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章,心悅我孩子的父親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章,心悅我孩子的父親

    宗景灝來不及閃躲,眼睜睜的看著林辛言撲倒在他的身上。

    宗景灝也在剛剛的接觸中,思緒混沌了片刻,才緩緩的抬著眼眸看著她,“我是iuang,你是什么”

    不等林辛言說話,他慢條斯理的坐起來,故意整了整領口,指尖劃過剛剛林辛言親到的地方,笑著高深莫測,“我們是夫妻,你想親,可以直說,我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林辛言憋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誰要親他了

    剛剛是意外

    “我才不會想親你”林辛言扭頭就走,想要快點離開客廳。

    宗景灝坐在沙發生沒動,莫名被她那句,我才不會想親你,觸怒了,諷刺道,“那你想親誰”

    他冷嗤一聲,“那個讓你懷孕的男人”

    恐懼,羞辱,瞬間被人撕開,鮮血淋漓。

    她不愿意去提及自己肚子的孩子是怎么來的。

    這樣被宗景灝冷不丁的說出來,她只覺得心口悶疼的厲害。

    明明心都要碎了,還是要逞強,“當然我當然心悅我孩子的父親。”

    真好,這個女人真是好樣的

    “林小姐沒忘,欠我一件事情吧”宗景灝站起身,他彈了彈并沒有灰塵的衣擺,不緊不慢的抬起頭,看著僵硬在臥室門口的林辛言,“我需要一個翻譯,從明天起,來公司上班。”

    她拿了那份地皮合同,他肯定會有要求的。

    這樣也好,還了這個人情就不欠他了。

    “15858513883好。”她應了一聲,然后推開房門進屋。

    想到剛剛事情,她臉上的溫熱又升了幾個刻度。

    她為了避免不和宗景灝撞見,一直沒出屋,直到于媽來叫她吃飯,她才開門走出來。

    宗景灝已經在餐廳,于媽把飯菜端上桌。

    林辛言走過來坐下悶頭吃飯,眼睛也不亂看。

    餐桌上的氣氛一時很微妙。

    于媽看不慣他們,明明是夫妻,搞得像陌生人一樣,她將端上來一碟油綠的西藍花,放到林辛言跟前,“這個少爺愛吃。”

    宗景灝的口味比較清淡,喜歡食素,這個一直照顧他的于媽最清楚。

    林辛言愣了一下,沒弄清楚,于媽是什么意思。

    心想,既然他愛吃,就放到他跟前啊。

    于媽給她使眼色,讓她給宗景灝夾菜,林辛言看了好大一會才明白于媽的意思。

    這會兒的時間估摸著于媽的眼都使的抽筋了。

    林辛言無奈夾了一塊西藍花,放進宗景灝的碗里。

    宗景灝抬起眼眸,林辛言笑笑,她也沒轍于媽太熱心腸。

    撮合之意太明顯。

    宗景灝慢條斯理夾起那塊西藍花,蔥油油的嫩綠,映的他瞳孔意氣風發,“于媽最了解我的口味。”

    于媽笑著,“以后少奶奶也會了解的,她剛進門,還不熟悉。”

    于媽改了口,以前稱她林小姐,雖然對她之前夜不歸宿不滿,但是她是夫人親自為少爺選定的人。

    自然希望他們好,不辜負過世的夫人。

    林辛言差點被于媽那句少奶奶閃了舌頭,她把頭埋的更低了,扒完碗里的飯,連口水都沒喝,“我吃好了,你們慢慢吃。”

    說完便跑回了房間。

    “她這是怎么了”于媽有些反應不過來。

    宗景灝盯著那抹慌張的背影,眼角噙著笑,唇也微揚,正氣中透著一抹不羈的好看,“大概是不適應于媽的撮合吧。”

    于媽嘆了口氣,“我還不是為你好。”

    說完轉身走開。

    寬大的餐廳就只剩下宗景灝,屋頂蔓延下來的水晶燈,泛著一圈一圈的光,把他籠罩,他又加了一塊西藍花放進嘴里,慢慢的嚼

    隔日。

    宗景灝去公司以后,林辛言也跟著出去了,答應到公司上班,那么餐廳的工作就要辭掉,她得去一趟餐廳。

    在玄關換鞋時,于媽走過來,“要出去”

    林辛言點了點頭。

    “早點回來,別在外面過夜,你是結過婚的人了。”于媽提醒。

    “嗯。”林辛言穿好鞋子出門。

    走到路口打車去餐廳。

    這地方沒有公交車可以坐。

    林辛言剛上班就請假,現在又來辭職,經理有些不高興,“你不想上班當時為什么要來應聘這不是耽擱我們的事情嗎”

    林辛言也感到非常抱歉,“對不起,實在不好意思。”

    經理沉著臉,剛想松口,領班走過來,說現在忙不過來。

    經理看向林辛言,“你先幫下忙,等空了,你就走吧。”

    “好。”出于職業道德,林辛言應下來。

    林辛言去換了工作服,今天似乎是挺忙的。

    “這tzhxkj些是送到88號包間的。”林辛言端菜的時候,廚師交代。

    林辛言應了一聲,把精致的菜色放到托盤里,送去包間。

    她單手捧著托盤,另一只手推開包間的門,敞亮,寬闊,又極具私密性,紅木的圓桌,前面只坐兩個人,而且其中一個人她認識,宗景灝。

    看到對方都是一愣。

    唐澈匯豐銀行的行長,似乎在和宗景灝說著什么,有人進來停止了談話。

    林辛言低著頭,走進來把托盤里的菜端到桌子上。

    “蘭桂苑的女服務員,越來越嫩了。”唐澈臉上浮著笑,目光上下打量林辛言。

    林辛言內心反感的要命,拿著托盤剛想走,被唐澈拉住手腕,看著宗景灝笑瞇瞇的道,“讓她留下來給我們倒酒。”

    宗景灝臉上的笑容慢慢凝固,藏在嚴肅陰郁的皮囊下,“唐行長知道我們談的是什么嗎”

    他抬起眼眸,目光淺淡掠過林辛言的臉孔,“這里不需要你。”

    林辛言拿著托盤趕緊走開。

    站在宗景灝身后的關勁皺了皺眉,對于林辛言的出現十分不喜,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要是讓人知道,她和宗景灝的關系,別人得怎么在背后嚼舌根子,亂造謠

    宗景灝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對于林辛言的不喜又多了幾分。

    “這蘭桂苑越來越會做生意了,菜的味道好,就連服務員都挑的有特色,剛剛那個,那皮膚白的跟白玉似的,小腰我估摸著一把也能握住”

    “唐行長我給你倒酒。”關勁上來及時打斷他。

    唐澈才發現宗景灝沉下的臉色,忙陪笑,“剛剛跑題了。”

    林辛言走出包間長長的吁了口氣,怎么也沒想到,這早上才剛分開沒多久,這就又見面。

    最忙的那波過去,經理準許她走,她換下衣服,剛走出來,就看見關勁站在門口。

    而且他的臉色不怎么好。

    他冷冷的瞧了她一眼,“宗總在等你,走吧。”

    林辛言跟著他往外走。

    “媽我看上了香奈兒的一件裙子,等吃好飯,你帶我去買好不好”林雨涵挽著沈秀清朝這邊走來。

    “好,我的女兒自然要穿最好的。”母女兩個說說笑笑的走過來。

    看樣子也是來蘭桂苑吃飯的。

    林辛言看到她們母女時,腳步一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