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章,機會難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章,機會難得

    宗景灝握著方向的盤的手指,微動了一下,撇她一眼道,“還行。”

    林辛言放松身體,不在開口。

    兩人都沒開口搭腔。

    車廂內寂靜一片。

    林辛言不經意的目光落在他握著方向盤的手,他的手指修長,骨節分明,指甲修剪的很整齊,雅人深致,好看的不得了。

    和他的人一樣,讓人看一眼便能記住。

    “好看嗎”他目不斜視。

    88883388林辛言這才驚覺,自己剛剛看愣了,她趕緊扭頭看著窗外,裝沒聽見。

    宗景灝轉頭看她,唇角噙著一絲淡笑,“我的臉,是不是比手好看”

    林辛言繼續裝沒聽見,索性閉上眼睛裝睡。

    心里忍不住吐槽,說好的衿貴冷酷呢

    這會兒怎么像個自戀狂

    過了大概二十多分鐘,車子停在了林家別墅前。

    林國安很早就回來了,沈秀情晚飯準備的豐盛,很上檔次,林國安挺滿意,之前的不愉快淡化了些。

    “大小姐回來了。”傭人進來通知。

    林國安看了一眼沈秀情和林雨涵,警告道,“這次的事情對我來說很重要,不要給我搞砸了”

    沈秀情壓著內心的憤怒,笑盈盈的給他整理了下西裝,“你放心,我一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也要讓她消氣,讓她幫助你度過公司的難關,公司里的事情,我幫不了你,這點事,我還是能做到的。”

    林國安覺得沒白疼她,“等公司里的事情解決,我會補償你的。”

    說完林國安走出大門,親自接待。

    林辛言站在宗景灝身邊,手里拿著淺水灣的那塊地皮合同。

    宗景灝看了她一眼,抬起手臂,“挽著我。”

    林辛言抬手挽了上去,隨著他的步伐朝屋內走去。

    “我一直等著呢,趕快進來。”林國安迎上來,擺出請進的手勢。

    此刻沒有一點架子,像是uhanjs個阿諛諂媚的小人。

    對林國安宗景灝一直沒好感,他唇角緊抿,透著冷俊,只是微微頷首。

    林國安的臉色一梗,原本以為自己是林辛的父親,他的岳丈,總會有點面子,誰成想,宗景灝完全不給他這個臉面。

    臉上有些掛不住

    林辛言笑著,“他就這樣。”

    林國安的臉色好些,“趕緊進來吧。”

    沈秀情今天扮演的就是賢妻良母的好模樣,正忙著擺桌,看見他們進來違心的笑著,“你們回來了啊,快坐下,言言你不知道,你爸說你要回來,早早就叫我準備飯菜,說一定要豐盛,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們胃口。”

    林辛言依舊面帶笑容,演戲誰不會

    “我也不是外人,用不著客氣。”說著她挽緊了宗景灝的手臂。

    故意做給他們看。

    沈秀情看著林辛言的打扮,心里憋著一口悶氣,面上還得裝出和善樣,“你說的是呢。”

    林辛言挽著宗景灝落座,對面是沈秀情和林雨涵。

    今天林雨涵也穿了紅色裙子,化著精致的妝容,年紀輕輕卻打扮的成熟妖艷。

    林辛言不著痕跡的撇她一眼。

    心里冷笑,這是打算gouy宗景灝嗎

    看看她直勾勾的眼神,她故意笑著打趣,“妹妹,這么看著你姐夫干什么他臉上長花了”

    宗景灝的眼角微抽,這個女人。

    他看膩了哪些濃妝艷抹的女人,同是紅衣,未施粉黛的林辛言,倒是猶如出水芙蓉,賞心悅目的多。

    林雨涵趕緊低下頭。

    沈秀情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握住林雨涵的,示意讓她穩住。

    “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都該餓了吧。”林國安想找機會和宗景灝搭話,可是都沒好的話題。

    宗景灝從進來,一直像是置身事外的外人。

    除了偶爾往林辛言的餐盤里加菜,秀下恩愛。

    林國安默默的看著,心想這個不被他看好的女兒,卻得到了宗景灝的喜愛。

    不由的對她刮目相看。

    林辛言可沒想今天來就是吃飯的,將那塊地皮合同放在桌子上,“這是你要的,我今天給你拿來了,你答應我的沒忘記吧”

    好不容易把宗景灝弄來給自己撐腰,她當然要趁著這個機會,把媽媽和自己的東西要回來。

    林國安臉上的笑微微掛不住,“我們都是一家人,你想要什么,一句話就是了。”

    現在公司出了事情,這塊地皮給他也沒有用,當下是解決公司里的事情。

    他使勁給林辛言使眼色,讓她給宗景灝說,林辛言看懂了也裝不懂,關心的問,“你的眼抽筋了嗎”

    要不是宗景灝在,林國安得氣的跳起來。

    宗景灝則是又多看了這個女人一眼。

    分明是揣著明白裝糊涂。

    倒是有幾分聰明可愛。

    沈秀情出來打圓場,給林辛言夾菜,“言言,你爸爸公司出了些事情”說著她的目光轉向宗景灝,“你和景灝,是我們的女婿,這個忙還得你們來幫,我之前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別介意。”

    林辛言冷臉,宗景灝是她的女婿,真會往臉上貼金。

    “你是生了我還是養了我”林辛言的身子往宗景灝的懷里靠,她抬眸看了一眼宗景灝,“我老公,怎么就成了你的女婿”

    沈秀情氣的雙手攥拳頭,面上仍帶著笑容,“我知道你生氣當初我和你爸,可我們是真心相愛”

    “我今天來,就是拿回屬于我的東西的”林辛言打斷沈秀情的話,真心相愛嗎

    她倒要看看在利益面前,林國安是選她還是利益

    林國安一看這根本沒法談下去,起身站了起來,“你跟我過來一下。”

    林辛言站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宗景灝,笑著,“我一下就回來。”

    “嗯。”他淡淡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跟著林國安進入書房。

    林國安一改在餐廳里的溫和,面露厲色,“你給宗景灝提了沒有”

    林辛言看著林國安臉上的表情,沒有情緒波動,似乎被傷害多了,習以為常了。

    “先把我的東西給我。”這個機會難得,她得先拿回東西。

    林國安瞪著她,“東西可以給你,不過,你得讓宗景灝幫我把公司的難關度過。”

    “你當初說,讓我拿地皮換,現在我給你拿來了,至于公司的事情就是另外一個交易了,我說過,想讓我說服宗景灝幫你,可以啊,你和沈秀情離婚,我就幫你。”說到這里,林辛言頓了一下,“你應該看到了,宗景灝對我還是很喜歡的,只要我請求他,他一定會答應。”

    林國安陷入沉默。

    林辛言再接再厲,“是公司重要,還是一個不會生兒子的女人重要,你自己掂量掂量。”

    說完林辛言走出書房。

    林國安叫住她,“我答應你。”

    果然

    林辛言停住腳步,轉過頭看著他,“我的東西,我今天就要帶走。”

    免得夜長夢多,大件的拿不走,先不拿,小的,和錢倒是可以先拿,而且媽媽這個月的醫藥費又快要到了。

    林國安咬著牙,“言言我們是一家人。”

    林辛言笑著,“我知道啊,但是屬于我和媽媽的東西,要歸還給我們的不是嗎”

    一家人

    現在想起來他們是一家人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