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章,18歲肚子里就揣了野種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章,18歲肚子里就揣了野種

    宗景灝微微頷首,線條完美的下顎此刻17eng莫名的緊繃了幾分,淡淡的吐出一個字,“說。”

    “八年前林國安和莊子衿離婚,便把她們母女送到了a國生活,這八年里從未回來過,直到前不久,才被林國安接回來。”

    宗景灝皺眉,這就是她會a國語言的原因,因為她在那里生活過

    “就這些”明顯這些,并不能讓他滿意。

    關勁的聲音猶豫了一下,再次張口,“莊子衿被送到a國之后,生下一個男孩,患有自閉癥,生活比較拮據,而且這個男孩,在他們回來之前出車禍死了。”

    宗景灝皺眉,神色越發的深沉,上次她眼神里流露出來的悲傷,是因為她的弟弟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沒了她身邊沒出現過男人”

    “沒有只有個心里醫生和她走的比較近。”關勁仔細查看派到那邊調查人員,傳過來的資料,“沒有了,上學時并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其他的男性和她走的近。”

    也就是說,他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就是那個心里醫生的。

    她會被林國安接回來,是因為和他的婚約,讓她回來嫁人

    她之所以那么愛錢,是因為在a國生活的比較窘迫,所以,她才會給他翻譯文件要錢,去餐廳工作賺錢。

    這么一想,宗景灝理清了林辛言種種奇怪的表現。

    同時也明白了何瑞澤那翻話的意思。

    他的心情多了幾分復雜,回頭看了一眼,便邁步走下臺階,上車離開醫院。

    醫院里。

    林辛言中午沒吃飯,這會兒有些餓了。

    “媽,我想吃八寶飯。”林辛言忽然想吃甜食。

    莊子衿是過來人,知道女人懷孕嘴刁,會偏愛某些味道的食物。

    老古話說,酸兒辣女,也不知道她懷的是個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我回去給你做。”莊子衿起身,又怕她在醫院沒人照顧。

    林辛言似乎看出媽媽的擔憂,笑著,“我沒事兒,醫生說注意休息就行。”

    如果不是擔心對肚子里的孩子不利,她根本不用住院。

    莊子衿點了點頭,囑咐讓她好好休息,才走出病房。

    從車上下來,莊子衿往小區里走時,忽然被幾個婦女攔住去路。

    都是住這個小區里的。

    雖然住進來不久,但是也沒矛盾,莊子衿皺著眉,“你們干什么”

    “你女兒未婚先孕懷了野種對嗎”最先開口的是個胖乎乎的中年女人。

    住莊子衿的隔壁。

    “平時看你們人模人樣,沒想到你女兒竟然是這種貨色,你上次不是說,你女360shijun兒才十八嗎”那胖婦女掐著腰,咄咄逼人。

    莊子衿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聲音發顫,“你,你們聽誰亂嚼舌根子”

    “難道我們說錯了,你女兒根本沒懷孕”

    莊子衿的手一抖,是啊,她女兒懷孕了。

    “真不要臉”

    “就是,年紀輕輕就勾搭男人,看著是個清純的小姑娘,原來是個小浪貨”

    “就是,就是,純良的樣子,都是裝給人看的,背地里干著齷齪的勾當”

    “你們閉嘴,是誰讓你們說的”莊子衿憤怒,扭曲了原本溫和的臉。

    “敢做,就別怕人說”

    莊子衿捂著快速起伏的胸口,厲聲為女兒辯解,“我女兒不是你們說的那種人”

    她覺得心都要被人撕碎了,她的女兒不是那樣的人。

    為什么要這么中傷她

    “不是那為什么才十八歲肚子里就揣了野種”

    莊子衿語塞,林辛言懷孕是事實。

    她就知道,未婚先孕,會讓人指指點點,可是沒想到她們會如此激烈的指責謾罵。

    “讓開”莊子衿推開她們,快速的走進小區。

    雖然內心惱極了她們的言語,但是想到女兒還在醫院,便壓著不適,給女兒做飯。

    她以為自己已經掩飾的很好,到醫院給女兒送飯,還是被她看出來。

    “媽,你的臉色”

    “我沒事。”莊子衿不想讓女兒知道她今天聽到的那些話。

    林辛言盯著莊子衿故意閃躲的臉,她不會說謊,一說謊就不敢看人的眼睛。

    很明顯,她說了謊。

    林辛言沒戳穿,接過她遞過來的八寶飯。

    明明那么甜,但是她感覺不到,只覺得苦。

    她低著眼眸,“媽,明天我就可以出院了,我回家陪你幾天。”

    她以為莊子衿臉色蒼白,是因為想弟弟了。

    這是媽媽的心病。

    莊子衿一驚,決絕的果斷,“不行。”

    讓她聽到那些話,她心里得多難受

    林辛言皺眉,“媽”

    “聽我的。”莊子衿故作嚴肅,“不管是交易,還是什么,你現在已經嫁到宗家,就應該住在哪里。”

    莊子衿的反應太過異常,林辛言不想多想都不行。

    她不在吭聲,嘴里失了味覺,只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往肚子里咽東西。

    晚上翻來覆去,她都睡不著。

    后來是天快亮了,她才緩緩睡去,不過也就是一會兒,很快就醒了。

    早上,何瑞澤過來,莊子衿回去給林辛言做吃的。

    等到莊子衿走出病房,林辛言從床kitasyou上下來,何瑞澤過來扶她。

    她抬起頭看著何瑞澤,“我覺得我媽有事瞞著我。”

    “什么事”何瑞澤問。

    “我不知道,所以我想弄清楚。”她蹉跎了一下,“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你說。”

    “我想跟著她。”

    看看她到底是因為什么不想她回去住。

    之前莊子衿明明說,希望她住家里的,那樣方便照顧她。

    可是昨天她的反應,又那么激烈。

    明顯不正常。

    她現在就媽媽這個親人了,她不能讓媽媽去默默承受些她不知道事。

    何瑞澤確定她可以走,才答應。

    一路上都很平靜,莊子衿到小區下車進屋。

    林辛言尾隨。

    從電梯上下來林辛言看到她們住的地方,房門,墻上,寫著不要臉,未婚先孕,各種辱罵的字眼,還潑了油漆。

    莊子衿站在門前氣的顫抖,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媽”

    何瑞澤跨步過來,接住了倒下去的莊子衿,“先送去醫院。”

    明顯是被墻上那些東西刺激了。

    林辛言哽咽著說好。

    媽媽從弟弟去世,加上車禍留下來的后遺癥,身體很差。

    看到這些肯定會氣惱。

    忽然暈倒,林辛言擔心極了。

    莊子衿被送進急求室。

    林辛言站在門口,像是失了魂魄。何瑞澤走過來摟住她的肩膀安慰,“別太擔心。”

    宗景灝回到家里發現林辛言還沒回去,想到她在醫院,便驅車而來。

    或許是因為知道林辛言過去比較不幸,又或者因為她是自己妻子的身份,心里對她起了幾分惻隱之心。

    來到醫院沒在病房看到她,卻在要離開時的走廊里,看見她和何瑞澤摟在一起的畫面。

    不由的心底鉆出一股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