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章,三個人相依為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章,三個人相依為命

    宗景灝皺著眉頭,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客廳,于媽已經起來準備早餐。

    看見林辛言穿著睡衣,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笑瞇瞇的,“昨晚睡的還好吧”

    她以為宗景灝昨晚陪白竹微不會回來,夜里聽見動靜,起來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灝回來了,還是在房間里睡的。

    這是夫人為少爺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爺終于結婚了一直照顧他的于媽也開心。

    她的語氣臉色都太過于熱情,莫名的曖昧。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趕緊,換衣服,我準備早餐,待會兒吃飯。”于媽走進了餐廳,開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來的衣服還在房間里。

    這會兒里面的男人應該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來朝著臥室走去,站在門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門。

    沒有人回應。

    她又敲,依舊無人回應。

    無奈之下她試著推開房門,房門并未從里面反鎖,她一推就開了。

    只是房門推開的那一刻,迎面撲來的是猶如12月的冬天,寒風凜凜,刮的人發顫。

    男人坐在床邊,冷森森的目光盯著一張紙。

    那紙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隨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種隱私被人窺探的羞辱感,她跑進去,一把奪過來,質問道,“你憑什么,不經過別人的同意,看別人的東西,隱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灝冷笑了一聲,“隱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看著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揣著野種,嫁給我,現在來和我談隱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釋,卻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說辭。

    宗景灝站起來,腳步邁的不緊不慢特別有節奏,每一步,都如大氣壓逼近兩分,黑壓壓的烏云翻滾過他凌厲的眉目,“說,你有什么目的”

    想讓他當便宜爹,成為宗家第一個長孫

    之前的交易,不過是她的權宜之計

    越想他的臉色越沉。

    林辛言抿著唇,身子顫顫巍巍的,不斷往后退,雙手捂住腹部,生怕他傷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瞞你,我們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沒說,絕對沒有任何目的。”

    宗景灝的腔調莫名一股陰森詭異的威懾,“是嗎”

    林辛言護著小腹,不動聲色的往后撤著身子,強撐著鎮定,“真的,這種事情,怎么能夠蒙混過關,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況,如果我真懶上宗先生,我想yytsj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cfsnake我吧”

    雖然她的動作很小,很輕,宗景灝還是發現了,目光從她護住的腹部上一掃而過。

    視線定格在她的臉上,“為什么前提不說明白”

    宗景灝可沒這么輕易相信她。

    她護著腹部的雙手,慢慢握緊,這個孩子對她來說太過意外,卻是和她有血緣關系的親人,她已經失去弟弟,所以她想生下這個孩子。

    以后可以和媽媽像以前一樣,三個人相依為命。

    想到那晚,她忍不住顫抖,掌心的冷汗直冒,“我,我也是剛知道不久。”

    她甚至不敢和莊子衿說,去醫院的做檢查的單子,她沒敢放在住處,就是怕莊子衿發現。

    沒想到惹來這么大動靜。

    讓宗景灝猜疑她的動機不純。

    她才十八歲而已,竟然

    私生活是多不檢點

    宗景灝的臉色陰沉無比,警告道,“這一個月里,給我安分些,讓我知道你搞事情”

    “不會,絕對不會,我一定安分守己,若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任憑宗先生處置。”林辛言連忙保證。

    就算不能得到他的信任,也不能讓他懷疑自己的動機。

    她本就是在困境中,若是再多個敵人,對她奪回東西太不利。

    宗景灝盯著她,目光探究,似乎在判斷她話的可信度。

    咚咚這時陳媽走過來,“早餐好了。”

    宗景灝收了視線,斂了煞氣,“地上收拾干凈。”

    說完轉身出去。

    宗景灝一離開,林辛言雙腿都軟了,她撐著身后的矮柜,緩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體力,她蹲xiashen子,將散落地上的衣服撿起來。

    再看到手中的b超單,眼淚落了下來,滴在紙上暈開。

    她擦了一把臉,她不能哭,不能哭,那是軟弱的表現。

    她不能軟弱,媽媽和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她。

    將紙疊起來放進包里,換上衣服出去。

    餐廳里已經沒有人,餐桌上放著空的咖啡杯,和空的餐盤,他應該是吃好走了。

    林辛言莫名kan198的輕松了一口氣,和那個男相處實在是壓抑。

    她走到餐桌前,吃飯。

    吃過早飯,她就出了門,說好要回去的,她怕裝子衿擔心自己。

    一進門就被莊子衿拉住,問,“宗家的那位大少爺”

    “媽。”林辛言的語氣咬的很重,這事她不想多說,“他人很好,別為我擔心。”

    莊子衿嘆了口氣,女兒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也不愛聽她多說了,心情不由的失落,“我只是關心你。”

    怕那個男人對她不好。

    林辛言抱住她,她不是有意的,只是和宗景灝對峙,說服他,她耗盡心力,感覺到了疲憊。

    “媽,我只是有點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媽沒怪你。”莊子衿順著她背,似乎感覺到她的疲憊,“如果累,就睡會兒。”

    林辛言點了點頭,雖不想睡,她確實感覺到疲憊,回到房間,竟不知不覺睡著了。

    中午,樁子衿做好飯,叫她起來吃飯。

    坐到餐桌上,莊子衿給女兒盛飯,“我做了你愛吃的魚。”

    莊子衿心里對女兒感到愧疚,雖然生了她,卻沒能給她個美好的童年,讓她跟著自己吃苦。

    林辛言瞅著桌子上媽媽做的糖醋魚,淡淡的酸甜味,一前她最愛吃,可是此刻聞到這種味道,胃里翻滾的厲害。

    她沒忍住,唔

    “言言。”

    林辛言沒空解釋捂著唇,一股腦的鉆進洗手間,趴在洗手池邊干嘔。

    莊子衿擔心跟了過來,她是過來人,看著女兒的反應,臉色微微泛白,但是她又不大相信,女兒很保守,很老實,在學校也沒交過男朋友,她很自愛。

    莊子衿的聲音有些顫抖,“言言,你這是怎么了”

    林辛言的身體猛地一僵,雙手扣著洗臉池的邊沿不斷收緊,她決定要這個孩子,那么莊子衿遲早要知道。

    她轉過身望著媽媽,鼓起勇氣。

    “媽,我懷孕了。”

    莊子衿一時間沒站穩,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她才剛十八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