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章,情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章,情分

    “閉嘴”秋怡剛一張口,就被白竹微打斷,“大家在一個公司上班應該以和為貴,只是不小心撒到你身上一點水,就不依不饒,這么做對嗎”

    秋怡張了張口,她害怕,害怕事情暴露,但是也不敢違逆白竹微,畢竟她的身份在那兒擺著。

    現在安靜下來,或許她還能救一下自己。

    林辛言不著痕跡的觀察著秋怡和白竹微的互動。

    只覺得冷。

    不是身冷。

    而是心冷。

    因為她嫁給了宗景灝,竟惹來那么多恨她的人。

    本以為只是一場簡單的交易,如今卻招來那么多的麻煩。

    她想不明白,想不通,明知道她和宗景灝的婚姻是交易,為什么還這么容不下她。

    秋怡狠狠的瞪著林辛言。

    她只當沒看見。

    恐怕她也只是被人當了槍使,還不自知。

    很快,關勁走了過來,看了一眼秋怡,“你被開除了。”

    秋怡懵了片刻,“我不是故意的。”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關勁轉身,掃視了一眼眾人,看熱鬧的都伸長了脖子,想要聽清關勁要說的話。

    “想知道,下班到監控室看監控,這里是公司,不是菜市場,我們不需要不團結的員工,希望大家引以為戒。”說完關勁遣散眾人,“該干什么,168banjia都干什么去。”

    大家坐回位置,林辛言也回到座位上,宗景灝走出辦公室,去會議室開會,秋怡看見宗景灝,跑了過去。

    “宗總,我不是故意的。”

    宗景灝并不想聽她多言,越過她,繼續邁步朝會議室走去。

    秋怡還想上前,被關勁拉住,“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宗總的脾氣你是知道的。”

    “可”秋怡張了張口,想解釋,卻發現根本無法辯解。

    關勁警告的看了她一眼,朝著會議室走去。

    秋怡可不想就這么丟了工作,她得求求白竹微,以白竹微和宗景灝的關系,只要她替自己求求情,這事肯定還有轉機。

    她等在會議的門口。

    過了一個多小時后會議結束,會議室的大門開,宗景灝偉岸的身行立在門口,身后是關勁和白竹微。

    看到她,似乎都是眉頭緊皺。

    秋怡撲上去抓著白竹微的胳膊,“微姐,你得替我求求請,我為難林辛言都是為了你”

    “你胡說什么”白竹微嚴聲厲色,一把推開她。

    “可是你明明說不喜歡她的。”秋怡沒想到她變臉變的這么快。

    “我不喜歡她,我讓你為難她了嗎”白竹微質問。

    她不喜歡林辛言,這點恐怕宗景灝是清楚的。

    她否認不了。

    白竹微確實沒有明說,但是,她的話分明就是暗示,“可是”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就要付出代價。”白竹微叫來保安,“將她拉出去”

    “微姐,求你為我求求情,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

    白竹微并沒有松口,她這般不知輕重的胡言亂語,讓宗景灝怎么想自己

    救她

    門也沒有。

    眼看沒了希望,秋怡惱怒朝著白竹微喊,“白竹微你過河拆橋,你假善良,你害我丟了工作,你不得好死”

    “還不拉出去,讓她在這里擾亂秩序嗎”關勁呵斥了一聲,保安加大了力度,很快她的聲音消失在這層樓里。

    宗景灝似乎厭惡這場鬧劇,腳步邁的快。

    白竹微跟了上去。

    進入辦公室后,白竹微上前從后面抱住他勁瘦的腰身,“啊灝,你聽我說”她的臉貼著他寬厚的背,“我只說我不喜歡她,但是我真的沒有讓人為難她”

    宗景灝低著頭,看著她扣在自己腰間的手,“我說過,我會給你一個名分,何必這么著急”

    說著他掰開白竹微的手,“我碰了你,不管是在什么情況下,我都會對你負責,以后不要為難她。”

    白竹微不愿意松,但是宗景灝的力道太大,她沒辦法只能被迫放開。

    “啊灝,我真沒有,就算我做了什么錯事,都是為了你,我愛你有錯嗎跟你這么久,你對我還不了解嗎”白竹微淚眼婆娑的望著他,“別說讓我為你獻身,就是讓我為你死,我也愿意,我喜歡你,愛你,我怕失去你”

    宗景灝表情有那么一絲的松動,不是因為她的情真意切,歸根結底,還是那一夜的情分。

    他伸手拭她眼角的淚,“我又沒罵你,干嗎哭,讓我心軟嗎”

    含在眼里的淚,滑落下來,她哽咽著,“我怕你不要我,我從小就沒有親人,在孤兒院長大,為了能擺脫孤兒院的生活,我努力學習,努力的生活,后來老天爺眷顧我,讓我遇見了你,你是我唯一的親人,喜歡的人,我不能失去你”

    “不會,答應你的,都會給你。”他收回手,轉過身不在看她,“去做事吧。”

    白竹微越來越看不懂他了。

    “啊灝”

    “去吧。”他的情緒中藏著一絲不耐,明顯是不愿意在這個話題上多談。

    白竹微只好先退出辦公室。

    宗景灝的行為她越來越看不透了,就是這種不確定,讓她安靜下來的心,又起了波瀾。

    她走進洗手間,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你不是說已經下手了嗎為什么她好好的會出現在公司里”

    “失手了。”林雨涵也很惱怒。

    白竹微氣的想罵人,但是還能用得著她,只能壓著脾氣,“怎么會失手”

    “我和我媽大意了,就只找了一個男人,結果被她逃脫了”

    白竹微真想罵一聲蠢貨

    “那你就這么放過她了嗎”

    “我媽說她肯定有了戒備之心,最近恐怕不能動手了。”而且公司里出了事情,林國安對她媽的態度不似之前好。

    現在她們得先抓住林國安。

    真要是像八年前那樣,把她們像莊子衿母女那樣,送走,她們才是真的完蛋。

    白竹微著急,但是她不能自己下手,只能忍耐,“那你快點。”

    “你怎么比我還著急”

    白竹微愣了一下,發現自己剛剛的態度太過急切,“沒有,我不是為你著急嗎林辛言那個女人,怎么能配上宗景灝,你說是吧”

    “那當然,本來是我應該嫁給宗景灝的,林辛言那個賤貨才沒資格”

    白竹微冷笑,林辛言沒資格,她就有資格了

    不是能用的著她,白竹微真不想和她說話。

    “下次不要失誤了。”說完白竹微掛了電話。

    兩天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