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章,查清楚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章,查清楚了

    那天林辛言就是和他摟在一起。

    不是他的是誰的

    何瑞澤的心猛的一痛,如果車禍那天她找了自己,現在她也不至于那么狼狽。

    看在宗景灝的眼里,何瑞澤這是默認,冷笑一聲,“她不過十八”

    “你懂什么”何瑞澤厲聲,他的眼睛有點紅,知道宗景灝想要說什么,無外乎是林辛言不自愛的話。

    才十八歲就懷孕了,她生活不檢點的話

    可是他知道她所經歷的嗎

    何瑞澤上下看一眼宗景灝,那一身不菲的西服,恐怕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資了吧。

    “像你這樣的貴公子,體會過人間疾苦嗎知道吃不上飯的感受嗎知道被逼的走投無路的無奈嗎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活到今天”

    林辛言抓住何瑞澤,對他搖搖頭,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誰來可憐,她只要努力活著,照顧好媽媽,和肚子里寶寶就夠了。

    “你送我去下醫院。”她已經快要站不住了。

    “好。”何瑞澤彎身抱起她。

    林辛言看向有些發愣的宗景灝,似乎意外何瑞澤的話,“對不起,我不能不要工作,但是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人知道,我和你的關系,不讓你顏面受損。”

    宗景灝眉頭緊皺,眸光里波瀾閃爍,隨即,目光略過她的臉孔,這個女人

    外人不知道林辛言此刻的狀況,但是抱著她的何瑞澤卻知道,她現在身體一直在抖,何瑞澤抱著她上車,安慰道,“別怕,沒見紅,就不會有事的。”

    何瑞澤以最快的速度上車,帶她去醫院。

    宗景灝盯著遠去的車子,腦子里還在回想著何瑞澤的話,林辛言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的很多舉動確實很奇怪。

    他為了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掏出手機給關勁去了一通電話。

    “去查一查林辛言。”

    “查她什么”

    “所有。”

    說完宗景灝掛斷電話。

    “啊灝。”白竹微從餐廳里跑出來,挽住他的手臂,“你還在為沒讓林辛言進公司生我的氣我都知道錯了,我只是太愛5aphp你”

    “沒有,我們回去吧。”他的聲音,表情,都沒有一絲起伏。

    情緒隱藏的沒有人能夠看得透。

    白竹微只覺得不安。

    剛剛他和誰打電話了

    醫院。

    林辛言被送進手術室。

    何瑞澤在外面等著,等待總是很煎熬,他時不時的往手術室內看。

    過了大概一個小時,手術室的門打開,林辛言被推了出來,何瑞澤趕緊上前,“她怎么樣了”

    醫生拿到口罩,“因為過度勞累,出現流產跡象,現在已經沒事,不過要注意休息,否則下一次未必這么幸運。”

    “我知道了。”何瑞澤推著她進病房。

    林辛言看著何瑞澤,由衷道,“謝謝你啊,總是幫助我。”

    總是在她有需要的時候幫助她。

    “你沒事就好。”何瑞澤露出一貫有的溫和笑容。

    “錢是你幫我交的吧,我得先欠著你了。”林辛言扯著干澀的唇。

    “現在不說這些,你需要休息。”何瑞澤不喜歡她和自己這么見外。

    進入病房,林辛言看向他,“把我媽叫過來吧。”

    她不想給何瑞澤曾添太多麻煩。

    何瑞澤以為她想莊子衿了,畢竟人在脆弱的時候,總是想親人在身邊。

    他拿過手機給莊子衿去了電話,告訴她林辛言在醫院,讓她過來。

    莊子衿一聽,慌神道,“言言怎么了”

    “沒事,就是需要休息,她想見你。”

    莊子衿這才稍稍的松了口氣。

    以最快的速度來到醫院。

    莊子衿過來,林辛言就讓何瑞澤先走。

    “是啊,給你添麻煩了。”莊子衿深表歉意。

    “沒事的,那我今天先回去,明天來看你。”何瑞澤看著她,“好好休息。”

    “嗯。”

    何瑞澤一走,莊子衿便坐到床邊,給她蓋了蓋被子,“有沒有想吃的”

    林辛言搖了搖頭,臉色有些不是很好。

    莊子衿心里難受。

    “你本來可以有個很好的未來,可是你為了我,學業沒了,現在”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莊子衿心口就悶悶的發疼,“你說你這是在a國有的,萬一是個黃發碧眼的孩子怎么辦”

    莊子衿擔心那晚是個當地人。

    “不管他什么樣,都是我的孩子,也是你外孫。”林辛言不會刻意去想那晚的事情,那晚對她來說并不美好。

    “a國”宗景灝來醫院看林辛言,本想敲門,發現莊子衿在里面和她說話,就沒打擾她們。

    “嗯,不管生的是白皮膚還是黃皮膚的,都是我外孫。”莊子衿也想開了,只要女兒覺得開心,她都愿意順著她,照顧她。

    或許她和這孩子也是緣分。

    畢竟那么一次就有了。

    莊子衿摸摸她的額頭,忍不住心酸,“我的女兒啊,跟著我吃苦了。”

    “她的孩子沒打掉”宗景灝越來越覺得她像是一團謎。

    那天在醫院,她明明進了手術室。

    她們在說話,他不好進去打擾,轉身,邁步離開。

    走到醫院門口,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顯示著關勁的名字。

    他接了起來。

    “你讓我查的事情查清楚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