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章,別亂摸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章,別亂摸

    林辛言大腦空白了幾秒,在他的瞳孔中瑟瑟晃晃,好半晌才穩住,“你,你還好吧”

    她本能的防備。

    “你當我發燒了”

    往他額頭摸

    知道現在他不能碰嗎

    特別是女人

    這只是本能,人一生病就會去摸額頭,畢竟他不舒服,林辛言就把他當病人對待了。

    “你沒事就好。”林辛言感覺到此刻的危險,試圖從他的身下脫身。

    宗景灝附身下來,壓住她試圖挪動的身子,“利用完我,不需要給報酬”

    “宗先生我,我帶你去醫院。”她強行讓自己冷靜,“我是有過男人的女人,你一定不會有興趣。”

    林辛言故意咬重我有男人這四個字。

    似是提醒,又似故意讓他厭惡。

    有了厭惡,就算再想恐怕也能克制住。

    “有沒有你”

    林辛言搖頭,“沒有,沒有,我和他們勢不兩立,怎么會和他們一起算計你,你可是我的靠山,孰輕孰重我分的輕。”

    有汗滴下來,恰好落在林辛言的臉上,她的身體一僵,他真的在強行克制,透過車廂外的光亮,能夠窺探清他額頭上的汗珠。

    林辛言試著挪動手臂,宗景灝沒制止,她按開了車窗玻璃,車廂內灌入新鮮空氣,曖昧的溫度下去了些,宗景灝亦是清醒了兩分。

    他的嗓音沙啞,低沉,“給關勁打電話。”

    “別亂摸。”

    他的嗓音克制極了,倏的睜開眼睛,盯著林辛言,“再摸”

    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

    他拿起林辛言的手放在右側的褲兜,“這里。”說完他松開了手,再次閉上眼睛。

    林辛言掏出他褲兜里的手機,找出關勁的號碼,撥了出去。

    林辛言從后座下來,在外面等關勁過來。

    呆在車里太不安全了。

    關勁的速度還算快,十幾分鐘就到了,順利將宗景灝帶回別墅。

    本來林辛言是讓關勁送醫院,她怕宗景灝身體出毛病。

    但是宗景灝讓關勁回別墅。

    回到別墅林辛言到浴室放了一池冷水,試圖讓他清醒些,其實他是清醒的,只是看著不清醒而已。

    在涼水里泡了一個多小時,宗景灝幾乎虛脫了,全靠關勁和林辛言架出來。

    將人放到床上,關勁看著林辛言,“接下來恐怕我幫不上你了,我在外面等著,你有事叫我。”

    林辛言,“”

    “等等,你走了他”林辛言指著渾身濕透的男人。

    怎么辦

    關勁聳了聳肩,表示幫不上忙,“換衣服的活兒,我肯定干不了,所以只有你了,你是宗總合法妻子,照顧他,為他換衣服也是合理合法的。”

    林辛言,“”

    名義上是合理合法,可是

    “我在外面。”說完關勁走出去,并且關上門,他站在門口渾身打了個冷顫,給宗景灝換衣服,看光他的身體

    只是想想,關勁也能想到宗景灝暴怒的樣子。

    搞不好會炒了他。

    林辛言站在床邊,苦惱的盯著躺在床上的男人,這一身濕衣服不換,恐怕會感冒。

    換,她無奈的望著屋頂明晃晃的水晶吊燈,深深的吸了口氣,“看在你今天是因為我的份上,我不能不管你。”

    她彎xiashen子,伸出手一粒一粒的解掉他襯衫的扣子,抬著他的手臂,將衣服脫了,然后摳開皮帶,扭過頭拉掉褲子,瞎子似的摸到被蓋到他身上。

    做好這一切,林辛言才看他,他昏睡了過去,似乎睡的還挺沉。

    她將濕衣服拿出去,關勁看她出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換好了”

    林辛言點了點頭,把濕衣服交給于媽。

    “今晚宗總身邊可能離不開人,你守著,有事給我帶電話,我先回去。”關勁拿著外套。

    林辛言認命的點了點頭,找出干毛巾給宗景灝擦頭發。

    擦好頭發她起身7eb去放毛巾的時候,忽然被宗景灝拉住手腕,用力一帶她便摔到了床上,他翻了個身,長腿壓在了她的身上,林辛言試著推開他,可是越推他抱的越緊。

    他緊緊的圈住她纖細的身軀,頭埋在她的脖頸中,輕聲呢喃,“別怕”

    林辛言不敢動,他的聲音太小,她沒聽清,輕聲問,“你說什么”

    可是沒有人回答她。

    后來林辛言困了,躺在床上睡著了。

    暖暖的光束透過窗簾的縫隙照進來,宗景灝的睫毛動了動然后睜開眼睛,似乎一夜的沉睡不適應光亮,他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兒,才又睜開。

    剛想一動才發現有東西壓著自己手臂,他扭頭,才發現自己的臂彎里躺著個女人。

    她的黑發如瀑布,睫毛濃密卷翹,像是蝴蝶落在眼瞼處,櫻桃般紅潤的嘴唇微抿,起起伏伏的呼吸,竟擾的人心神不寧,他輕輕挪動手臂,然而才剛一動,林辛言就咕噥了一聲。

    身子咕扭了一下,睫毛輕顫,緩緩地她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就是那張如雕刻般無可挑剔的俊顏。

    此刻還是沉睡的樣子。

    她的神情一頓,卻又松了口氣,若是他醒著,多難為情

    她掀開被子,想要趁宗景灝沒起來時,離開這里,她光著腳下地,轉身去給他蓋回被子時,目光不經意落在他的肩膀上。

    呼吸瞬間一滯。

    他的肩膀上怎么會有著咬痕

    林辛言只覺得腦子很亂,卻又清晰,一個驚子里炸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