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章,寶寶你要堅強點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章,寶寶你要堅強點

    林辛言穩住心神,“司機師傅,麻煩你回去,我有東西忘在公司須要拿。”

    司機裝作沒聽見。

    林辛言提高了聲音,“麻煩你停一下”

    司機加快了速度,一改之前的溫和,冷冷的道,“還沒到地方。”

    那一刻,林辛言呼吸急促的不能控制僅剩的理智告訴她,現在不可以慌,她的手悄悄的挪到腿邊,試圖拿出手機求救。

    司機看她出的意圖,猛的急剎車,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林辛言剛掏出來的手機從手中脫落。

    “你,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林辛言強行壓下內心的驚慌與害怕。

    司機把油門幾乎踩到底,從后視鏡中看了一眼她,“小姐是得罪人了吧我只是拿人錢財為人辦事。”

    她的心怦怦跳起來,雙手微微顫抖,是誰要害她

    白竹微嗎

    “我也給你錢”林辛言試圖和他天條件。

    司機看了她一眼,那一身廉價的衣服,不像有錢的樣子。

    司機不相信她。

    眼看這地方越來越偏,林辛言的心一橫,如果跳車她還能尋得一線生機,如果真被他帶著,后果不敢設想。

    她反復的攥著雙手,最后下定決心摳開保險鎖,拉開車門

    司機撇她一眼,“跳下去,不死也會脫層皮,你逃不掉”

    就算逃不掉,她也不能坐在車里,任由司機帶自己走,那樣才是死路一條

    她也怕,可是她沒有選擇。

    她伸手摸摸肚子,“寶寶你要堅強點。”

    風呼呼的刮,亂了她的頭發,卻堅定了心。

    她用盡勇氣,跳了下去。

    車速太快,她下來時雙膝跪地,趴在地上,頓時,火辣辣的痛感竄上膝蓋,血液仿佛被疼痛涌了出來。

    她顧不得看,爬起來就跑。

    司機真沒想到,她竟然真的敢跳,停下車子下來去追她。

    林辛言瘸著腿跑不快,每次跨步,都要經受劇痛。

    她強忍著,因為她知道,停下來她就死定了

    “站住”司機眼看就要追上來。

    她只是用盡力氣拼命的跑。

    拼命的跑。

    不遠處的林子中,有光亮,或許是有人,現在她只有求助別人才能有救。

    她鉆進林子中,朝著亮光跑去,邊跑邊大喊救命,希望可以引起人的注意。

    司機健壯,林辛言又受了傷,被司機抓住,“別想逃走”

    司機拖著她往路上走,試圖重新把她塞進車。

    林辛言翻身咬住他的胳膊,司機慘叫一聲,一巴掌扇到她的臉上,“臭婊子,敢咬我”

    林辛言不松,嘴里有血腥味,司機吃痛手上的力道松了,她趁機掙開,比之前跑的更加的快了。

    “站住”司機再次追上去,腳下伴到了什么摔倒了,林辛言得到逃走的時間。

    跑近,她才發現,亮光是一棟別墅。

    她跑去用力的敲著大門,“有人嗎,救救我”

    大門被她敲的咚咚作響。

    這時司機追了上來,盯著無路可走的林辛言,“跑,你還跑啊,我看你能跑那去”

    林辛言不管,加大了力度,“有沒有人”

    這次她求救的話還沒喊出來,大門緩緩拉開,一道清瘦的身形邁出來,他逆著光,林辛言沒白灼的光,刺的睜不開眼睛,瞇了瞇眼眸,“救救我。”

    她的話音剛落,雙腿就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恍惚中,她看到那道清瘦的身影撲過來接住了她。

    “言言。”何瑞澤擔憂的喚她。

    林辛言艱難的扯著笑,竟然是何瑞澤,“哥”

    司機一看不對勁,明顯認識,轉身就跑。

    何瑞澤看了一眼跑走的司機,沒去追,現在林辛言重要。

    他抱著林辛言進屋,在亮光下,才看清楚她的雙膝血肉模糊,都是血。

    “怎么弄得”他關切的問。

    林辛言說不出話來,這會兒放松下來,疼痛讓她失了力氣。

    何瑞澤把她放到沙發上,“我去拿醫藥箱,給你清理下傷口,看看嚴不嚴重。”

    “瑞澤,她是誰”婦人挽著高發髻,穿著套裝,手指上戴著碩大的翡翠戒指,雍容華貴。

    此刻正是打量的目光,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林辛言。

    林辛言亦是看著婦人,看著穿著氣質,不是普通家庭的人。

    這里

    屋內歐式的裝修,屋頂一盞水晶大吊燈,泛著白熒熒的光,將整個客廳都照的透亮,無一處不透著奢華。

    這里是何瑞澤的住處

    他,他也是有錢人

    何瑞澤沒回答婦人的話,而是到柜子里拿出醫藥箱,放在桌子上,打開,然后蹲在林辛言跟前,“消毒水碰到傷口,可能會痛,你忍著點。”

    林辛言點了點頭。

    婦人似乎不悅何瑞澤的態度,“琳琳已經丟了,這么多年過去了,你到底要懲罰自己多久”

    何瑞澤不愿意聽她說這些,“媽你回去吧。”

    “瑞澤”

    “媽。”何瑞澤加重了語氣,他看著婦人,“過去的事情我不想提,這次回來,我不會再回去。”

    夏珍渝喜出望外,這些年,他獨自一個人在國外,不告訴家里人他在哪個國家,只會一年定期寄回來一封信,說明自己還活著,是平安的。

    這么多年的牽腸掛肚,只為他能回來。

    如今他終于走出琳琳丟失的事實,愿意回國,她很欣慰。

    夏珍渝擔心他還走,希望他能長期留在國內。

    她想兒子最好能在國內結婚,有了牽絆,她才放心他不會走。

    但是何瑞澤很排斥,也不敢把他逼的太緊,“好,我不打擾你。”

    夏珍渝拎著包,朝著門口走去,到門口時,她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林辛言。

    何瑞澤正小心翼翼的給她清理傷口,他低著眼眸,眼底藏著無法言喻的情愫。

    這么多年,他一直自責當年琳琳的事,這次忽然回來

    她的目光在林辛言臉上停留兩秒,恐怕和這個女孩有關系吧。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這些豪門中,她沒見過這個女孩。

    林辛言似乎感覺到那抹探究的目光,轉頭就看見夏珍渝看著自己,扯著一抹笑,“伯母。”

    從她和何瑞澤的對話中,林辛言知道了她的身份,何瑞澤的母親。

    夏珍渝微微點頭,亦是回應,扭頭朝著門外走去。

    林辛言低著頭,看著給自己沾血漬的何瑞澤,“哥,沒想到你是有錢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