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章,不了解她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章,不了解她了

    “什么事情”林辛言困惑zhitd。

    宗景灝從椅子上站起來,逆著燈火輝煌而來,他的腳步邁得穩又緩,最后站定在林辛言跟前,居高臨下,“和我還是夫妻關系間,不要隨便和別的男人親親我我。”

    不管是什么原因結婚,絕對不能婚姻期間給他帶綠帽子

    這是他的底線,更是男人的尊嚴

    林辛言半天沒反應過來,她和誰親親我我了

    她本能的反駁,“那你不是和別的女人在這里過夜嗎是不是我也要以妻子的身份要求你”

    宗景灝的眉頭皺的越發深,“我沒和她睡一起。”

    林辛言愣了一下,昨晚明明白竹微留在這里過夜的。

    沒睡,誰信

    等等睡沒睡,關她什么事情呢

    宗景灝的臉色變了又變,他在干什么

    林辛言沒想和他鬧僵,語氣軟了下來,“我會盡量按照你的要求做,那我”

    她晃了晃手中的文件,意思很明確。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腔調里多了一絲惱怒,不是惱怒林辛言,而是惱怒他自己

    自己如何,為什么要給她解釋

    瘋了

    這種反常的行為,讓他很不適應

    甚至反感

    林辛言因為應聘成功了餐廳里的工作,所以想要早點完成這些需要翻譯的文件。

    到夜里十二點的時候,她也只完成了一半,已經很困了。

    為了提神,她拿著文件到客廳,這個時間整個別墅都靜悄悄的,宗景灝和于媽應該都睡熟了。

    她把文件放在茶幾上,到廚房倒了杯溫水喝,放下杯子,回到客廳坐到地毯上,趴在茶幾上繼續翻譯。

    宗景灝口渴,半夜下來倒水,91xianfeng看見林辛言還在翻譯文件,眉頭微微蹙起來。

    但卻沒出聲,林辛言發現他,也沒主動打招呼。

    宗景灝習慣了家里沒有外人,看到桌子上放的有水,拿起來便喝了。

    “那個”

    林辛言想要提醒,那個是她用過的杯子,奈何,宗景灝已經用了,她余下的話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了。

    宗景灝看了她一眼,似乎領略了她的欲言又止,目光定格在她的面孔數秒,旋即低下頭,借著白熒熒的燈光,他發現杯口有一抹半重疊淺淺的唇印。

    一半是他剛剛喝過水的位置。

    很明顯他剛剛下嘴的地方,是有人用過的,結合剛剛林辛言的反應,心里可以肯定是她。

    林辛言低著頭,裝作什么也沒看見,什么也沒發生。

    只是臉,莫名的有些發熱。

    他們很陌生,共用一個杯子,實在是太過親密的行為。

    雖說他是無意,但是林辛言依舊覺得難為情。

    宗景灝動了動唇,舌尖劃過下唇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干脆對著杯口將剩下的水,灌下去。

    他放下空杯子,走過來抬頭看了一眼時鐘,已經一點,“還不睡”

    林辛言耷拉著腦袋,頭也不敢抬,“我還不困。”

    宗景灝沉默著看了她兩秒,轉身上樓。

    走到樓梯口時忽然想到她說去公司應聘過,但是沒被錄取,這點很讓他奇怪,他回到房間拿起手機,給關勁去了一通電話。

    夜里關勁睡的迷迷糊糊的,被電話吵醒了,心情很不好,帶著氣,抓過床頭柜上的手機,胸腔里已經醞釀好了罵人的話,等到看清,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瞬間就慫了,揉了下眼睛,接起電話,“宗總。”

    “你去查一下,人事部那邊,為何拒招應聘翻譯。”

    “啊”關勁還沒明白過來怎么回事,那邊就已經掛了電話。

    他看著手機,這大半夜的,打電話來就是為了一件這么小的事情

    關勁的臉都快扭曲了。

    這不是擾人清夢嗎

    他也就自己發發牢騷,卻不敢怠慢。

    隔日,于媽起來,發現林辛言趴在桌子上睡的覺,她跟前放的那一堆紙,她也看不懂,但是知道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心里嘆了口氣,“工作也不用這么拼命吧,覺都不睡了。”

    不理解歸不理解,于媽還是到屋里去拿毯子給她蓋上。

    這個時候宗景灝從樓上下來,看見于媽正在給林辛言蓋毯子,眼角的細紋拉深,多了絲,歲月沉下來的氣度。

    他走過來,彎身拿起她翻譯的文件,22張的文件,她手寫翻譯完。

    這些弄完,恐怕天都快亮了,這個女人一夜沒睡

    宗景灝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

    于媽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能說什么好。

    轉身去廚房準備早餐。

    林辛言醒來時,宗景灝已經在吃早飯,她揉了揉眼睛雙手撐著桌面想要起來,發現雙腿麻木了。

    她緩了好一會兒,才能走路。

    她去浴室洗漱,順便洗了個澡,讓自己有精神。

    林辛言穿戴好走出來,將翻譯好的文件放到宗景灝跟前,“已經好了。”

    她坐回位置上吃飯,想了一下說道,“如果你方便,就把錢給我吧。”

    林辛言怕他忘記了。

    宗景灝放下咖啡杯,看了她兩秒,“我沒有帶現金的習慣,晚點你去公司找我。”

    說完他起身。

    林辛言喝了口牛奶,沒去糾結,左右他認賬就行。

    林辛言這么拼命的把文件弄好,是不想耽擱今天的工作。

    宗景灝出門沒多久,林辛言也出了門。

    餐廳里有統一著裝,林辛言換上白色襯衫,黑色馬甲,領口蝴蝶結,xiashen包臀裙,露著兩條筆直細長的腿。

    靠窗的位置,白竹微心情尤其的好,今動約她出來吃飯。

    雖然宗景灝承認兩人關系,也說會娶她,可是從來沒主動約過她,幾乎都是她在主動。

    “阿灝”

    “我聽說,林辛言應聘翻譯,是你不讓錄取的”他一早進公司,關勁就和他說了。

    應聘的事,是白竹微從中作梗。

    白竹微的雙手遽然攥緊,這事兒他怎么知道的

    宗景灝背靠椅背,窗外的陽光很暖,灑落在他身上,他慵懶的支著下頷,目光深幽透著探究。

    對于這個從小救過他,又做了他解藥的善良女人,此刻,他不了解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