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章,狐假虎威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章,狐假虎威

    林辛沒想到,他們害自己的理由,有一條竟然是怕自己利用宗景灝的勢力對付她們。

    她之前的確沒想過,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她們害的豈是她自己,更威脅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原來她的退讓,在她們眼里是軟弱好欺負

    “你聽到了又怎么樣”既然瞞cana不住,沈秀情也不在裝。

    “就是,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不過是被爸爸丟棄的”

    “大清早的你們吵吵你怎么來了”林國安本想呵斥,看到林辛言也在,話音轉了個彎。

    林辛言看了一眼沈秀情和林雨涵,最后目光才落在林國安身上,“你不是要淺水灣的地皮嗎”

    林國安一愣,“你拿到了”

    同時沈秀情和林雨涵也是目光灼灼的瞪著她。

    似乎震驚,宗景灝真的對她不錯。

    不然不會把淺水灣的地皮合同都給她。

    林辛言將他們的表情盡收眼底,宗景灝這張虎皮,今天她恐怕要扯一扯了。

    狐假虎威一次。

    她故作輕松,臉上是戀愛女人的害羞與幸福,“我們是夫妻,他給我點東西有什么不對嗎”

    “不可能”林雨涵不愿意相信,她一直洗腦自己,之前看到的都是假象。

    宗景灝不可能會喜歡她

    沈秀情抓住林雨涵,對她搖頭,示意她不要過于激動。

    如果林辛言真拿到淺水灣的那塊地皮,林國安對她的態度肯定會有所改變。

    畢竟宗家可是一顆大樹。

    林國安肯定是想攀上,而且現在公司里還出了狀況。

    果然,林國完聽完林辛言的話,久違的笑爬上了臉頰,“吃早飯了沒沒吃就在這里吃了再走。”

    不是林國安不會笑,只是沒對林辛言笑過。

    林辛言看著林國安,心里又苦又澀,是看到自己有利用的價值,所以態度都改變了嗎

    在他的心里,自己只有利用的價值

    這就是她的親生父親,何等的悲涼

    “我吃過了,我只是來告訴你一聲,你把我媽的嫁妝,還有我的東西,收拾一下,明天我把東西拿過來。”

    說完她轉身下樓,或許是心里的痛,讓她忽略了腿上的疼痛。

    林國安跟了過來,“你回來,還沒在家吃過飯,吃了飯再走。”

    林辛言回過頭看著林國安,“你又想干什么”

    依照林國安的做事風格,沒有事需要她,恐怕對她這個女兒沒有這份關愛吧

    被看出心思,林國安也沒藏著掖著,語氣溫和了幾分,“言言,公司出了些事情,你能不能請宗景灝出面替我解決一下”

    林辛言扶著樓梯扶手走下來,沒再看他,淡漠的問,“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就是投資的一個樓盤,出現了塌方事件”

    公司面臨官司,另一方面信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導致公司投資的產業,都被抵觸。

    現在資金都快收不回來了。

    就算林辛言把淺水灣的那塊地皮給他,他也沒資金投入開發了。

    現在耽誤之際,是解決這次塌方事件。

    如果宗景灝出面壓下輿論,官司上替他找找人,這次危機才能過去。

    林辛言往樓上看了一眼,“我不能白幫你,我有條件。”

    林國安的神色一梗,似乎沒想到她又提條件,這次她又要什么

    臉色不由的沉了沉。

    “放心,你的錢我不會要,屬于我和媽媽的,你原數奉還就行,如果要我幫你,也不是不能,只是”

    “只是什么”林國安問。

    “和沈秀情離婚,我就答應幫你。”

    林國安陷入兩難。

    林辛言沒有多言,她倒要看看,她的父親到底稀罕這個女人到什么地步。

    比公司生死存亡還重要

    “言言”

    “我就這個條件,你不愿意,我不逼你。”林辛言淡淡的道。

    林國安還有真情

    林國安為難,“言言,我知道你在意把你送走的事情,當時沈秀情懷孕,檢查是個男孩兒,所以才才”

    “所以,才把我和媽媽送走,那她給你生下兒子了嗎”林辛言緊緊的攥著雙手,他可知道,他送走的媽媽也是身懷有孕

    因為離婚的打擊,令她在懷孕期間郁郁寡歡,才會導致生下的孩子得了自閉癥。

    似乎說到這件事情,林國安也是很惋惜,“不小心流產了,所以,如果我現在不要她了,對她實在不公平”

    “公司和沈秀情,二選一”林辛言不想聽他說,沈秀情因為給她懷過兒子,離婚就不公平。

    那她媽媽呢

    就活該被拋棄

    活該生的兒子得自閉癥

    現在只是要他和沈秀情離婚而已,就念舊情了

    送走媽媽和她的時候,有沒有念一點點的夫妻之情,血脈之情

    林辛言忍著心痛,走出林家別墅。

    大門外,何瑞澤靠在車旁,晨曦暖柔,輕輕的落在他的身上,讓他看起來,溫潤又縹緲。

    林辛言的腳步頓了一下。

    何瑞澤看見她出來,拉開后車門,“別站著,趕緊上車。”

    林辛言走過去,彎身坐進車內。

    何瑞澤關上車門,上了駕駛位,回頭看她,“你去哪里”

    “萬越。”林辛言靠著窗戶,“我在里面上班。”

    何瑞澤皺著眉,“如果我有更好的工作”

    “我在那里上班,和宗景灝是有交易的。”所以她不能走。

    何瑞澤啟動車子,心里卻有幾分不安,總覺得她和宗景灝的糾纏太多。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車子停在了萬越集團大廈下。

    何瑞澤下來給她開車門,林辛言已經開了車門,看見他過來,笑著說,“我自己可以的。”

    何瑞澤扶了她一把,“自己受傷了不知道照顧好自己,有事給哥打電話。”

    林辛言點了點頭,邁步從車上下來。

    這時,另一輛車子停在門口,一道偉岸的身影邁下來,林辛言看過去。

    宗景灝站在車旁,看著她的目光仿佛是這世上最冷冽疏離的月色,輕輕一抹灑下,寒冷的讓人發顫。

    宗景灝的目光太過不友善,就連何瑞澤也發現了,擋在了林辛言面前。

    本來昨晚宗景灝就因為林辛言一夜沒回去而生氣,這會兒,何瑞澤當著他的面,維護那個女人。

    他只覺得心口的悶火,灼熱的要燒死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