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章,是他救了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章,是他救了我

    他壓著聲兒,半挑唇角,聽不出喜怒,是無邊無際的陰冷,“我和你說的話,沒有用是嗎”

    林辛言本能的打了個冷顫。

    “你們是交易婚姻,你沒資格要求她什么。”何瑞澤也是語氣凌冽。

    “我沒資格你更沒資格,是不是交易,你覬覦別人妻,非君子所為。”說完他沒在看一眼何瑞澤,而是撇了一眼她身后的林辛言,“我給你一分鐘。”

    說完便朝著大廈內走去。

    何瑞澤轉身看著林辛言,“你別怕,有我呢,我陪你進去和他說清楚。”

    林辛言搖了搖頭,這事,是她的錯。

    上次是她答應的,結果食言了。

    “不用了,哥,你先回去吧,我還要上班。”林辛言挪動腳步走進大廈,宗景灝已經上去。

    林辛言也乘電梯上去。

    站在宗景灝辦公室的門口,她壓下心慌,抬手敲了敲門。

    “進來。”

    她推開門走進來,正想解釋自己昨晚為什么沒回去事,宗景灝先她一步開了口,“我們的婚姻關系結束吧。”

    他抬起眼眸,“一個月的時間太久,現在就結束。”

    林辛言雙唇不由自主的顫抖,她以為她很堅強,很勇敢,可是不然。

    那些不夠。

    遇到危難,她無法自保。

    若不是恰巧碰上的是何瑞澤,她未必逃的掉。

    或許她早就被沈秀情和林雨涵給害了。

    宗景灝并不想再和她有糾纏,拿起電話,“李律師,幫我擬一份離婚”

    “不要”林辛言過來按住他的電話,對著他搖頭,“我真不是故意不回去的,昨晚我遇到了一點事情,才”

    呵呵。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的裙子,陰惻惻的發笑,強烈的威懾仿佛能穿過她的血肉,“我成全你不好嗎”

    “不好。”就算離婚也不是現在。

    若是她失去宗景灝這個靠山。

    她還會像八年前一樣,任人宰割,毫無還手之力。

    宗景灝凝視著她,她是錯愕的,驚慌的,失措的,像是迷失方向的麋鹿,彷徨而無助,他的心底有悸動,來的他猝不及防,繼而冷笑,一面和別的男人鬼混,又要來和他維持婚姻

    荒唐,可笑

    他依舊冰冷,疏離,“35151688我成全你和那個男人,相依相守,你卻告訴我不好”

    林辛言慌亂極了,也害怕極了,怕宗景灝真的要和她離婚。

    電光石火間,林辛言想到他猝不及防的那個吻,沒有多余的思考,附身就吻了上去。

    一瞬間,周圍的空氣幾乎都凝結了。

    卻有莫名的熟悉感,以至于讓他沒有第一時間推開她,理智回籠,宗景灝毫不客氣的推開她。

    毫無防備,林辛言被他推的后退了兩步,膝蓋一軟,摔了下去,裙擺掀起,雙腿露了出來。

    包扎好的傷口,掙開,膝蓋上的紗布,滲著血,格外的醒目。

    鉆心的疼,從膝蓋竄上來。

    她的身體輕顫,發抖。

    宗景灝則是愣怔住。

    她的腿

    林辛言不顧膝蓋上的疼痛,從地上爬起來,繼續乞求他不要和自己離婚,祈求的望著他,“別和我離婚。”

    她怕,怕自己又會一無所有,好不容易利用是宗景灝妻子的身份,在林國安哪里得到重視,又成為泡影。

    恐慌無措,讓她潸然淚下。

    宗景灝走過來,彎身撩起她的裙擺,雙膝上纏著白色的紗布,上面的鮮紅格外的刺眼。

    她受傷了

    他的聲音帶著不易察覺的心518shopg疼,或許他自己都沒發現,看見她受傷竟然會心疼她,“怎么弄的”

    林辛言擦掉臉上的眼淚,趁機解釋道,“昨晚我下班,打車回去,結果出租車是有人安排好的,試圖害我,我為了能逃脫,從車上跳下來,就成了這樣,我不是故意不回去的,我會和何瑞澤在一起,是陰差陽錯,他救了我。”

    宗景灝不想承認,看到她腿上的傷,心軟了。

    他直起身子,依舊是冰冷的模樣,“知道誰要害你嗎”

    “沈秀情和林雨涵,因我嫁給了你,她們怕我借你的勢,對付她們,所以對我先下手為強。”這事沒什么好瞞的,現在說服宗景灝不要和她離婚,才最重要。

    原來她不愿意離婚,不是對他有想法,而是怕被人迫害。

    莫名的,他竟然有幾分失落。

    他轉過身面朝落地窗,留給她一個孤寂的背影,“這就是你不要和我離婚的理由”

    林辛言沒否認,“我們的交易是一個月,所以等到時間,可以嗎”

    宗景灝合攏雙眸,眉心褶皺叢生,明顯不愿意深入多談,沒答應,也沒拒絕,而是冷著聲,“出去”

    “下次,絕對不會再有夜不歸宿的事情,和宗先生夫妻關系期間,我一定會做到一個妻子該做的,請宗先生放心。”林辛言保證道。

    宗景灝不耐煩,語氣深寒,“出去”

    林辛言遲疑半秒,瘸著腿走出去。

    辦公室的門合上,宗景灝扶額自嘲的笑了一聲,笑這諷刺,笑這自己。

    他竟因為這個微不足道的女人,控制不住自己。

    這是他從未有過的。

    明知道她不純潔,不單純,還是忍不住,一次一次的因為她,而讓自己變的不像自己。

    林辛言回到位置上,將纏著的紗布解開,掙開的傷口血流了出來,她拿出何瑞澤給她的藥,重新撒到傷口,沒在包扎。

    到了上班的時間,大家陸陸續續的到辦公區,她安靜的翻譯著文件,她太安靜,像是沒有這個人一樣,就連白竹微都沒出現刁難她。

    中午大家都出去吃飯。

    林辛言沒有和她們一起,而是買了盒飯在位置上吃,邊吃邊看文件,白竹微要求她兩天翻譯完,昨天只翻譯了二分之一,還有一大半,今天她很忙。

    為了白竹微不找她的麻煩,她得在規定的時間內翻譯完。

    中午飯白竹微和宗景灝一起去的公司餐廳,自然也是一起回來。

    對于林辛言的存在,宗景灝并未過問任何。

    這讓白竹微心里好受多了。

    之前過于激動是因為林辛言是那晚的女孩,和肚子里懷了宗景灝的孩子,太過緊張失了方寸。

    現在靜下來仔細想想,知道那晚事情唯一的婦人也死了,宗景灝永遠不可能知道那晚的真相。

    只要她牢牢抓住宗景灝的心,至于林辛言,她想有人會替她收拾,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