    呵,宗景灝冷笑,這個女人何止是會說,分明就是伶牙俐齒

    嘴巴厲害的很

    他老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火藥味。

    四目相對,火花四濺,誰都不肯退讓。

    林辛言垂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攥成拳,她嫁進宗家的目的,只是為了林國安承諾她歸還媽媽的嫁妝。

    并不是要和這個男人為敵,她語氣柔和下來,姿態放的低,“宗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其實也未嘗不可”

    她故意停下來看宗景灝的臉色,他的表情波動很微小,但是她還是捕捉道了。

    “宗先生,我們做個交易吧。”林辛言開口,她也沒真想嫁進宗家,她會答應,不過是想從國外回來,奪回屬于媽媽和她的東西而已。

    “呵。”宗景灝輕笑了一聲,似乎覺得可笑,荒唐,和他談交易

    林辛言吞了一口口水,脊背因為緊張出了一層冷汗,宗景灝很高,她看他要仰著頭,“我知道,你裝瘸是想讓林家反悔這門親事,我會答應,我有我的苦衷。”

    這倒讓宗景灝有了興趣。

    “你想要什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有條件。

    “一個月,結婚一個月,我就和你離婚。”一個月的時間夠了,一拿到媽媽的嫁妝,她就和他離婚。

    宗景灝皺眉,“這就是你要跟我談的交易”

    “是的,這婚我們必須結,這是兩位母親的約定,我們都不可以毀約,這是對她們的尊重,但是結婚后,我們性格不合,順理成章離婚,這樣也不存在毀約,剛好,你也可以不用和一個不喜歡的人過一輩子,于你并沒有壞處,只有好處”

    說到這里,林辛言的語氣緩慢了些,“我想,宗先生應該有自己喜歡的人,才會千方百計的讓林家毀約吧”

    宗景灝的臉色倏的一沉,沉的快而狠,溫怒,“沒看出來,還挺聰明。”

    是的,他想給白竹微一個名分,她當時的青澀與隱忍,他有觸動。

    宗景灝目光定格在她故作鎮靜的臉上,“你呢,結婚這一個月對你有什么好處”

    宗景灝可不認為,她只為自己著想。

    林辛言的心一緊,總不能說是為了媽媽的嫁妝吧

    但是如果不說個理由,他似乎又不會信。

    “我媽很重視這次的婚約,她的身體不大好,所以我并不想讓她失望。”說話時她的目光微微躲閃,因為她說了謊,媽媽根本不希望她嫁進宗家。

    宗景灝的腔調莫名一股陰森詭異的威懾,似是看穿她心思,“是嗎”

    林辛言猶如芒刺在背,他的眸光太過犀利,好似能夠穿透人心,就在她不知所措,該如何是好時,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宗景灝睨了她一眼,掏出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名字,神色柔和了些,轉身接電話,似乎又想到什么,回過頭,“既然一個月,我們也沒必要辦婚禮。”

    林辛言沒有選擇,只有答應,“好。”

    八月十二,關勁來接林辛言。

    沒有儀式,沒有婚禮,只有一紙結婚證。

    林辛言沒有太大的心情波動,因為她很清楚,這就是一場各取所需的交易。

    如果不是定下娃娃親,恐怕,他們不會有交集。

    很快車子停在一座別墅前。

    陽光下,占地極廣闊的石砌建筑,氣勢恢宏。

    “進去吧。”關勁擺了個請的姿勢。

    對她既不熱情,也不討好,中規中矩,應該是知道她和宗景灝之間的婚姻,只是完成約定。

    并不ooeavg是真正的宗家少奶奶。

    宅子雖大,但是人并不多,只有一個傭人,關勁也沒多介紹,把她帶到屋內人就走了。

    林辛言有那么一點的不適應。

    “這是少爺的住處,我是照顧他生活的于媽,你也可以這么稱呼我。”于媽引著她去房間,“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說。”

    一個月時間不是很長,林辛言自己帶了自己的生活用品,雖然可能不會麻煩她,還是說道,“好。”

    于媽打開房門,轉身看著她,本想和她說什么,最后嘆了口氣,“今晚少爺可能不回來,今天是白小姐生日。”

    雖然沒辦婚禮,好歹這名義上是他的妻子,今天怎么說都是他們新婚第一天,他卻在外面陪伴別的女人,于媽覺著林辛言可憐,這才剛進門,就被宗景灝這般冷待,以后豈不是更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