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章,別對我這么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章,別對我這么好

    何瑞澤的手微頓了一下,錢并不能讓他開心。

    林辛言張了張嘴,幾番欲言又止,始終沒問出口,剛剛她母親嘴里的琳琳,是他的女人朋友嗎

    但是何瑞澤似乎不大喜歡別人提起這個話題。

    所以就沒問出口。

    何瑞澤抬頭,發現她的臉上有五個手指印,眉心蹙起,心疼的問,“這次又是誰”

    林辛言不知道,但是她猜測是白竹微。

    因為自己對她的威脅似乎最大,她很怕自己和宗景灝走的近。

    “我沒有證據。”憑空猜測,終究不是答案。

    何瑞澤伸手摸她的臉,林辛言本能的往后撤了一下,他的手落了空,心里有幾分失落,面上卻佯裝生氣,“怎么,哥哥摸一下都不行”

    其實林辛言不是故意躲,只是對異性的碰觸,本iandong88能的有些抵觸。

    何瑞澤順了一下她的頭發,“言言害羞了。”轉而他的臉色又沉了下來,“你膝蓋上的傷”

    雖說沒傷到骨頭,但是皮肉傷的不輕。

    “你忍著點。”剛剛他只是清理了傷口,現在要包扎,上藥可能會很痛。

    林辛言點了點頭,何瑞澤給她清理傷口的時候就很痛,她只是咬牙忍著。

    因為她很早就知道,有些痛沒有人可以代替。

    沒有人會心疼

    她只能自己堅強起來

    “嗯。”她抿著唇。

    何瑞澤看了她兩秒,故意逗她笑,“要是忍不住,我的手借你咬。”

    林辛言配合的yfzdh笑了笑,心里卻異常的沉重,這次白竹微沒得逞,會不會憋著后手

    忽然,她發現自己什么也沒有。

    怎么去抗衡

    何瑞澤低著頭給她上藥,沒注意到她臉上的表情,怕她痛,故意和她說話,“這藥,不會影響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要擔心。”

    林辛言點頭。

    何瑞澤想的很周到。

    她的手撫上小腹,這恐怕是她最新欣慰的事了。

    孩子沒事。

    她沒有腹痛的現象,沒有不適。

    她的孩子也是個勇敢,堅強的寶寶。

    “今晚在這里休息吧。”何瑞澤給她包扎好傷口,抬頭,才發現她額頭出了很多汗,“需要我干什么,就說,我是你哥哥。”

    林辛言點了點頭,現在她得先查清楚是不是白竹微。

    她在公司工作,剛好和白竹微離的近,方便她探查。

    何瑞澤站起來,去接了盆涼水,給她擦汗,冷敷臉。

    “你得罪的是什么人”竟然下手這么狠。

    林辛言想了想,還是說道,“我沒用證據,不過我猜測應該是白竹微,宗景灝的女朋友,似乎是因為我嫁給了宗景灝,對我懷恨在心。”

    何瑞澤一想到她和宗景灝是夫妻關系心里就悶悶的,好在只有一個月,“以后我照顧你。”

    等到她和宗景灝解除婚姻關系,他就表白心意。

    以后由他來照顧她。

    不讓她再受傷害。

    林辛言沒聽清楚,淡淡的嗯了一聲。

    這一夜林辛言沒有回去,在這里過的夜,一方面對這里陌生,另一方面因為今天的驚心動魄,而無法安心入眠,很早就起來。

    何瑞澤很體貼,給她買了新衣服,她身上的已經沒法穿了。

    “是裙子,你的腿不適合穿褲子。”何瑞澤將衣服遞給她。

    穿褲子會磨蹭到傷口。

    裙子長款的,剛好可以遮住膝蓋。

    除了媽媽,恐怕就何瑞澤對她最好了,這種好,讓她很有壓力,她不知道怎么回報。

    “能不對我這么好嗎”她的聲音啞了。

    何瑞澤故作輕松的笑了笑,“傻瓜,你叫我哥,我照顧你不是應該的嗎客氣什么”

    說著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都做媽媽的人了,還要哭鼻子給我看嗎”

    林辛言吸了吸鼻子,對他笑笑,拿著衣服進房間,脫掉身上的浴袍,換上衣服。

    吃過早飯何瑞澤送她回去。

    “去金色港灣。”還有時間,她得去一趟林家,現在她手里有宗景灝給她淺水灣的地皮,就有了和林國安交換的籌碼。

    她得先拿回那些東西,只有,有了錢她才有籌碼和那些想要害她的人,對抗。

    雖然不多,但是至少解她的燃眉之急。

    還有欠何瑞澤的錢。

    雖然他說不用還,但是她不能不還。

    何瑞澤調轉了車頭,朝著金色港灣開去。

    很快車子停下來。

    林辛言下車,雖然可以走路,但是走路的時候膝蓋會很痛,她忍著疼痛,朝著院內走去。

    屋內,傭人在做早飯,他們似乎還沒起床。

    “要不要我去叫”51hao

    “不用。”林辛言打斷傭人的話。

    曾經她也在這里生活過,上次匆匆來一趟,都沒去看看自己以前住的房間,雖說這里的回憶并不美好,可是終究是她小時候生活的地方。

    總是有些感情。

    她上了二樓,想要去開自己曾經住的房間,卻發現里面有聲音,她輕輕的推開門,發現這里已經被林雨涵霸占了。

    林雨涵躺在床上,沈秀情坐在床邊似乎有些失望,“沒想到讓她給逃了。”

    “什么”林雨涵猛的從床上坐起來,“怎么會讓她逃了”

    沈秀情沉著臉,“是我太大意了,以為她一個女孩找一個男人就能對付,誰知道那個男人那么沒用,竟然連個女人也抓不住”

    林雨涵氣的大叫,“不把她毀了,怎么讓宗景灝厭惡她,然后和她離婚不離婚,我怎么有機會”

    沈秀情捂住女兒的嘴,“你小點聲,別讓你爸聽見了。”

    林雨涵聲音小了些,“我生氣啊”

    “我不生氣嗎”沈秀情的面目猙獰,“讓她得了宗景灝的喜歡,她仗著宗家的勢來和我們算舊賬,到時候我們就完蛋了。”

    “所以現在我們必須除掉她”林雨涵狠狠的道。

    沈秀情要慎重的多,“這次沒得逞,恐怕她起了防備之心,再想搞她,肯定有點難”

    “你”林雨涵看到站在門口的人,從床上跳了下來,指著站在門口的林辛言,厲聲,“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林辛言以為害自己的是白竹微,沒想到竟然是沈秀情和林雨涵。

    沈秀情看見她也是一驚,“你說什么時候上來的聽到了什么”

    林辛言冷笑,她搶了媽媽的丈夫,占著她的爸爸,用著她媽媽的嫁妝,她也只是想要回媽媽和她的東西。

    卻沒想到,她竟然想要害她

    呵呵。

    怕她得宗家的勢嗎

    “聽到了什么”林辛言盯著沈秀情,冷笑了兩聲,“該知道的,一字不落的都聽完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