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章,在這里秀恩愛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章,在這里秀恩愛

    不由的心底鉆出一股火,這火來的莫名其妙,連他自己都弄不清楚。

    他的聲音森冷,“你們在這里秀恩愛”

    這聲音

    即使沒相處很久,林辛言一下就聽出這聲音是屬于誰,身體不由的一僵,她轉過頭,果然。

    他站在不遠處,表情陰森凌冽,“我上次說的話,你當耳旁風”

    林辛言下意識的從何瑞澤的懷里撤出身子,剛剛是因為擔心莊子衿,所以沒注意和何瑞澤的身體接觸。

    “我”

    林辛言剛想解釋,卻被何瑞澤抓住手腕,他看著宗景灝,“你們的婚姻就一個ksxchb月,各取所需的交易,你有什么理由干涉她的私事”

    知道了林辛言的一切事,何瑞澤心痛,惋惜,所以現在想要珍惜她,保護她。

    宗景灝的目光盯aiqi123著何瑞澤攥著林辛言的手腕,片刻,喉嚨里溢出一聲嘲諷極致的冷笑,“你讓一個懷著自己孩子的女人,嫁人,現在喧賓奪主”

    他唇邊殘留的冷笑,驀然一收,目光凌厲如一柄利劍,直逼何瑞澤殺的片甲不留,“你也算是個男人”

    林辛言的心猛的一起抽,羞憤又無措。

    他竟然以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何瑞澤的,對何瑞澤她是感激,是尊重,怎么敢去用自己的骯臟抹黑他

    她掙開何瑞澤攥著自己的手,看著宗景灝,“你要說我,就說我,請不要帶上別人。”

    林辛言的維護,出乎了宗景灝的意料

    還真是相愛

    可是看在他的眼里,可笑又憤怒。

    她現在是他妻子的身份,卻在他面前和別的男人展現他們恩愛

    莫名的火氣在他的胸腔翻滾

    但是何瑞澤有句話說的對,他們的婚姻是一場交易,他沒資格去指責,只是他并不想看著他們在一起的樣子。

    “淺水灣的地皮,如果你還想要,來找我。”說完他轉身,邁步,離開。

    林辛言出神了好幾秒,沒想到她已經放棄的機會,他又重新給自己。

    這個對她來說,誘惑真的很大。

    如果掌握了那塊地皮的交易權,她就有和林國安談條件的籌碼。

    而不是一味的被林國安打壓。

    “言言。”何瑞澤有幾分擔心,貌似宗景灝的話讓她上了心。

    林辛言搖搖頭,“我沒事。”

    過了二十分鐘后,莊子衿被推出手術室,莊子衿是氣急攻心導致的昏厥。

    她現在就一個女兒了,聽到別人那么侮辱自己的女兒,莊子衿心里接受不了,加上門口那些,她一時間沒承受住。

    “病人氣血郁結,受不了刺激,盡量不要讓她有大的情緒波動。”送入病房后,醫生交代。

    林辛言點頭,“謝謝醫生。”

    林辛言知道弟弟的死對她打擊很大,如果不是還有自己,恐怕當時她就隨著弟弟去了。

    她以為讓媽媽遠離那個傷心的地方,會好些。

    不曾想,又因為自己的事情受了刺激。

    只是,知道她懷孕的人不多,是誰做的呢

    而且為什么要那么做

    是什么目的呢

    何瑞澤看出她的心事,走過來,“那個地方不能住了,我給你從新找個地方吧。”

    林辛言點了點頭,那個地方確實不能再住下去了,免得媽媽有心情波動。

    “我想弄清楚,那些是什么人弄的。”林辛言總覺得這事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為之。

    “交給我吧。”何瑞澤笑笑,“我是你哥哥,自然也是你的親人。”

    林辛言看著何瑞澤,鼻腔忽然涌出一股酸澀,他對她太好,她不知道要怎么回報。

    緩緩的她低下頭,什么也沒說,在心里默默下了決定,等自己有能力了,一定報答他。

    現在她的確需要有個人幫她弄清楚這件事情。

    否則她不安心,就算搬到新的住處,誰知道會不會又有人出來弄出一些事情,故意刺激莊子衿

    想到宗景灝林走前的那句話,林辛言顯得苦惱。

    何瑞澤以為她累了,便說道,“你回去休息,這里有我看著。”

    “可”

    “我本來就在這家醫院上班,有自己的辦公室和休息間,還能照顧你媽。”

    林辛言看了看還在昏迷中的莊子衿,猶豫了一下說道,“那有情況你給我打電話。”

    林辛言把手機號碼留給何瑞澤才離開醫院。

    回到別墅,家里就只有于媽,她皺著眉,“他不在嗎”

    于媽的目光投向書房,“在里面。”

    林辛言換了鞋子走進來,直徑朝著書房走去,站在門口,她蹉跎了片刻,才抬手敲門。

    她敲了幾次都沒人應聲,眉頭不由的蹙起,扭動把手輕輕推開房門。

    只見,宗景灝仰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不知道是在假寐還是真的睡著了。

    林辛言緩步走進來,站在書桌前,低聲喚了一聲,“宗先生”

    宗景灝緩慢的掀起眼皮,盯著站在眼前的女人,別人都是稱呼他宗總,宗少,第一次有人稱他為先生。

    林辛言雙手交握,掌心有冷汗,“那個你說,淺水灣的地皮可以給我”

    宗景灝半瞌著眼眸,唇角噙著一絲算計的弧度,“我是生意人,不做虧本的買賣。”

    林辛言的心情瞬間沉入谷底。

    是啊,是她異想天開了。

    這個男人怎么會無條件的幫助她呢

    她什么都沒有,怎么能換取這塊地皮呢

    “我想這塊地皮對你很有用。”宗景灝察覺出她的退卻。

    林國安把她和她媽前送到那個國家,過的不好,弟弟又死了,她對林國安心里必然有恨。

    之前他想林辛言要那塊地皮是給林國安,現在看來并不是。

    “可是我沒有東西可以和你交換。”的確,林辛言想要得到那塊地皮。

    宗景灝抬起眼皮,眼角壓著一絲成熟男人的味道,“你有。”

    “什么”

    “你。”

    林辛言緩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我”

    宗景灝站起來,邁著步子走過來,他逼的近,林辛言本能的往后退,宗景灝一把扣住她的肩膀,“你退什么,我又不吃人。”

    林辛言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怕他,總覺得他并不是表面這般平靜。

    忽然他的唇角溢出一抹似笑非笑,“怎么,是做了虧心事,不敢面對我,心虛了”

    她做了什么虧心事

    林辛言仰起頭,“我有什么好心虛的”

    她下巴抬的高,呼出的熱氣彌漫在宗景灝的鼻尖,這種氣息,竟有些熟悉。

    他的表情頓了一下,下一秒就捏住她的臉頰,危險的氣息逼近,“你是已婚婦女,和別的男人恩愛,是不守婦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