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章,故意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章,故意

    林辛言來到醫院,何瑞澤坐在病房外的走廊,雙手搭在雙膝,微微弓著背似乎是在想什么。

    就連辛林言站到他身邊,都沒察覺。

    “在想什么呢”

    何瑞澤抬頭,看見是林辛言收斂起情緒,往病房里看了一眼,hksxrh“你媽的情緒,不大好。”

    林辛言心里有準備,“嗯,你回去休息吧,這里我看著。”

    何瑞澤的目光掠過她的腹部,“你自己也需要休息。”

    “放心,我能照顧好我自己。”林辛言對他露出一抹輕松的笑意。

    何瑞澤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你有事叫我。”

    林辛言應聲,何瑞澤站起來,朝外面走去,望著他的背影,林辛言抿了抿唇,雖然和他認識的時間挺久,但是對他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以及他還有什么親人,幾乎是一無所知。

    剛剛明顯他是有心事,才會想的入神。

    這時,何瑞澤停住腳步,轉身看著林辛言,“我從哪些婦人嘴里打聽到一點事,是有人給她們錢,讓她們說的,甚至朝你家門上潑油漆。”

    林辛言點了點頭。

    “嗯,哥,如果你有什么心事也可以和我說。”林辛言看著他。

    何瑞澤輕笑一下,“我很好。”

    林辛言沒繼續追問,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對別人說的事情。

    何瑞澤走后,她沒有立刻進屋,而是在想,是誰收買的哪些令居

    林雨涵沈秀情

    可是她們并不知道自己懷孕。

    那么

    嘭

    忽然,病房里響起摔碎東西的聲音,林辛言的心一提,猛的推開門,便看見莊子衿腳下摔破的玻璃杯,她走過去,彎身去撿地上的玻璃渣子,“媽,你是想喝水是嗎,你先坐一下,我把這里收拾干凈,給你倒”

    她的話還沒說完,忽然被莊子衿抓住手腕,神情恍惚,“言言。”

    林辛言抬起頭,看著媽媽,“怎么了”

    莊子衿似乎也很糾結,只是抓著林辛言的手,越發的用力,“你肚子里的孩子,別要了好嗎”

    現在才剛剛開始,以后生下來,沒有爸爸,萬一再是個黃發碧眼的孩子,別人得怎么看待她們

    林辛言知道莊子衿受了刺激,但是卻沒想到,她又老話重提。

    “媽”

    莊子衿松開她,靈魂如出竅了一般重復一句話,“你不愿意,我就知道你不愿意。”

    她坐到病床上,縮在病床頭,魔怔了一般,“辛祁沒了,沒了”

    林辛言一驚,有些不可思議,她,她這是怎么了

    林辛言趕緊去叫醫生,莊子衿不配合,還有自傷的行為,醫生給她打了鎮靜劑。

    “初步判斷,病人可能患上了精神病。”醫生經過檢查,初步判斷。

    林辛言的身體晃了晃,雙手撐著身后的柜子才站穩,“怎么會這么嚴重”

    “你媽之前是不是心里受到創傷,其實,這并不是一次刺激就形成的,而是內心壓抑太久,爆發之后,才導致的。”

    林辛言的嘴唇抖了抖,媽媽被林國安送去國外后,就沒有笑過,心里肯定是有創傷的,后來弟弟出生,又患有自閉癥,再后來,弟弟死,她懷孕,哪一件都對她打擊不小。

    這次刺激,就是壓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的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只要輕輕去觸碰她內心那道脆弱的弦,她就徹底失控。

    “要,要怎么治”林辛言語無倫次,只是在硬撐著。

    醫生嘆了口氣,“精神病不容易治療,你和何醫生不是熟嗎,他就是心里醫生,我想他應該能幫助你。”

    林辛言想到之前何瑞澤的表現,難道他察覺到了什么

    只是不好和她開口說

    “我建議,把你母親轉去精神科。”

    林辛言點了點頭說好。

    送走醫生,林辛言攤在了地上,她盯著莊子衿自己抓破的臉,心痛的快要無法呼吸了。

    腦海里一直回憶著她瘋狂,甚至自殘的樣子。

    當天莊子衿就被轉到精神科,因為精神病患者,情緒不穩定,會自傷,也會無意識的傷到別人,就算是親人,也只能在規定的時間hzcky內看望。

    幾乎和外界隔離治療。

    從醫院出來,林辛言收拾了莊子衿和自己的東西,退了房子。

    因為門上的東西,押金房東沒有退還。

    莊子衿的醫藥費,都是何瑞澤幫她墊付的。

    感覺欠何瑞澤的越來越多。

    她想的出神時,車子停在了別墅,她拿著包,付錢下車。

    站在別墅門口,她恍惚了一下,沒想到自己要在這個地方暫時安身。

    在她想要進屋時,開進來一輛車子,她住在這里不久,還是認得宗景灝的車子,便站著沒動。

    宗景灝從車上下來,看著站在那兒的林辛言,聲音微冷,“你去哪里了”

    他去醫院,說是她已經辦理了出院,這半天她干什么去了

    林辛言并沒有去解釋,莊子衿的事情,她早已經心累不已。

    淡淡的道,“有事。”

    宗景灝皺眉,她這是什么態度

    他邁步過來

    恍恍惚惚間,他似乎帶著怒氣的臉,重重疊疊好多人影,林辛言的意識逐漸模糊,眼前一黑她失去了意識。

    宗景灝動作快,在她要摔到地上的那一刻,攔腰接住了她。

    她的腰纖細,絲毫看不出是有身孕的人,她的身子很柔軟,這么近距離的接觸,莫名的熟悉感,從心底竄出。

    宗景灝皺著眉,這種感覺很微妙。

    說不清道不明。

    明明認識不久,為什么會有這么奇怪的感覺

    他還來不及去細細品味,門口走進來兩個人,一個是關勁,另一個是白竹微。

    看見宗景灝抱著林辛言,兩人都是一愣。

    特別是白竹微,如果不是面對著宗景灝,她恐怕會氣的跳腳。

    內心抓狂的要死

    “啊灝她”

    宗景灝抱起林辛言,轉身進屋,關勁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白竹微,“宗總,雖然娶了林小姐,就算不愛她,終究是夫妻,總不能看著她暈倒在地上不管吧”

    白竹微冷笑,“好好的怎么會暈倒,不是故意gouy嗎”

    關勁還沒回過味來,白竹微又來了一句,“她沒病沒災,好好的暈倒,不奇怪嗎”

    這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相對林辛言關勁相信白竹hnfptq微多一點,畢竟他們認識時間久,工作上又是搭檔。

    雖然林辛言也算是不幸的女人,但是總歸有親人的,不像白竹微孤苦伶仃一個人,這么多年一直跟著宗景灝,心里自然就偏向了她。

    抱著林言辛進屋的宗景灝將她放到床上,要起身時,忽然被林辛言抓住衣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