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章,被人從中作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章,被人從中作梗

    她竟然會a國言語。

    如果之前她還不確定她就是當晚的那個女孩,那么現在她可以肯定了

    “白秘書”屬下不明白她為什么忽然停住腳步,提醒道,“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

    白竹微將手中的文件遞給屬下,“你先把文件拿去給宗總,我一會兒過去。”

    “那你明天過來吧。”因為會這個國家言語的人實在是少,雖然林辛言沒有工作經驗,但是她會a國這門言語就足夠了。

    林辛言從椅子上站起來,微微欠身,“謝謝。”

    她高興的走出面試室,身后,在她剛出來,白竹微就走了進去。

    “剛剛那個女人不符合應聘要求,不能要。”

    “她雖然沒工作經驗,但是她會”

    “我說的話沒用是嗎”白竹微厲聲。

    她是宗景灝的秘書,更是宗景灝的女朋友,有可能成為宗家少奶奶的人,誰敢得罪

    面試官雖然覺得可惜,還是應聲。

    “是。”

    從大廈走出來的林辛言滿心歡喜。覺得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生活在一點一點的進入正軌。

    她從路邊攔下車子去林家。

    很快車子停在林家別墅前,她付了錢下車。

    她邁著輕穩的步伐走進去。

    客廳內,沈秀情穿著絲質的睡衣,身形妖嬈的坐在沙發里。

    看見林辛言挑了挑精致的眉毛,“喲,這不是林辛言嘛。”

    林辛言的目光落在沈秀情手腕上,戴的玉鐲,眉頭緊皺,那個她小時候在媽媽的珠寶盒里見過,媽媽說,那是外婆留給她的。

    現在卻落到了沈秀情的手里。

    林辛言壓抑著內心的翻滾,“我來找林國安的。”

    沈秀情擺弄著做的很精致的指甲,沒抬眼皮,“嫁給個瘸子,想必日子過的也不滋潤吧”

    “這個,不勞你費心。”林辛言淡淡的開口,又問了一遍,“林國安在嗎”

    沈秀情抬起眼眸,打量了林辛言一翻,“長的跟癟茄子一樣,宗家那個瘸子也看不上你吧”

    林辛言不由得冷笑,這一刻竟有些感謝宗景灝故意裝瘸,她才有機會回來。

    如果知道宗景灝沒有瘸,會不會后悔,沒把自己的女兒嫁過去

    就男人而言,宗景灝確實帥,有能力,有錢。

    多少女人趨之若鶩的對象。

    林國安沒在,她并不想和沈秀情浪費沒有必要的口舌。

    她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時,路邊開過來一輛車子,停下在門口,這車林辛言認識,是林國安的。

    很快司機拉開車門,林國安從車里下來,看見林辛言站在門口,想到她可能是來討要莊子衿嫁妝的,臉色一沉,不等她開口,就先說了話,“想要你媽的嫁妝,可以,你得幫我做一件事情。”

    林辛言皺著眉,“你說只要我嫁進宗家,你就會歸還我媽那些東西的”

    林國安冷哼一聲,“我為什么想要你嫁進宗家因為對林家有幫助,特別是事業上”

    林辛言氣的渾身發抖,“你怎么可以說話不算話,你還算是個男人嗎”

    “果然是沒教養的東西”林國安的臉色難看,“我是你父親,你就這么和我說話的嗎”

    林辛言覺得冷,身冷,心更冷

    他竟然出爾反爾

    “想要東西,告訴宗景灝,把淺水灣的開發權給我,我就給你。”說完林國安越過她走進院內,離林辛言幾步遠的地方,又停了下來,“那塊地對我來說很重要,只要你說服宗景灝給我,我就把當初你媽帶過來的東西全部還給你,包括你媽給你生日禮物的那架鋼琴。”

    林辛言怎么也沒想到,林國安盡這般無恥

    他這般不守信用,林辛言根本不相信他了。

    想要拿回那些東西,恐怕只能另想辦法。

    林辛言瞇起眼眸,他想得到的地皮,在宗景灝手里

    如果她想拿捏住林國安的軟肋,看來她還得從她這個新婚丈夫的身上下功夫。

    可是她如何下手呢

    雖然兩個人是夫妻身份,但是卻比陌生人還陌生。

    林辛言回到住處也沒想到辦法,卻接到不被錄取的電話。

    “當時您不是說讓我明天去上班的嗎”林辛言焦急。

    “不好意思,我們不能錄取你,你不符合我們錄取的條件。”說完對方就掛了電話。

    林辛言看著手機,半天沒回過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