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章,明明荒唐卻留戀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章,明明荒唐卻留戀

    林辛言覺得他很莫名其妙。

    他不是也和白竹微在一起呢嗎

    況且她和何瑞澤,又不是他想的那個關系,他憑什么干涉自己

    “我沒有管你,也請你不要干涉我的私”

    她的話還沒說完,忽然就被堵住唇。

    所有的話盤旋在舌尖,卻已經說不出來。

    “唔”

    林辛言反應過來,去推他。

    理智回籠的宗景灝,往后退了一步。

    不可置信的盯著眼前的女人

    剛剛他在做什么

    白竹微那么主動,他都沒有和她親近的渴望。

    偏偏看著這個女人不斷張合著粉色的唇時,大腦有那么一瞬間的空白,失控的做出了讓他意外的事

    林辛言更是除了那晚,沒再和任何一個男人有過如此親密的行為,羞恥,震驚。

    “你,你憑什么”林辛言覺得自己被侵犯了。

    她是出賣了自己,但是絕不是隨便的女人。

    他憑什么

    宗景灝轉過臉,背對著她,“你是我妻子。”

    所以做什么都不過分

    林辛言瞪大了眼睛,這,簡直是強詞奪理

    “我們不是夫妻,只是交易”林辛言的聲音都在顫抖。

    她恐懼和男人有如此親密的接觸。

    那晚已經是她的噩夢

    她排斥男女之間的親密行為。

    林辛言太過憤怒,沒有發現宗景灝的異常,他的鎮靜,淡定,不過是裝出給她看的。

    如果林辛言夠冷靜,仔細看會發現宗景灝泛紅的耳根。

    “就算是交易,但是你也沒說,夫妻關系的時間里,不可以做夫妻之事。”他緩緩的轉過身,看著近乎有些崩潰的林辛言。

    眉頭緊皺。

    他的吻沒有毒至于這么崩潰

    還是說,她在為那個男人守貞潔

    他緩步走近她,“一個男人,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好,他算什么男人有什么值得你愛值得你為他守貞潔”

    林辛言不明所以,他這番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是指何瑞澤

    就在林辛言想要解釋個明白的時候,恢復冷靜的宗景灝,走到書桌前坐下,慵懶而肆意的仰靠著,單手隨意的搭在桌子上,表情也是寡淡到了極致,好似剛剛親密的行為從來沒有發生過。

    “淺水灣的地皮我可以給你,不過”他頓了一下,“不是白給。”

    林辛言雙手緊握,控制不住的顫抖,千思萬緒交織在心頭,最終她壓下宗景灝的輕薄行為。

    冷靜的道,“你要什么”

    宗景灝垂著眼眸,聲音有些飄忽,“暫時還沒想到,想到了再問你要。”

    這恐怕是他有生以來,做的最沖動的一件事情了。

    出乎意料之外

    不受他控制

    林辛言抿著唇,她想要從林國安手里奪回那些東西,并不容易,如果真能得到和林國安交易的籌碼,自然是好。

    只是

    “我不會讓你殺人放火,不會讓你做違背道德的事。”宗景灝似乎看出她的擔憂,誘惑道。

    猶豫片刻,“好。”

    她現在什么都沒有,還怕什么呢

    如果能快點奪回那些東西,她就可以帶著媽媽離開這里,找個安靜的地方過日子。

    “我再重申一次,和我還是夫妻關系里,不要有任何男人”一想到她和何瑞澤摟在一起的畫面,他的胸腔里就翻滾著一股無法言喻的悶火。

    “我和”

    “你可以出去了”她的話還沒說出口tianeizhu,就被宗景灝打斷。

    他不想聽到林辛言說她和那個男人的事情。

    聽著心煩

    林辛言動了yfzdh動唇,最終什么也沒說,轉身離開。

    在書房的門關上的那一刻,宗景灝臉上所有的冷靜與淡定,蕩然無存。

    他揉著眉心,剛剛他太沖動了。

    連他自己都未察覺自己笑了。

    從書房出去的林辛言并沒留在家里,媽媽還在醫院,她得去照顧,剛出門,和來別墅的白竹微碰見。

    每次見到她,她都是精致的妝容,合身的衣服,漂亮又端莊。

    “你要出去”白竹微笑著問。

    “嗯。”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聲,對于這個女人,她并不想多接觸,看著挺單純,但是未必。

    “林小姐,你懷著別人的孩子,嫁給啊灝,他會娶你,不過是因為他母親為他定下的這門婚約,我希望你不要非分之想,他愛人的是我。”

    白竹微的意思不含蓄,林辛言又怎么聽不出。

    宗景灝愛她,林辛言知道,何必在她面前再強調一次

    不覺得顯得虛張聲勢嗎

    林辛言笑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白小姐不用總是提醒我。”

    白竹微一時間語塞,被堵的說不出話來,眉頭皺了起來,這個女孩年紀不大,心智倒是成熟。

    這時,她注意到書房的打開,只是一道身影,白竹微就能判斷出那是宗景灝,她眼珠子轉了轉,伸手去推林辛言。

    林辛言懷有身孕,身為母親的她更是護犢心切,在白竹微要碰到她的時候,她幾乎反射性的動作,反手推了回去。

    “啊”

    白竹微穿著高跟鞋,被推的腳下一個倉促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而這一幕被剛從書房走出來宗景灝看在眼里,他跨步過來接住要摔倒的白竹微。

    被宗景灝這么緊的抱在懷里,白竹微的心咚咚的直跳,她趁機伸出手臂摟住他的脖子,是驚嚇后的沙啞,“啊灝”

    后面的話她沒有說出來,只是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

    回過神的林辛言,抬眸就對上那雙攝人心魄的目光,宗景灝定定的凝視著她,“為什么這么做”

    林辛言剛想解釋,白竹微搶在了前面,對宗景灝搖了搖頭,“沒事,不關林小姐的事。”

    如果林辛言之前還不知道白竹微的用意,現在還不知道她就傻了。

    她明知道自己和宗景灝不過是契約婚姻,為什么還要陷害她

    她在怕什么

    林辛言無視宗景灝的質問,云淡風輕的道,“我沒做過,隨便你信不信。”

    說完她轉身朝外面走去。

    她沒做過的事情,她不會承認。

    更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ooeavg的孩子。

    就算重新來一次,她依舊會這么做。

    “站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