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章,當然和我老公親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章,當然和我老公親

    林國安十分肉疼,但是想到現在林辛言和宗景灝的關系,不情愿還是拿出了一些。

    當初莊子衿陪嫁除了器物,現金就高達兩百萬,還有些值錢的器物,七七八八加起來也有五百萬左右。

    林國安給她一張支票,器物少了很多,上次她看見沈秀情戴在手腕的鐲子也沒有在其中,林國安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時間太久,有些已經壞了,或者不知去向,這些已經是所有了。”

    林辛言心里有數,沒戳穿,能拿到這些已經很不錯了,剩下的慢慢奪回來,收好支票,她抱起箱子,放進車的后背箱。

    然后才重新和林國安走進餐廳。

    只是氣氛有些不大對勁。

    地上是摔碎的水杯,林雨涵裙擺上沾著水漬,衣服凌亂,眼睛通紅,輕聲抽泣著,看到林國安進來,就撲了過去,“爸”

    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林辛言看了一眼她,走過來,才發現宗景灝的臉,有些不正常的紅。

    他喝酒了

    可是他跟前的酒分明沒動。

    林辛言靠近他,低聲問,“你怎么了”

    宗景灝抬起眼眸,時而清明,時而渾濁,像是在極力控制什么。

    他冷哼了一聲,“扶我起來。”

    林辛言將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攬著他的腰,“我們回家。”

    “你不能走”就在林辛言架起宗景灝的時候,沈秀情猛地站起來,“你,你剛剛對涵涵做出那種事情,不用負責嗎”

    “怎么回事”林國安也發現出了事情,“爸”

    林雨涵哭的更加厲害了,“剛剛剛剛”

    “剛剛怎么了”林國安看著女兒身上的衣服,眉頭一皺,目光投向宗景灝,“宗大少爺,你對我女兒做什么了”

    面上是質問,心里卻是希望他真的對林雨涵做了什么。

    這樣就不用被林辛言脅迫。

    林辛言看了一眼地上的碎水杯,心里發冷,又驚心,沈秀情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這種下三濫也敢用

    她看著林雨涵,“是想說我老公,非禮你,對你不軌了是嗎”

    她輕笑了一聲,“你這樣的貨色,我老公看不上。”

    “涵涵,是你妹妹受欺負了,你怎么能向著外人說話”林國安冷聲。

    林辛言冷啜一聲,“妹妹我媽就生我一個女兒,我哪來的妹妹更何況,我當然和我老公親。”

    宗景灝看著她側臉,今天她一口一個我老公,讓他有種錯覺。

    自己就是她老公。

    說完林辛言架著宗景灝出去,路過林國安身邊事時,宗景灝停住了腳步,他的眉眼在明晃晃的燈光下顯示凌冽而分明,有種強硬的氣勢,“林家招待客人手段,我今天是領教,日后必當奉還”

    林國安的臉色繃不住,目光移向沈秀情,“怎么回事”

    事情沒像她預料的那樣發展,沈秀情也很心慌,但是事已至此只能咬死,她往椅子上一坐哭了起來,“我沒有用啊,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好。”

    林雨涵也跟著哭,她是被嚇哭的。

    沈秀情給宗景灝的水里,酒里,他用的餐盤里,都下了藥,他什么都沒沾,只是在等林辛言的過程中,喝了口水。

    看到他喝了水之后,沈秀情示意讓林雨涵過去,試圖把他扶到房間,然后發生關系。

    可是就在林雨涵去扶他時候,宗景灝直接將水杯砸在了林雨涵身上,林雨涵現在還記得當時宗景灝的樣子。

    他因為太過憤怒,咬緊后牙槽,臉頰的凹陷,隱隱透著股猙獰。

    就是那種模樣看著她的。

    到現在林雨涵心里還在發慌。

    林辛言看了一眼依在林國安懷里的林雨涵,這母女兩個,真是膽大包天

    竟然敢這么明目張膽的算計

    她腿上有傷,宗景灝身體健碩,架著他相當吃力,可是想到他是因為自己才變成這樣,心里有些愧疚,硬撐著架著他走出林家。

    林家別墅依舊燈火通亮。

    林國安也發現這事不對勁,以宗景灝的身份,什么樣的女人沒見過用得著在飯桌上對林雨涵不軌

    他一把推開林雨涵,厲聲問,“到底什么回事”

    “就是宗景灝看上我們家涵”

    啪

    沈秀情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國安一個巴掌扇過來,瞪著她,“還不說實話你女兒是天仙啊能讓他那樣的人物在飯桌上不軌”

    眼看瞞不過去,沈秀情往地上一跪抱住林國安的腿,“國安,我也是為你好啊,林辛言分明不想幫我們,我就想如果涵涵能和他好上,公司的事情或許就迎刃而解了。我可能做的欠考慮,但是我的出發點是好的,我只是想為你做點事情的啊。”

    沈秀情哭的梨花帶雨,臉貼著林國安的褲管,“國安,看著公司遇到難處,我心里著急,可是83962我一個婦人,能為你做的有限,才才我知道錯了。”

    林國安的表情沒緩和,他腦子嗡嗡作響,亂糟糟的。

    林雨涵在一旁就是一個勁的哭。

    “都給閉嘴”林國安呵斥了一聲。

    他狠狠的剜了一眼沈秀情,“看看你丟人的樣子”

    家里有傭人都看著呢。

    此刻傭人躲在廚房里都不敢出來。

    東家的笑話可不敢看,萬一丟了工作就得不償失了。

    沈秀情顫顫巍巍的站起來,抹著眼淚,“國安我是想幫你的”

    “幫了嗎”林國安本來就因為公司的事情心情煩悶,又被林辛言要走一筆錢,他正在氣頭上,沈秀情還干出這么蠢的事情。

    他惱怒的殺人的心都有了。

    林雨涵沒見過林國安發這么大的火,嚇的又哭出了聲音。

    林國安踹了她一腳,“哭哭哭,就知道哭,除了哭還會干什么白養你個沒有用的東西”

    有本事今天把宗景灝拿下啊

    哭頂個屁用

    林國安今天真是氣狠了把沈秀情和林雨涵關在了門外不讓進屋。

    屋外。

    林辛言把宗景灝弄上車,宗景灝像是喝醉的狀態,有些不清醒的樣子,她不會開車,“我得叫人來幫我們。”

    她掏出手機,國內她認識的人不多,能幫她的恐怕也只有何瑞澤了。

    她掏出手機,找到何瑞澤的號碼,準備撥出去的時候,手腕忽然被人攥住,原本不清醒的人,此刻正盯著她,“你在給誰打電話”

    “我”

    宗景灝已經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名字,他的眉眼滲透著邪肆,何瑞澤那個醫生

    林辛言錯愕兩秒手,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探他的額頭,結果被宗景灝扣住腰身,一個翻轉,將她壓在了車座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