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章,你想讓我怎么說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章,你想讓我怎么說

    林辛言緩緩的抬起頭,看清男人的臉,驚訝道,“何醫生。”

    他的身后站著一群人,林辛言更加詫異了,“你,你怎么在這里”

    弟弟患有自閉癥,都是何瑞澤給看的,一來二去兩人就認識了。

    何瑞澤溫和的笑笑,還沒張口,這家醫院的院長就開口了,“何醫生是來我院做講壇的。”

    何瑞澤是有名的心里醫生,特別是對自閉癥這方面的造詣更是深。

    “你呢,怎么會在這里,是不舒服嗎”何瑞澤問。

    想到媽媽堅決的態度,林辛言渾身一抖。

    “言言”莊子衿手里拿著檢查單子,匆匆從走廊的另一側跑過來,回來,聽護士說她跑,莊子衿嚇了一跳,看見她激動地喊了一聲。

    林辛言抿著唇,鼻腔酸澀的厲害,“媽”

    何瑞澤對站在身旁的院長說道,“你們先回去,我有點事。”

    “何醫生有事,我們就不打擾了,就是我是誠心邀請何醫生來我院工作,有什么要求何醫生盡管提,我一定盡力滿足。”

    何瑞澤溫和道,“我會考慮。”

    “伯母,有什么事情,我們到外面去說,這里不合適。”醫院里來來往往的都是人,不適合說話。

    莊子衿也是認識何瑞澤的,給兒子看病時,有時候實在湊不出錢,都是何醫生墊上的。

    對他,莊子衿十分尊重。

    于是緊緊的攥著林辛言的手腕,生怕她又跑了。

    剛出了醫院的大門,林辛言就跪在了莊子衿跟前,“媽,求你了,辛祁已經沒了,讓我留下他好嗎”

    何瑞澤眉頭一皺,什么意思很快他又反應過來,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

    看清莊子衿手里的檢查單,幾乎很清楚的知道,她懷孕了。

    震驚,不可思議。

    他很想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現在卻不是問的時候。

    林辛言很少在莊子衿跟前哭,就算是弟弟死的時候,她哭也是偷偷的,不曾在莊子衿面前掉過淚。

    莊子衿不是逼她,只是,她生下這個孩子,還有未來嗎

    都說為母則強,看她的樣子,想要讓她放棄很難,莊子衿長長的嘆了口氣,“隨你吧。”

    說完轉著就走了,心里難受,不知道怎么面對女兒。

    林辛言緩緩蹲下,人在逞強,淚卻在投降,她不想哭,可是卻忍不住,積壓在內心的傷與痛,侵蝕她的心肺。

    回國之前他找過她們,才知道她們回國了,她弟弟也在車禍中去世了。

    這期間發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

    何瑞澤蹲下來,給她順著背,這個女孩認識她時,她才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卻已經很懂事,照顧弟弟,照顧媽媽。

    有一次,他親眼看見她的錢只夠買兩份飯,她把飯給媽媽和弟弟吃,自己明明沒吃,卻告訴莊子衿自己已經吃過了。

    懂事的惹人心疼。

    何瑞澤伸手想要摸摸她的頭,安慰安慰她,可是手還沒落下來,林辛言忽然抬起頭,看著他,“謝謝你以前的幫助,以后我有錢,一定會還給你。”

    何瑞澤的手停頓在她的頭發上方,手掌慢慢握住,收回,笑著說,“傻瓜,那些是我自愿幫助的,不需要還。”

    林辛言搖搖頭,“你是善良,但是我記得。”

    有能力以后一定會奉還。

    何瑞澤扶起她,“你住哪里,我送你。”

    這個時候林辛言擔心莊子衿,便點了點頭說了住址。

    到地方林辛言推開車門下車,何瑞澤問她,“以后還回去嗎”

    林辛言轉身看著他,搖搖頭,“不回了。”

    好不容易才回來的。

    林辛言回到住處,就看見莊子衿坐在椅子上,擦眼淚,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撕扯著。

    莊子衿擦了眼淚,沒看她,“我沒事,你回去吧。”

    “媽”

    “是媽沒照顧好你。”莊子衿擦著眼淚,可是擦過之后還有,止不住。

    林辛言撲過來摟住她,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哭,發泄彼此心中的傷痛。

    很久之后,她們才平復心情,林辛言和莊子衿,說了自己和宗景灝的交易,讓她不要為自己擔心。

    莊子衿震驚無比,婚姻怎么可以兒戲

    雖然她不贊成,什么交易婚姻,但是女兒懷孕了,身子不潔了,想必宗家的那個男人也接受不了,這樣也好。

    以后她來照顧女兒。

    晚上林辛言回到別墅,宗景灝沒在,吃了晚飯她在別墅的院子里走一圈,散步消化食,順便看清別墅周圍的環境。

    后來時間晚了,cfsnake她回了房間,但是感覺到口渴,到廚房倒了一杯水。

    喝了半杯水,林辛言準備去回房間睡覺的時候,房門響起扭動把手的聲音,緊接的房門被推開。

    隨即,一抹高大的身影邁進來,緊接著是一道亮麗的身影,從他身后走出來。

    林辛言愣了一下。

    怎么也沒想到,宗景灝這么晚了還把他喜歡的女人帶回來。

    白竹微見到是她同樣一愣,這不是那天在醫院的女人嘛

    她抬起頭看著宗景灝,他輪廓分明的側臉,線條冷硬。

    那天他生氣什么

    和這個女人有關

    女人的心思總是敏感是,宗景灝的反常,讓白竹微對林辛言,心生戒備。

    “那個,我先回房間了。”林辛言并不想做電燈泡,惹人煩。

    “等等。”宗景灝目光沉沉的看著她,她穿著很保守的睡衣,白色的裙擺延伸到腳踝,露著兩條白細的胳膊,看著倒是有幾分清純的味道。

    只是想到她的所作所為,心里多了幾分厭惡,“竹微,是這里除了我以外的主人,懂我的意思”

    林辛言覺得他多此一舉,她從來也沒把自己當成這里的主人,何必強調

    “我知道,那我去睡覺。”林辛言轉身,朝著房間走去。

    “林小姐。”白竹微望著她,“對不起。”

    林辛言一頭霧水,驚訝的看著她。

    她臉上是深深的歉意,“雖然你和啊灝有著婚約,可是,我和啊灝相識的比你久,如果不是你,今天嫁進來的就是我,我們是相愛的,所以”

    “所以什么”林辛言覺得這個女人很奇怪。

    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沒有妨礙他們。

    她說這些是為何

    “只是覺得你嫁給了啊灝,但啊灝不愛你,是因為我的關系,所以我對你感到愧疚。”

    “不用了。”按照正常的人的思維,這種尷尬關系,不應該互不干擾嘛

    搞這一出,為了在宗景灝面前,刷她的善良

    莫名,林辛言對她沒什么好感。

    宗景灝瞇著眼睛盯著她的臉,“你是什么態度”

    林辛言抿了抿唇,她什么態度,她只想安穩過完這個月,拿到屬于她的東西,就離開。

    是這個女人,很奇怪,上來說這些的。

    她應該怎么回答

    “你想讓我怎么回答”白竹微這話,她根本沒法往下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