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章,沈秀情的算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章,沈秀情的算計

    兩天前她一個人去酒吧喝酒,在酒吧遇見了林雨涵。

    zhitd兩人坐相鄰的位置,林雨涵當時喝的有點多,因為撞見宗景灝沒瘸,而錯失嫁進宗家的機會,而痛恨,嘴里一直在罵林辛言。

    白竹微于是坐過去和她套近乎,從她嘴里得知,她也是林家的人,而且很是痛恨林辛言。

    白竹微天天跟著宗景灝,對付林辛言的話,會很容易被發現。

    所以,當時她決定利用林雨涵。

    林雨涵雖然繼承了沈秀情的模樣,但是卻沒那個智商,十七歲心智并不是很成熟。

    白竹微很早就進入社會,又跟在宗景灝身邊,說話自然有一套。

    她告訴林雨涵自己在萬盛上班,能夠幫助她鏟除林辛言。

    林雨涵在白竹微的誘惑下,達成合作關系。

    于是林雨涵回去后,就和沈秀情說了自己的想法。

    沈秀情也是擔心林辛言得勢報復。

    八年前,她以肚子里懷了男孩,成功上位,又以肚子里的孩子名正言順,讓林國安把她們母女送走。

    所以林雨涵一提,沈秀情就答應了。

    兩人買通男人,計劃將林辛言帶到無人之處,強jian,拍下照片,毀了她,讓宗景灝厭惡她。

    只是沒預料到,她竟然逃掉了。

    接了白竹微的電話,林雨涵跑下樓,想要找沈秀情商量下一步怎么對付林辛言的事情,卻發現客廳里的氣氛有些凝重。

    林國安和沈秀情的臉色都不怎么好。

    她走下來,坐到沈秀情身邊,挽著她的手臂,“媽,你怎么了”

    沈秀情沉著臉,不吭聲。

    林國安亦是臉色陰沉,冷聲道,“我也沒讓你做什么,只是讓你給她道個歉,讓她對以前的事情不要計較,現在公司遇到難處,需要她幫忙”

    確切的說是需要宗景灝幫忙。

    林辛言貌似得到了宗景灝的喜歡,所以他得從林辛言身上下手。

    那天聽林辛言的話音,她還是在意之前的事情。

    林國安對沈秀情還是有些感情的,真沒到絕境,他沒想要和她離婚。

    “爸,你讓媽給誰道歉啊”林雨涵一頭霧水。

    “還有你,言言是你姐姐,以后對她好些。”林國安看了一眼沈秀情,“你自己想清楚,我去給她打電話,晚上叫她過來吃飯。”

    林雨涵可沒沈秀情能穩的住,一聽是讓媽媽給林辛言道歉,蹭的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爸,憑什么讓媽媽給她道歉”

    林國安眼角一抽,平時乖巧懂事的女兒,忽然這般咄咄逼人,竟走神了兩秒。

    “我是你爸,你就是這般和我說話的嗎”林國安徹底被惹火了,“我告訴你,這個歉你若愿意道,那么一切好說,不愿意就離婚”

    公司和女人相比,他還是要公司的。

    有了社會地位,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

    沒有錢,沒了社會地位,那才是一無所有

    “爸”

    “涵涵”沈秀情打斷女兒,這事很清楚,林國安是要公司,哪里會在乎她的臉面

    他若狠起來,真的會和她離婚。

    畢竟和莊子衿多年夫妻,他也是說離婚就離婚。

    林雨涵氣的跺腳,“爸,為什么林辛言她算個什么東西,為什么要給她道歉”

    啪

    一聲脆響,桌子上的水杯被林國安摔了出去,他雙目赤紅盯著沈秀情,“你就是這么給我教育女兒的”

    沈秀情連忙站起來,“國安,涵涵只是不愿意看到我受委屈,她不是故意的。”說著她拉了拉林雨涵,“快給你爸道歉。”

    林雨涵不愿意,她不覺得自己有錯。

    “快點”沈秀情沉聲呵斥,平時驕縱一下也就算了,現在什么情勢

    她這樣,只會惹怒林國安,到時候真被掃地出門,那才是真的完了

    林雨涵喘著粗氣,不肯松口。

    沈秀情氣急,朝著她的背上就是一把掌,“我平時是這么教你的嗎快點和你爸說你錯了”

    沈秀情說話時,眼睛不停的給她使眼色。

    林雨涵還是不情愿,但是察覺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爸,我錯了。”

    林國安懶得和她們糾纏,“晚飯準備豐盛些。”

    丟下話他走出了家門,公司里還有一堆爛攤子,等著他解決。

    走到門口時他停住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公司里的事情,你們幫不了我任何,天天只知道花錢,如果這事你們都做不好,我要你們何用”

    林國安骨子里還是無情的。

    即使是喜歡沈秀情的。

    在利益面前也是能割舍的。

    林雨涵氣的咬碎了一口銀牙,“爸抽風了嗎”

    沈秀情跌坐回沙發上,嘲諷道,“他哪里是抽風了,他精著呢,現在看林辛言得到了宗景灝的喜歡,想利用她,讓宗景灝幫他解決現在公司的困境。”

    一聽,林雨涵更氣了,“如果是我嫁給宗景灝,爸就不會這么對我們了”

    沈秀情看著女兒,她的女兒不比林辛言差。

    她將林雨涵拉坐到自己身邊,“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她轉頭看著女兒,“你喜歡宗景灝”

    這不是廢話嗎

    林雨涵一想到宗景灝,臉上不由的爬上一抹紅暈,她年紀不大,情緒收斂不住,害羞的低著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沈秀情緊緊的握住女兒的手,“其實,也不是沒機會。”

    “什么機會”林雨涵一喜。

    沈秀情心里已經盤算好,看著女兒,“什么機會,你不用管,你只要負責把自己打扮漂亮,剩下的事情交給我。”

    下班前林辛言接到林國安的電話,讓她回去吃飯,說是要她帶上宗景灝。

    林辛言不知道林國安的是不是懷疑了,故意打探她和宗景灝的關系。

    如果讓林國安知道,她并沒有得到宗景灝的喜歡,恐怕奪回東西,和報復沈秀情害她的事情會很難。

    但是讓宗景灝和自己回林家,貌似有些天方夜譚。

    最后一份文件翻譯完,林辛言坐在位置上,在想,怎么能說服宗景灝和自己回林家。

    想了很久,也沒想到好的辦法。

    白竹微因為工作上的事情離開了位置,林辛言趁著她不在,起身想去找宗景灝談一下。

    她從位置上站起來,覺得就這么進去,也沒個由頭,目光觸及到自己翻譯完的文件,拿到了手上。

    平時白竹微為了不讓她和宗景灝有接觸,都是她翻譯好,白竹微拿進去給宗景灝。

    站到辦公室的門口,她深深的吸了口氣,才抬手敲門。

    聽到說進來的聲音,她才推開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