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章,倒是小瞧了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章,倒是小瞧了你

    林辛言就這么站在門口,盯著白竹微。

    白竹微被她看的心里發毛,往她手里的手機屏幕撇了一眼,離的遠,并沒有看見手機里是什么,而且又是carashippo在宗景灝跟前,她也不好發作,只是淡淡的問,“林小姐,為何這么看著我”

    林辛言的思緒被白竹微的聲音拉來,剛剛她有一瞬間的沖動,當著宗景灝的面前去質問她。

    可是,冷靜下來,她并沒有那么做。

    白竹微是宗景灝愛的女人,就算做了什么,宗景灝又怎么會為了她這么一個契約婚姻的妻子,而去懲罰他愛的女人

    她緊緊的攥著掌心的手機,良久才平復情緒。

    回以白竹微一個笑容,“我只是覺得白小姐長的太漂亮,所以看愣了,白小姐不會在意吧”

    說著,林辛言朝他們走了過來,目光觸及到茶幾上的文件,她伸手拿了起來,是淺水灣轉讓的合同。

    她抬起眼眸,看著宗景灝,笑問,“是給我的嗎”

    從始至終都沒有情緒波動的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

    白竹微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這,這竟然真的是給林辛言的

    為什么

    白竹微不理解

    林辛言抬頭看了一眼白竹微,明明惱火,依舊在忍耐的樣子,心里不由的冷笑,“白小姐,我是宗先生的妻子,給我點東西,不算什么吧”

    白竹微氣的發抖,這個死女人,真有臉

    竟然自稱是宗景灝的妻子,憑她也配

    不是在宗景灝面前,白竹微一定要給她一巴掌

    “那是當然。”白竹微低下頭,眼淚悄悄的往下掉,無聲的訴說著自己的委屈,“林小姐,才是正兒八經的主子,我算個什么東西呢”

    “你是宗總喜歡的女人,你跟著他那么多年,還何必這么糟踐自己”關勁抬起眼眸看了一眼林辛言,沒想到這個女人,不但私生活不檢點,還臉皮厚。

    明明交易婚姻,還把自己真當主人了

    但是她的確是宗景灝的妻子,即使心理對她不滿,也不敢公開不尊重,故意配合白竹微,針對她。

    林辛言依舊云淡風輕的模樣,似乎像是沒聽到他們言語里的譏諷與排擠,笑著,“白小姐,既然也承認我的身份,那麻煩,你讓一讓位置。”

    頃刻間,空氣凝結了幾秒。

    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未曾言語的宗景灝。

    這個身份,他承不承認

    承認了,白竹微算什么

    宗景灝的臉色,在浮光掠影中,忽明忽暗,璀璨的盞盞華燈,遮不住他霎時蒙上的陰鷙,“你什么身份”

    莫名的危險氣息逼近,林辛言強撐著,對視著他的眼睛,“我們是夫妻關系,哪怕一個小時,也是夫妻,婚姻期間,我要求坐在你身邊有錯嗎”

    林辛言拿他的話堵他。

    她被欺負了很久,若是她自己受了委屈,也無所謂

    可是白竹微,竟然利用莊子衿,讓她患上精神病,這點她無法容忍

    既然白竹微怕她和宗景灝走的近,那么,她偏要離他近。

    還要當著她的面

    莊子衿是她唯一的親人了,也是她不可觸碰的底線,“白小姐,雖然你和我老公關系匪淺,但是現在,我們還沒離婚,還請白小姐自重”

    白竹微看向宗景灝,而他的目光此刻,正盯著這個伶牙俐齒的女人

    這個女人,變臉當真快。

    之前明明是受傷無助的模樣,這一刻又是這般咄咄逼人。

    她到底是個怎么樣的女人

    宗景灝的態度讓人捉摸不透,就連跟著他的關勁也看不懂了,但是他明白,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她們兩個同時在這里。

    關勁雖然沒把整件事情看通透,但是他的確是有聰明之處的,就比如現在。

    他站起來,拍了一下白竹微的肩膀,“走吧。”

    白竹微不甘心。

    她想看看自己在宗景灝心目中的位置。

    可是,萬一宗景灝選了林辛言,她就真的完蛋了,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沒了,宗景灝不愛她,她很清楚。

    宗景灝對她的好,不過是那一夜的情分,和這么多年跟著他的情意。

    沒有喜歡和愛情。

    她不能賭。

    她輸不起

    “我不會讓啊灝難做,你贏了。”白竹微最后又刷了一波好感才走。

    她zixkuangye不是認輸,只是不愿意宗景灝左右為難。

    她善良,識大體。

    很快,房間安靜下來。

    靜的就連輕微的呼吸聲,都可清楚的聽見。

    這種氣氛足足維持了三分鐘,林辛言背上出了一層冷汗,良久,她才找聲會音,“我先回房間。”

    她剛剛會如此,也不過是因為白竹微。

    現在她走了,自己也沒必要繼續留下來。

    她剛抬起腳步,就被宗景灝拽住手腕,手臂用力一扯,林辛言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抹弧度,半轉著,跌落一個懷抱。

    她本能的反抗,卻被抓住手腕桎梏住,使她動彈不得。

    “你干什么”林辛言心慌的厲害。

    呵呵。

    “干什么剛剛還不是很伶牙俐齒”宗景灝扼制住她的下顎,“倒是我小瞧了你。”

    如果不是白竹微,她又何嘗愿意招惹他

    她是吃過苦的人,從十歲,到十八,她長的不止是年齡,還有心智。

    如果她軟,別人只會認為她好欺負,所以她不能在想要害她的人面前軟。

    她有媽媽要保護,肚子里的寶寶也要她守護。

    她要堅強,要勇敢。

    林辛言不在動,閉上眼睛不去看,不去聽。

    宗景灝何時被人這般對待過,這個女人

    “林”

    林辛言穿著白色的t恤,圓形的領口,此刻半傾在他懷里的姿勢,胸前的風光竟若隱若現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她雖瘦,可是xiong部發育的還不錯,只是這樣半遮半擋的情況下,都依稀可以看到兩個白嫩的饅頭,圓潤,挺翹。

    胸口隨著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竟有幾分誘人的味道。

    有股無名的邪火,在他的血液里亂竄,最后都集中下腹。

    林辛言久久等不到宗景灝的聲音,卷翹的睫毛微微扇動,慢慢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他似隱忍,又似強裝鎮定的臉。

    他的目光

    林辛言順著他的目光,往下

    被人窺探的憤怒,激發出了潛藏在骨子里的力量,林辛言猛的推開他。

    宗景灝被推的猝不及防,半躺在沙發上,樣子好不狼狽

    林辛言捂著胸口,“iuang”

    她慌亂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想要快點離開這里,可能是她太過慌亂,沒注意腳下,拌到了宗景灝的腿,整個人朝著宗景灝的那邊趴了下去

    “啊”

    宗景灝來不及閃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