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章,世間怎么會有愛情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章,世間怎么會有愛情

    林辛言停住腳步轉身,就看見宗景灝放開白竹微,邁著沉而穩的腳步,朝她走過來。

    他唇角的冷意凝結成了弧度,藏著利刃,無情的朝著她襲來,“給竹微道歉”

    林辛言沒動,倔強的回視著他的凌冽。

    “我不會給她道歉”即使此時此刻,她是怕他的。

    她沒錯,是白竹微先要推她的。

    她只是自我保護,本能反應而已

    憑什么讓她道歉

    宗景灝的目光定格在她倔強的臉上,眉心褶皺叢生,他從未仔細去看過這個女人,哪怕失去理智吻她的那一刻,也沒仔細看過她。

    她比較瘦,巴掌大的小臉,很精致,透著清純,此刻那雙璨若星辰的眸子正盯著他,倔強又堅定。

    四目相對,誰都不肯退讓。

    “你動手推她,你就要道歉”他的語氣依舊冷,但是卻少了凌厲。

    似乎,被她的表情震到。

    “啊灝,我真的沒事,是我自己不小心,真不關林小姐的事。”白竹微趕緊走過來,打斷兩人的對峙。

    她挽著宗景灝的手臂,“啊灝。”

    她對著宗景灝搖頭,眼里薄薄的含著一層水霧,委屈,卻又隱忍,“啊灝,剛剛是我沒站穩,可能是我穿的鞋跟太高,真的和林小姐沒關系。”

    她極力為林辛言辯解著。

    宗景灝的目光垂下,看著她腳上的高跟鞋,的確有點高,可是他明明看見是林辛言推她。

    這到底是怎么一會事

    “啊灝,我剛剛可能扭到腳了,好痛。”白竹微漂亮的臉蛋皺做一團。

    和平時的端莊不一樣,有幾分可愛。

    宗景灝伸手將她凌亂的發絲別到耳后,這個女人默默的跟著他,不求回報,不哭不鬧,在他中毒需要女人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獻出自己。

    即使自己要了她,她也沒要求名分,依舊是安靜的陪在他的身邊。

    也是那一刻,宗景灝想要給她一個名分。

    他不愛她,他沒有愛過任何女人,他不相信愛情。

    母親去世不過一月,父親就另娶他人。

    這世間怎么可能會有愛情這種東西

    荒唐又可笑

    “傻不傻”

    白竹微依偎到他的懷里,“只要能跟著你,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不覺得我傻,我只覺得很幸福。”

    林辛言并沒有心思去看他們,扭頭朝著大門走去。

    白竹微借著余光看著林辛言的背影,唇角若有似無的勾著一抹弧度。

    想必她現在應該沒時間呆在別墅里和宗景灝相處吧

    她自以為很隱蔽的表情,卻不知完全落在宗景灝的眼里。

    但他卻什么也沒說,沒問,而是轉身進屋。

    白竹微快步跟上,“啊灝”

    宗景灝回頭,淡淡的看她一眼,目光落在她的高跟鞋上,意味深長,“以后別穿太高的鞋,真摔了可不好。”

    說完,便朝著書房走去,走到門口時,他停住了腳步,“我今天有事,你先回去吧。”

    白竹微還沒反應過來,書房的門就已經合實。

    她站在那兒,低頭看看腳上的高跟鞋,他什么意思,關心自己嗎

    但是好像又有別的意思。

    白竹微走上前,想要去敲門,于媽攔在了她的前面,“少爺不是說,讓你回去嗎”

    于媽不喜歡她,白竹微一直知道。

    她再努力討好,可是效果一直不佳。

    于媽不是普通傭人,是照顧宗景灝從小到大的人。

    她在宗景灝面前總是有幾分面子的。

    “于媽,我只是看他心情似乎不好,想多陪陪他”

    “陪他,有少奶奶來做,以后白小姐還是少來吧,免得被人家說第三者什么的,那樣有損白小姐的名譽。”以前宗景灝沒娶林辛言的時候,于媽也不喜歡白竹微,但是自從宗景灝娶了林辛言以后。

    白竹微再來,主動親近宗景灝,就像是第三者。

    沒有人喜歡第三者這種事生物

    而且是于媽這種上了年紀的人,更是反感。

    “啊灝喜歡的是我,娶林家人,不是他愿意的,您是照顧他長大的人,難道你不希望他幸福嗎”白竹微極力忍耐著,才沒吼出來。

    她一個傭人,在這里倚老賣老,真是讓人討厭

    “我想夫人當時給少爺安排這門婚事,總是有她的理由的,少爺已經結婚了,難道白小姐要插足別人的婚姻,做人人喊打破壞別人婚姻的第三者嗎”

    于媽話說的再絕,但是該有的禮貌卻沒少,她朝著白竹微附身,做了個請的手勢,“白小姐,請吧。”

    白竹微垂在兩側的手,緊緊的攥著,氣的發抖,但是又不能發作。

    只能先走。

    白竹微一出屋,于媽立刻關上門。

    她的身體一僵,慢慢的轉過身看著緊閉的大門,臉色變了又變,有幾分猙獰,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宗景灝佇立在窗前,看著白竹微從未在他面前出現過的表情。

    眸子微瞇。

    “少爺,林小姐中午回來吃飯嗎”昨晚她就沒回來,今天回來一下就走,于媽心里不甚喜歡。

    她已經嫁進宗家,成為宗景灝的妻子,總要有個妻子的樣子。

    更何況才剛結婚,就夜不歸宿,實在不好。

    宗景灝想到之前她進醫院的事,轉過頭,“她不舒服,午飯”

    嗯。

    宗景灝也不知道,她中午會不會回來。

    現在他才發現,自己連她的聯系方式都沒有。

    于媽嘆了口氣,這年頭的人都怎么了

    夫妻不像夫妻。

    明明結婚了,不睡一起,不知道對方行蹤,這真的是夫妻

    “也不知道夫人當初,為什么要定這門婚事。”于媽長嘆一聲。

    從夫人去世后,宗景灝就搬出來住,很少回去。

    她以為夫人定下的婚事,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現在婚也結了。

    可不想

    宗景灝的臉色亦是深沉了幾分,“我去找找她。”

    于媽,“”

    于媽更加的惆悵了,這哪里是夫妻啊,完全是陌生人啊。

    宗景灝撈起搭在沙發背上的外套,穿上,拿著車鑰匙出門。

    開著車子去醫院的路上,宗景灝想到一件事情,給關勁去了一通電話。

    “淺水灣的那塊地皮合同,你整理一下,給我送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