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章,充滿矛盾的女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章,充滿矛盾的女人

    宗景灝橫他一眼,“我的事兒,少打聽。”

    關勁狗腿的笑笑,“我這不是好奇嘛,白小姐跟著您時間久,我倒是覺得白小姐更合適些。nzty”

    “關勁。”宗景灝語氣放的緩,莫名的一股逼攝席卷,關勁打了個冷顫,剛想解釋,就對上了他那雙似笑非笑的眼,“對我的私事,這么感興趣,要不要坐下來,我們好好說”

    關勁脊背直冒冷汗,悻悻的賠笑,“不敢。”

    這時電梯停下來,關勁連忙往后退了一步,趕緊拉開和他的距離。

    宗景灝淡淡的看他一眼,邁步走下電梯。

    似乎知道宗景灝這個時候回來,白竹微正拿著文件站在門口等著,看見宗景灝走下來,她立刻走了過來,“這份文件需要你簽字。”

    對于昨天的事兒,她只字未提。

    無理取鬧只會讓他反感。

    乖巧懂事,才是插在男人心坎上的一柄軟劍。

    宗景灝接過文件,在簽字處撩撩幾筆,將文件夾遞給她的時候,說道,“晚上,我們一起吃飯。”

    是補償嗎

    白竹微笑著說,“好。”

    “位置你定,定你喜歡的。”對于這個女人,他有責任。

    白竹微跟在他的身后邊走邊匯報接下來的行程。

    到了辦公室門口,白竹微合上行程表,問,“你要喝點什么嗎”

    “給我杯咖啡。”說完他進了辦公室。

    白竹微去茶水間泡咖啡隔著玻璃看見,人事部新上任經理,帶著林辛言朝這邊走來,她的神色一緊,林辛言怎么會在這里

    她放下手中的咖啡壺走出來,擋住經理的去路,看著林辛言,“你來這里干什么”

    她的眼里是防備,是震驚,似乎沒想到林辛言會出現在公司。

    林辛言笑笑,“我是翻譯。”

    白竹微的手遽然攥緊,死死的瞪著她,那天她走了之后,林辛言gouy宗景灝了

    不然她怎么能進公司

    林辛言附身過來,對她耳語,“我老公啊,時時刻刻都想看見我,所以要我來上班,這樣他就可以經常看見我了。”

    “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白竹微惱怒的盯著她,“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啊會看上你你也不照照鏡子”

    雖然憤怒至極,但是僅剩的理智告訴她,不能跌口說出她和宗景灝的關系。

    現在整個公司上下,都知道她才是宗景灝會娶的女人。

    看到白竹微跳腳,林辛言冷笑。

    從她刺激了莊子衿患上精神病,她們注定不能和平相處

    很快白竹微理智回籠,這里是她的地盤,想要玩死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

    白竹微的目光不經意的略過她的肚子,這個孩子她絕不能生下來。

    “白秘書認識林小姐嗎”人事部經理,已經看出兩人好似有恩怨,但是不會貿然說什么,而是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在這樣的集團工作,個個都聰明,沒有傻子。

    白竹微臉上揚起慣有的笑容,輕描淡寫道,“見過,既然是新來的翻譯,把人交給我吧,我來安排。”

    “那自然好。”經理笑著。

    經理走后,白竹微故意晾著林辛言,回到茶水間泡咖啡。

    林辛言皺著眉,這個女人怎么會這么幼稚

    這樣就能怎么她嗎

    “白小姐,如果你忙,我就去我老公辦公室,讓他”

    “閉嘴”白竹微好不容調整好的情緒,又被她那一句老公給惹惱了。

    這個女人怎么不去死

    林辛言笑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白小姐,是你先招惹我的”

    她,她知道了

    知道了多少

    不,不,她不可能知道,唯一知道的那個婦人都死了,她怎么會知道

    她安耐住心中的不安,平靜道,“我不知道,林小姐在說什么。”

    “茗宛小區,白小姐沒去過”林辛言盯著她的臉問。

    白竹微愣了一下,原來她指的是這件事情。

    沒想到她這么快就知道了。

    不是那件事就行。

    即使這樣,她也不會承認,揣著明白裝糊涂,“茗宛小區,林小姐的住處嗎”

    林辛言冷笑一下,沒和她扯,大家心知肚明,“我在哪個位置”

    白竹微指著最靠里的一個位置,“那兒。”

    林辛言故意氣她,“就算把我安排在犄角旮旯里,我們依舊住在一個屋檐下。”

    說完朝著那個位置走去。

    萬越在a國開發的新項目項目,來往國內的文件不少,沒有找到翻譯的時候,都積壓下來。

    白竹微都拿給她,不給她喘息的時間,要求她兩天必須翻譯完。

    到了下班的時候,林辛言還埋在眾多翻譯文件中。

    宗景灝走出辦公室,白竹微已經換掉身上,上班時穿的正裝,一襲白色的長裙,栗色的頭發,精致的妝容,美艷,端莊。

    她迎上來,挽住宗景灝的手臂,“我訂了,梵空的位置,我記得你喜歡那里的菜。”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并沒有什么興致。

    目光不經意的瞥到角落里的林辛言,眉梢輕挑。

    白竹微連忙解釋,“就那一個空位置了,只好委屈她在那里了。”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我有私心。”

    就算她不說,宗景灝也會看出她的用心。

    不如就承認。

    自己不喜歡她。

    她低著腦袋,“我是不是特別小心眼”

    她都這么坦然了,他能說什么呢

    “走吧。”他從容平靜,絲毫波瀾不起。

    別說關勁看不明白他,他自己也看不明白自己對林辛言的心思,討厭她,同情她,還想探知她,她的哭,她的笑,這里面究竟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就是這么一個充滿矛盾的女人,引起了他的興趣。

    宗景灝沒有生氣,也沒有替她說話,白竹微心里好受些,想必林辛言在宗景灝心里并沒有什么位置。

    可能只是看在他過世的母親的份上。

    畢竟這門婚事,是他母親為他定下來的。

    這么一想白竹微心里好受些了。

    林辛言看見了白竹微挽著宗景灝離開,只是裝的沒看見而已。

    直到電梯的門關上,林辛言才抬起頭,他們還真恩愛。

    她不明白宗景灝喜歡白竹微什么,看著簡單,實則心思深沉。

    只是這些關她什么事情呢

    她低頭苦笑。

    快到12點,林辛言才下班回家。

    這個時間段,整棟大樓里幾乎沒了人,就連路上的車子都比白天少很多,洗去白天的喧鬧,顯得清靜了幾分。

    她站在路邊等車子,沒過多久不遠處就來了一輛出租車。

    她招手。

    車子停在她身旁,她拉開后座的車門,對司機說道,“同福路138號。”

    司機師傅啟動車子。

    林辛言看著窗外快速劃過的風景,半瞌著眼眸,有些困了,她搖了搖頭,讓自己有些精神。

    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車子開的方向不對,“師傅,我去同福路138號。”

    司機回頭看她一眼,笑著說,“我常年開出租車,知道有近的路線。”

    林辛言點了點頭,畢竟她對那一片確實不熟。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車子還沒有開到地方,按照正常路線都已經該到了,司機走的還是近路線,林辛言發覺了不對勁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