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章,無痛人流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章,無痛人流

    “怎么回事”莊子衿質問,似乎在一瞬間又想明白了什么,“難道那些錢不是肇事者賠償的”

    她出車禍受傷,兒子的安葬費,花了不少錢,回國前她還給了自己一點錢,說是肇事者賠償花剩下的錢。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開口說,太難以啟齒。

    她的沉默分明就是默認,她一個女孩兒,怎么能籌到那些錢,莊子衿痛心,又不敢置信,“你,難道你出賣了自己”

    她一把抓住林辛言的手腕,“這個孩子你不能生,現在就跟我去醫院”

    “為什么”林辛言試圖掙開她的手。

    “你生了,這輩子就毀了”這個孩子她不能生,她已經嫁人了,讓人知道,她就毀了。

    “媽,求你,讓我生下來。”林辛言哭著哀求著。

    林辛言怎么哀求莊子衿都不松口,態度堅決。

    當天就把林辛言拉進了醫院。

    林辛言不去,她就用死威脅。

    林辛言不得不去,人流是要做各項檢查的,莊子衿去拿化驗單時,她一個人坐在走廊的長椅上,雙手捂著肚子。

    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心酸又無奈。

    “啊灝,我沒事的,別那么緊張,就是一點點燙傷。”白竹微淺笑著,身上穿著黑色的緊身裙,把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肩膀上披著一件西服外套,宗景灝穿著白色的襯衫,袖口的挽著,露出結實的手臂。

    神色擔憂,“燙傷,處理不好會留下疤。”

    白竹微的身子往宗景灝的懷里依,“要是留下疤了,你會不會嫌棄我”

    “盡胡說”

    白竹微咯咯的笑了,知道宗景灝不是膚淺的人。

    這聲音

    林辛言慢慢的抬起頭,便看見走廊里,白竹微依靠著宗景灝緩緩的tuzur而來。

    那般配的樣子像是一對璧人。

    襯的她就像個小丑,年紀輕輕就失了清白,肚子里還弄了個父親不明的孩子。

    她看的出神時,眸光里撞進一道驚訝之色。

    “下一位患者。”手術的門打開,護士站在門口,身后是一位年輕的女人,捂著腹部從里面走出來,嘴里還念叨著,“無痛人流,為什么還他媽的這么痛”

    宗景灝的眉心褶皺叢生,目光定格在林辛言的臉上,在他面前時,還表現的多么在意肚子里的孩子,這轉個臉,就來做人流

    他心里冷笑

    白竹微順著宗景灝的目光看過來

    看到林辛言的那一瞬間,有那么一絲的熟悉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她看向宗景灝,“你認識她”

    “不認識。”宗景灝冷冷的掀起唇角。

    對于林辛言,宗景灝在心里給她定了很多標簽,她私生活混亂,才18肚子就被搞大,一面在他面前表現母愛,一面跑來墮胎。

    心機boy

    “想清楚了嗎”護士再三確定。

    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見自己的狼狽,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無奈的,還是點了點頭,“我想清楚了。”

    “那跟我進來吧。”

    林辛言低著頭,不去看任何人,跟著護士走進手術室,手術室里的門關上,隔絕了外面的一切。

    白竹微隱隱有些不安,她感覺到了宗景灝在生氣,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聲道,“啊灝。”

    宗景灝冷著臉,“走吧。”

    白竹微挽著他的手緊了一些,回頭看了一眼已經關上門的手術室,再看宗景灝的反應,不像不認識,可是跟在他身邊這么久,他身邊又從來沒有出現過女人。

    這一點她很清楚,剛剛那個女人是誰

    他為何如此生氣

    “啊灝,剛剛那個女孩”

    宗景灝摟住她,并不想談論這個話題,“無關緊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白竹微只能閉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沒在說話。

    手術室里,看到那些冰冷的儀器林辛言退縮了,不,她不能舍棄這個孩子,不能

    “躺上來。”醫生示意。

    “我不做了。”林辛言搖頭,轉身就跑。

    她跑的快,太過慌張沒注意前面的路,和迎面而來被人擁簇的男人撞了個滿懷。

    她捂著額頭,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林辛言”何瑞澤看著像她,也不敢確定,試著問了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