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章,給老婆撐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章,給老婆撐腰

    宗景灝的辦公室極具現代化,寬敞簡潔,陳設簡單,渾厚的單色,盡顯沉穩大氣,側面是正面墻的落地窗,光線十足。

    站在那兒,視野開闊到能俯瞰整個城市。

    宗景灝在看文件,頭也沒有抬。

    林辛言拿著文件站在桌前,將文件遞過去。

    宗景灝沒接,淡淡的道,“放桌上。”

    林辛言只好將文件放下,幾番開口,但是都沒有好的說辭。

    這個頭怎么開

    說,宗先生你能不能跟我回一趟家

    光是想想林辛言都知道,他肯定會拒絕。

    宗景灝以為是白竹微,“什么事”

    他翻了一頁,依舊沒從看文件中抽出視線。

    “我想請宗先生幫我一個忙。”林辛言鼓足勇氣道。

    似乎是聽出這聲音并不屬于白竹微,他抬起頭便看見林辛言蹉跎的站在辦公桌前。

    林辛言連忙扯出一個笑,“宗先生。”

    在看到是她的那一刻,他的眼底快速劃過一抹愉悅的光亮,不過很快就消失。

    似乎出乎意料她會出現在他的辦公室。

    宗景灝合上了文件夾,身子往后一仰,視線落在她的身上,毫不收斂的端詳,她的臉,她的脖頸,她的胸口,她的腰際,每一寸,每一處,他都未錯過。

    “找我有事”

    林辛言微微錯開他戲弄的目光,“宗先生,你沒有發現,因為你給我帶來了多麻煩嗎”

    “哦”宗景灝倒是意外。

    林辛言攥了攥手,冷靜道,“白竹微在公司故意刁難我,這點不用我說,我想宗先生也是知道的,還有,我昨天差點被人害了,也是因為嫁給了宗先生,所以,宗先生能不能為了我的安全,和我回一趟林家”

    宗景灝單手撐著額頭,手指摁著太陽穴似乎是有些乏了,不愿意出聲。

    林辛言站著,一顆心七上八下,也不知道他是個什么意思。

    過了許久,他抬起眼皮,“你剛剛說什么”

    “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一趟林家。”林辛言趕緊又重復了一遍。

    他的聲音低又緩,“哦。”

    行不行給個話啊。

    林辛言內心那個煎熬。

    想要張口問,但是又覺得不妥,左思右想間,目光落在他按著太陽穴動作上。

    想著有求于他,林辛言心一橫,繞過辦公桌走了過去,別別扭扭的開腔,“我幫你按。”

    他放下手,沉沉的閉著眼睛,是默許了。

    林辛言沒經驗,只是試著揉摁他的太陽穴。

    肌膚chio相親的那一刻,他明顯肌肉一繃。

    林辛言以為他不舒服,放輕了點力道,問,“這樣行嗎”

    他啞著嗓子輕嗯了一聲。

    林辛言按照這種力道在他兩側的太陽穴揉捻,他的每一處肌肉非常結實,富有彈性,在她站的角度,這樣望下去,他側臉的線條連帶著脖頸,凸起的喉結,勾勒出的景象極性感。

    林辛言不敢再看,撇開目光,試著問,“我讓你陪我去林家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單純的吃個飯。”

    他半瞌著眼眸,明顯不信,語氣有幾分戲弄的味道,“是嗎”

    林辛言的心緊緊一揪,這是瞞不過他。

    坦白道,“我就是想讓林國安看到,其實你挺喜歡我的,他手里有些我的東西,我想要回來,所以宗先生,可以答應我嗎”

    林辛言怕他拒絕,又說道,“宗先生,今天我差點被開水潑到,如果不是宗先生的女人太看得起我,我想我也不會有這無妄之災吧”

    她頓了一下又繼續道,“上次在家里,給你翻譯的文件,雖然談好了價格,可錢你也沒給我,我可以花了一夜的時間,現在,我不要了,只求宗先生幫我這個忙。”

    他終于抬起眼皮,“你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倒不能拒絕了。”

    “謝謝宗先生”

    咚咚

    林辛言道謝的話音未落,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

    林辛言神經一緊,自覺的放開給宗景灝按摩的手,退到一旁。

    宗景灝看了她一眼,并未置喙,默許了她的行為。

    林辛言低著頭,揉了揉手指,掌心全是汗。

    若不是想借宗景灝的這張虎皮,她是萬萬不敢這般去討好他的。

    她無依無靠,如今只能利用這個丈夫的權勢,奪回自己的東西。

    白竹微拿著文件進來,看見林辛言在,眉頭一皺,剛想問,她為什么會在,這時,宗景灝開了口,“有事”

    “這份文件需要你簽署。”白竹微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意。

    他伸手接過來,瀏覽文件間,說道,“這里不用你,先出去。”

    林辛言低頭,退出辦公室。

    白竹微扭頭看了她一眼,恨不得上去給她一把掌,是趁她不在,來gouy宗景灝的嗎

    這里是她的地盤,她林辛言休想越界

    “啊灝,她”

    “我讓我進來送翻譯文件,有事”他平靜的臉孔,不起半點波瀾。

    絲毫看不出他有說謊的痕跡。

    潛意識里,把責任歸到自己身上。

    白竹微對她不友善,他怎么會看不出。

    只是對白竹微他不能怎么樣。

    他有責任。

    “沒。”白竹微走過來,給他按肩膀,“以后這樣的事交給我就行。”

    宗景灝淡淡的嗯。

    下班后,林辛言站在大廈外路邊。

    看見從車庫開出來的黑色車子,她挺了挺脊背。

    因為她認識那輛是誰的車。

    很快車子在她身邊停下,今天關勁沒跟著他,他自己開的車,車窗降下來。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林辛言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的裙子,一字領,收腰設計,裙擺及膝蓋下,露著細白的小腿。

    感覺到他的目光,林辛言解釋了一句,“穿的太難看,我怕給你丟臉,畢竟是你妻子的身份。”

    她有私心,怕林國安他們看出她和宗景灝并沒愛。

    趁著午休的時間,她回去了一趟別墅,這是她十八歲生日,何瑞澤送的,她一直沒穿。

    林辛言本身就白,紅色更是把她的肌膚趁的白里透紅,精致的鎖骨,細長的脖頸,每一處都極有韻味。

    令人印fg668象深刻。

    宗景灝的目光微閃,淡淡的道,“上車。”

    她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因為這是要去林家了,做戲得做足了。

    宗景灝的臉色過于沉靜,林辛言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難道是自己穿的不合適

    她自己極少穿這么艷的顏色。

    當時何瑞澤說適合她。

    車窗外斑駁浮光掠影,不斷倒退,絲絲縷縷交纏,映在宗景灝俊美剛硬的面容,像是瑰麗的夢幻。

    不真實,那么遙遠。

    就像他們的距離,看著很近,卻是隔著大山。

    林辛言蹉跎片刻,問出心中疑惑,“我是不是穿的不好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