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章,別被外表騙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章,別被外表騙了

    當時明明對她滿意的,林辛言皺眉,難道是人家找到更合適的了。

    這么一想,林辛言也沒那么難以接受了。

    晚上。

    宗景灝回來就把自己關進了書房,似乎是工作上的事情。

    下午林辛言在于媽那里打聽到宗景灝喜歡吃的菜色,親自準備了晚飯。

    于媽笑著,“這才是作為一個妻子該做的。carashippo”

    林辛言低著頭笑笑,如果不是有求于人,她不會主動討好他。

    于媽嘆了口氣,“夫人很早就去世了,老爺娶了二房,少爺很少回去,別看他冷冰冰的,其實很重感情。”

    林辛言也不說話,就靜靜的聽著。

    “那位白小姐,小時候救過少爺,后來長大,就一直跟著少爺,少爺以前也不喜歡她,自從那趟出差回來,對她的態度就改變了,不過你不用在意,反正urng你才是正經的主子。”于媽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林辛言低頭苦笑,他和誰好,她uhanjs還真無法說什么。

    雖是夫妻的關系,但是彼此那么的陌生。

    這段婚姻,她看的明白。

    林辛言往書房看了一眼,想到早上白竹微煮的黑咖啡,于是問道,“于媽,咖啡豆在哪里,我想給他煮壺咖啡。”

    于媽一聽,她這是上心了,于是拿出咖啡豆給她,還告訴她,“糖和奶都不要加,少爺不喜歡甜味的東西。”

    林辛言點頭,很快煮好一壺咖啡,她倒入精致的咖啡杯,親自端進去。

    書房內宗景灝正在打電話,臉色顯得有些暴躁,“人事部怎么回事招聘個翻譯這么難嗎”

    他懂得語言不少,但是a國這門語言,他真不會,因為不流通,而且這個項目是新拓展的,很多事情都需要處理,言語不通,叫他如何處理

    “告訴人事部經理,一天,我給他一天的時間,如果還找不到人,就讓他收拾鋪蓋走人”

    咚咚

    宗景灝在氣頭上,忽然有敲門聲,語氣也沒壓,冷冷的道,“進來”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這人在生氣

    但是已經敲了門,就算他在生氣,硬著頭皮也得進來。

    林辛言臉上努力揚著笑,“我給你煮了杯咖啡。”

    宗景灝的目光從她的臉上,慢慢移到她手里的咖啡,微微瞇起眼眸,早上還避他如蛇蝎。

    這會兒,卻主動來給他送咖啡

    呵,這女人還真善變

    宗景灝撂下手機,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她表演,他倒想看看這個女人想干什么

    “不知道合不合你的習慣。”林辛言將咖啡放在桌前。

    宗景灝沒動,身子放的越發松,慵懶的靠著椅背。

    林辛言獻媚道,“你嘗嘗”

    宗景灝眉毛一挑,心里明白了,她的轉變可能是因為什么。

    嘲諷道,“忽然獻殷勤,是想問我淺水灣地皮的事情”

    林辛言一愣,不曾想,他這么快就聯想到。

    忽然,宗景灝一把扼制住林辛言的下巴,“這就是林家,不顧我是個瘸子,也要把你嫁進來的原因”

    他的手指很有力,林辛言感覺到了強烈的痛感。

    她張了張口,想要解釋。

    可是怎么解釋

    說,她是被拋棄的那一個

    他會信嗎

    “我不是”

    “出去”宗景灝甩開她。

    林辛言被甩的倉促,胳膊不小心碰翻了咖啡,黑色的液體浸濕桌子上的文件,宗景灝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

    林辛言不曾想會搞成這樣,連忙去擦。

    宗景灝將文件拿開,凌厲無比的呵斥,“讓你出去聽不見”

    他反感,這種攀附人的嘴臉

    林辛言只能離開。

    “等等,這些東西拿出去”宗景灝看著煩。

    林辛言將咖啡杯拿出去。

    晚飯時,宗景灝吃完就回了房間。

    林辛言默默的嘆了口氣,這個人的個性這么爛,想要靠近有些難。

    更別說拿到地皮,在林國安那里掙到主動權。

    林辛言洗了澡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于是從床上起來。

    想到給宗景灝送咖啡時,潑到文件上的咖啡,內心有些抱歉。

    想彌補,所以去了他的書房。

    她打開燈,濕了的文件還放在桌子上,當時她主意到文件是a國的字跡。

    被咖啡浸濕的地方,有些已經快要看不清楚了。

    她找來干凈的紙張,將文件上的字抄寫了下來,林辛言知道這個國家的字,用度并不廣泛,算是為了道歉,用了國內的語言翻譯寫出來,方便他看。

    十來張的文件內容,翻譯,并且抄寫下來已經下半夜三點了。

    她放下筆,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將文件按照順序訂好,放在書桌上,然后回房間睡覺。

    宗景灝早上起來吃飯時,林辛言沒起,昨晚睡的太晚,加上她懷孕也有些嗜睡,早上就沒醒來。

    宗景灝皺眉,“她沒起”

    于媽低眸,“沒有,你們是夫妻,竟然問我這個外人。”

    宗景灝怎么會聽不明白,于媽的意思。

    “算了。”宗景灝不擅長解釋,即使是這個照顧他從小到大的于媽,也是一樣。

    “少爺,我知道您和林小姐沒感情,但這是夫人在世時,為你定下的婚事,而且我看她也挺在意你的,昨天中午一回來,就打聽你愛吃什么菜,昨晚的飯菜都是她做的,還親自給你煮咖啡。”

    她忽然獻殷勤,不就是為了給林家得到淺水灣的那塊地嗎

    在意他

    宗景灝覺得可笑。

    他回頭看著于媽,“別被她的外表給騙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