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章,有本事告贏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章,有本事告贏我

    白竹微和宗景灝的關系,公司里面的人幾乎都知道。

    白竹微有意宣傳,宗景灝沒有制止或者否認,也就默認了兩人的關系。xiaoaierp

    現在,白竹微不單單是秘書,更是可能成為宗家少奶奶的人,對她奉承的人自然不少,平時在公司里也有點面子。

    這不宗景灝去了辦公室,就有人來和她套近乎,“微姐,你和宗總到外面吃什么好吃的了我們可是羨慕的很呢。”

    白竹微斜了一眼角落里的林辛言,笑著說,“也沒什么,都是普通菜,脆皮乳鴿,白斬雞,水晶河蝦仁”

    “哇,這些可都是你愛吃的呀。”秋怡一臉的獻媚,“宗總對你真好。”

    白竹微淺笑,無意的撥弄著做的精致的手指甲,明明沒有說話,被人看在眼里就成了默認。

    秋怡湊過來,“微姐,你和宗總什么時候會結婚啊”

    白竹微擺弄手指的動作一頓,一想起這個她心里就堵的慌,要不是林辛言,她早就成了宗家少奶奶。

    都是她當了自己路

    她得在宗景灝面前保持好形象,所以沒對林辛言動手,不過她可以借別人的手害她,就能借別人的手,讓她在公司里不好過。

    她笑的和藹可親,“秋怡。”

    “微姐。”秋怡討好的模樣。

    “新來的那個翻譯啊,太不懂事了。”白竹微故作不高興。

    “她惹你生氣了”

    “也不算,好了好了,該干活了。”白竹微故意話不說完,她知道秋怡肯定能領略她話里的意思。

    秋怡往林辛言的位置看了一眼,難道這個女人不知道白竹微和宗總的關系,得罪她了

    肯定是,她新來的不知道公司里的事情,沖撞了白竹微也不是不可能。

    她坐回到位置上,心想,有機會得教訓一下林辛言。

    林辛言吃完飯,丟了打包飯盒,去茶水間倒水。

    秋怡看見,覺得是機會便拿著茶杯跟著進去。

    故意站在林辛言身后,等她倒了水轉身時,故意往前了一步,林辛言沒注意到身后有人,和她撞了個正著,她杯子里的水灑在了秋怡的裙子上。

    “你走路不長眼睛啊”秋怡厲聲斥責。

    水灑在別人身上,的確是她的錯,于是連忙道歉,“對不起,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潑我一身水嗎”

    林辛言一愣,沒想到她這么難講話。

    “我已經說了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林辛言耐心的解釋。

    “對不起有什么用是不是我扇你一把掌,addyey再說對不起,你就可以不追究了”秋怡不依不饒,明顯不愿意就這么算了。

    林辛言皺著眉,這不是強詞奪理嗎

    不小心灑了她身上水,和打巴掌怎么能相提并論

    “你想怎么樣”林辛言的聲音也冷了下來。

    明顯,她不愿意這么算了,道歉也沒有用。

    秋怡接了一杯開水,看著林辛言,“你潑我,我也潑你就算扯平了。”

    林辛言盯著她手里的冒著熱氣的開水,有些不敢置信,她哪里是難纏,分明是要毀她呀。

    那開水潑身上,不得燙傷

    因為著急喝,她杯中的水摻了涼的,并不燙,就算撒在她身上也只是濕了裙子,并不會造成傷害。

    她雙手一攥,眸光銳利的射向秋怡,“怎么能扯平,如果我燙傷了,你要負責任的”

    秋怡掂量這手里的水,思量著潑到林辛言身上會造成怎么樣的傷害。

    經過這一會兒降溫,肯定沒有一百度,頂多會起幾個水泡。

    既然要討好白竹微,總要有點力度才行,于是她冷冷一笑,“你有本事告贏我再說”

    她的話音還未落下,水就朝著林辛言潑了過來。

    林辛言又不傻,站在那里讓他潑,她的動作太快,扯動了膝蓋上的傷,身子一斜,倒了下去摔在了地上,水落在她的腳邊,濕了裙擺,好在沒灑在她身上。

    “怎么會回事”一道清冷的聲音,劃過,幾個看熱鬧的趕緊退到一邊。

    白竹微站在宗景灝身邊,看了一眼秋怡,什么也沒說。

    林辛言和宗景灝的關系別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

    她向著誰說話都不好,保持沉默才能置身事外。

    秋怡看了一眼白竹微,心想有她給自己撐腰也沒什么好怕的,更何況林辛言只是個剛來的翻譯。

    “她故意潑了我一身水,還不道歉,我被氣急了,才才潑回去。”

    宗景灝居高臨下的看著,狼狽坐在地上的女人,眼底頓時躲進一縷說不清道不清的情緒,藏在嚴肅的目光下,“是這樣嗎”

    林辛言從地上爬起來,或許是膝蓋太痛,起到一半腿一軟,跌了回去,就在她以為自己又要摔一次的時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用力一帶她便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宗景灝扣著她的腰,她的腰很軟,似柳條一般,恐怕只要他稍稍一用力,都折得斷。

    竟然有點不想放手。

    林辛言有種劫后余生的感慨,長長的呼了口氣,她到底有多倒霉

    之前被宗景灝推的摔了一跤,這又摔了一跤。

    “能站嗎”宗景灝問。

    林辛言試著動了動腿,點了點頭,“能。”

    不管是看熱鬧的,還是秋怡,都愣住了。

    依照宗景灝的性格,根本不會出手。

    繼而大家的目光又投向白竹微,似乎在詢問,這個女人誰

    看著也沒有特別之處,怎么會得到宗總的注意。

    “既然沒事了,大家散了。”白竹微想要快點結束,宗景灝的行為也出乎了她的意料。

    明明說,不會公開她的身份,這樣當著眾人,抱著她,別人得怎么想

    白竹微狠狠的瞪了一眼秋怡,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貨

    “宗總,已經到了開會的時間。”白竹微輕聲道。

    宗景灝放開林辛言,站在茶水間門口,目光相當冷漠,慢慢的環視茶水間里的狼藉,沉呵了一聲,“關勁”

    關勁應了一聲。

    “把監控接到我辦公室。”說完轉身,而后駐足回頭看白竹微,“會議往后推半個小時。”

    秋怡一聽,心慌了,“白秘書”

    白竹微一個冷眼射過來,秋怡閉了口。

    而后,白竹微走近宗景灝,“總宗,會議已經開始了,大家都在等著你,推遲了”

    宗景灝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只是很淡的看著她。

    就是這樣一幅表情,讓白竹微不敢再多說一個字,“我這就去。”

    可是秋怡卻無法淡定了,調監控的話,事情就會敗露是她故意讓林辛言灑她一身水,而后故意找茬。

    “微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