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章,不愿意深究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章,不愿意深究

    “媽,對不起,別放棄我”

    宗景灝一愣,低眸盯著她的抓著自己衣領的小手,緩緩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她模樣很痛苦,像是癔癥了。

    宗景灝皺眉,“林辛言”

    林辛言聽不到,像是陷入了某種恐慌中,她的樣子很不安,但是很快,又恢復平靜,松開了宗景灝,沉沉昏睡過去。

    宗景灝慢慢的直起身子,看了她兩秒,轉身,邁步走出房間。

    白竹微坐在沙發上,雙手緊緊的握著水杯,宗景灝在房間里多呆一秒,她內心都是煎熬的。

    這個女人不應該在醫院照顧她媽嗎

    為什么有空回來

    關勁去調查林辛言的時候,被白竹微知道了,所以在關勁派人去a國調查林辛言的信息時,白竹微的人,先一步到,并且將當初介紹林辛言生意的那個婦女弄死,制造成意外從樓上跌下摔死的假象。

    這也是為什么關勁沒有查到那晚事情的關鍵。

    她費盡心思,生怕宗景灝和林辛言有太多的相處時間,買通林辛言母親所住小區里的人,說些難聽的話,刺激莊子衿住院,讓林辛言沒時間有時間和宗景灝相處。

    可是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沒在醫院里呆著。

    竟然還被宗景灝抱著。

    越想白竹微內心越崩潰。

    以至于忽略了面部表情的控制。

    宗景灝從屋里出來,就將白竹微還未來得及收斂的情緒盡收眼底,他不動聲色的走過來。

    白竹微站了起來,質問差點脫口而出,好在理智尚存,“林小姐是生病了嗎”

    宗景灝沒立刻回答,而是坐進沙發里,修長的雙腿交疊,才緩緩的抬起眼眸,看著白竹微,半溫半冷,令人捉摸不透。

    白竹微的心倏然提到嗓子眼,這樣的宗景灝讓她害怕,小心翼翼,“啊灝”

    “嗯。”他的唇角勾著淺笑,“怎么了”

    這樣一看也沒有什么地方不對,白竹微緩了緩心神,試著坐到他身邊,他沒有排斥。

    提著的心稍稍放了下來。

    “這是淺水灣那塊地皮的合同。”關勁將文件夾遞給宗景灝。

    白竹微之所以跟著關勁過來,就是聽關勁說,宗景灝要這塊地皮的合同。

    這塊地皮位于淺水灣,依山傍水,是個好地方,規劃旅游度假是個好項目,所以想要的人也多。

    只是這塊地皮前兩年競標的時候,萬越集團中的標,雖手握開發權,但是萬越并不想開發這塊地,于是決定拍賣。

    但是忽然宗景灝要這塊地皮的合同,讓她有些擔心了。

    畢竟之前林國安去公司表明想要這塊地皮,當時宗景沒給面子,連人都沒見。

    林辛言可是林國安的女兒,她怕,steesbook怕宗景灝會因為林辛言而將這塊地皮給林氏。

    她不是在意這塊地皮,而是在意宗景灝對林辛言的態度

    “這塊地不是決定要拍賣的嗎”白竹微貌似無意的問。

    她雖然問的自然,但是宗景灝怎么會連這么低級的試探都會看不出來

    但是未曾戳穿,也不曾說透,而是伸手摟住她的肩膀,“竹微,你什么時候變了”

    白竹微的神色一頓,什么意思

    “我,我哪里變了”白竹微不明所以。

    宗景灝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以前你不會問這種問題。”

    對上他的眼睛,白竹微愣了愣,他眼底的冰冷,是她從未見過的。

    心情不由得緊張起來,“我”

    忽然她一改往日的乖巧懂事與端莊,有些失控,“我怕,因為我害怕”

    她掙出宗景灝的懷抱,雙手捂著臉,痛苦哽咽,“我怕你會把這塊地皮給林小姐,我怕你會因為她是你的妻子,而愛上她,我怕,我怕你不要我了”

    說著白竹微痛哭起來,樣子傷心極了

    這是宗景灝從未見過的樣子。

    他雙目合攏,眉心緊皺,表情是復雜的,復雜到沒人看的透。

    良久,白竹微由哭泣轉變成抽泣。

    她知道,該隱忍時要隱忍,但是有時候也需要用眼淚和委屈去栓男人的心。

    宗景灝睜開眼睛,情緒平復。

    伸手將她重新摟進懷里,“這么委屈嗎”

    白竹微依在她的懷里,抽泣著,“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宗景灝嘆了口氣,“不會。”

    她可能有點小心思,小算計,并不是表面這般純粹。

    可是她跟了自己多年不假。

    他不愿意去深究。

    屋內。

    林辛言被手機鈴聲吵醒。

    是何瑞澤給她發信息,一張照片,正面是她所住的那個小區的令居,從照片來看,似乎在和女人說話。

    這個背影

    林辛言看著有些熟,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就在她糾結這個背影是誰時,胃里一陣翻滾,“唔”

    她起來跑出臥室,鉆進洗手間。

    趴在洗手池邊干嘔。

    客廳,關勁愣了一下,林辛言出來的太突然。

    而且她洗手間沒關門,趴在哪里吐的樣子似乎很難受。

    “林小姐是懷孕了。”白竹微看著嘔吐不止的林辛言。

    她以為宗景灝不知道,故意說出來。

    “應該是那天,和她摟在一起的那個男人的。”白竹微故意給林辛言肚子里的孩子安排了父親。

    這樣,宗景灝只會厭惡她。

    關勁則是驚掉了下巴,宗景灝娶的女人,肚子里是揣著別的男人的種的

    那豈不是,娶了她,頭頂就是一片大草原

    他悄悄的抬頭,觀察宗景灝的表情。

    本以為會有憤怒,惱火,可是沒有,出奇的平靜。

    就連白竹微都覺得不可以思議。

    他不生氣,不討厭她嗎

    “啊灝”

    宗景灝仰靠到沙發上,樣子明顯是不想聽她說什么。

    白竹微只能閉口。

    雖然很想吐,但是每次也吐不出什么,都是干嘔。

    那陣惡心過后,林辛言漱了漱口,從洗手間走出來,才發現客廳坐著的有人,看到依在宗景灝懷里的白竹微,她并不想去打擾,轉身進屋。

    可是腦子里忽然閃現一道光,白竹微。

    她轉身,看著白竹微,又看看手機里的那張照片,栗色的卷發,差不多的身高。

    她的眸子猛的一縮,那個收買令居的女人,是她

    想到她陷害自己推她的事情,林辛言瞬間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一定是覺得自己嫁給了宗景灝,搶了她的位置,所以懷恨在心。

    才會收買令居,故意中傷她,害的媽媽因為這件事,患上了精神病

    越想,林辛言心口的疼痛,翻滾的越厲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