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章,孩子是他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章,孩子是他的

    她這段時間在公司給宗景灝翻譯文件,知道他開展的新項目就在a國,而且那項項目是在宜蘭市開展,而她在國外的那八年,就生活在宜蘭市。

    這些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她出賣自己換取給弟弟和媽媽手術費的那晚,因為第一次太過疼痛,她咬了那個男人一口,按照介紹她生意的那個婦人的要求,屋里不能開燈,所以從她進屋的時候屋里都是黑的。

    她看不見對方的樣子,但是根據當時的情況,她咬那個男人的位置,就是右肩膀。

    是巧合嗎

    她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是巧合的話,怎么會這么巧

    而且她從翻譯的文件中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兩個月前宗景灝去過a國。

    如果是真的,那么

    她的手不由的覆上小腹。

    自己的孩子是他的

    有了這個想法后,林辛言也驚嚇到。

    宗景灝明顯感覺有人盯著自己看,這個女人在干什么

    他故作剛剛睡醒的樣子,緩慢的睜開眼睛,他以為林辛言是在自己睡覺的時候偷看自己,然而對上的卻是一雙,淚眼婆娑的眸子。

    他的心口一滯,她在哭。

    宗景灝醒的太突然,林辛言未來的極閃躲,她慌忙的轉過臉,快速的跑出房間。

    她的動作太快扯動膝蓋上的傷,她顧不得痛,一口氣跑進房間把房門反鎖,她靠著門板心情還處于驚魂未定的狀態。

    過了許久,她才平復些。

    雖然種種表象都表明那晚可能就是宗景灝,但是也有可能真是巧合。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巧合。

    不,不會是真的。

    她慢慢冷靜下來,去浴室洗澡換衣服,重新包扎膝蓋上的傷口。

    樓上,宗景灝恍惚了好幾秒,剛剛那個女人的表情是在哭

    她哭什么跑什么

    他坐起身摁了摁眉心,昨晚雖然中招,但是他沒有對她做什么,為何那種表情

    想到昨晚的事情,他的眼神暗了下來,抓過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給關勁去了一通電話,“林氏,我不想在看見”

    “明白。”昨晚的事情在林家發生的,關勁大概能猜到點,宗景灝下了這個命令,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昨晚他閉了閉眼睛。

    迷糊中好像是林辛tbaihui言給他脫的。

    那個女人

    宗景灝總覺得她像是一團謎,撥開一層,還有一層。

    咚咚

    敲門聲落下傳來于媽的聲音,“少爺,你醒了沒,早飯好了。”

    宗景灝應了一聲,下床洗漱沖澡,穿上干凈的衣服下樓。

    林辛言已經在餐廳,身上的衣服已經換過,臉上的表情平靜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他看到的都是假象。

    他的腳步緩了一下,踩著拖鞋一步一步走下來。

    林辛言將一碗清淡的粥放到他跟前,“早上吃點清淡的,對胃好。”

    宗景灝坐下來,很給面子的舀了一勺子放在嘴里,的確清淡,沒什么味道。

    林辛言低著頭,“那個昨晚是我大意了,沒想到沈秀情,能干出那樣的事情。”

    宗景灝抬起眼眸,露齒笑,一口皎潔的白牙爍爍奪目,“不要臉的見得不少,像林家這么不要臉的,少見。”

    這一句話把姓林的都罵了一個遍。

    林辛言耷拉著腦袋,她也姓林。

    “那個我想請一下假。”林辛言抬起頭,她得去一趟醫院,這幾天都沒去醫院看媽媽了。

    還有,她得把那張支票兌現,存在銀行卡里,媽媽那邊可能會長期需要花錢,這些錢對她來說事關重要。

    還有,何瑞澤幫她墊付的醫藥費,加上之前的也要還給他。

    宗景灝喝粥沒抬頭,淡淡的問,“有事兒”

    林辛言點了點頭,“我得去看看我媽。”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算是應允了。

    早飯過后宗景灝照常去公司,林辛言幫著于媽收拾餐桌,于媽拿掉她手里的碗,“不用你,去休息吧。”

    啊

    大早上的休息

    于媽看她一眼,語重心長道,“你已經嫁進宗家,昨晚你是正經主子,不要讓第三者鉆了空子。”

    林辛言的臉一紅,于媽想什么呢

    最晚和宗景灝睡一屋,但是什么都沒有啊。

    于媽肯定不信。

    林辛言無奈的點頭應付。

    于媽還是向著林辛言,雖然之前對她的行為不滿。

    “我看少爺未必是真心喜歡白小姐,你加油,肯定能得到少爺的喜歡。”

    林辛言皺眉,“你怎么知道宗景灝不是真喜歡白竹微”

    “白小姐跟著少爺時間不短,但是少爺都沒喜歡上她,是兩個月前,出國回來后,忽然就承認了她的身份,這點我到現在都沒明白,怎么就忽然愛上她了”于媽到現在也想不通。

    林辛言則是渾身一震,兩個月前

    她穩住情緒,若無其事的問,“之前宗景灝并不喜歡白竹微,但是兩個月前,出差回來后,忽然給了她女朋友這個身份”

    于媽點了點頭,“是啊,少爺不是腦筋不清楚的人,忽然就承認了,恐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林辛言陷入沉思,白竹微對她的敵意,似乎很深。

    是只因為她嫁給宗景灝,還是另有隱情

    她一時間找不到答案,只能先去醫院看媽媽,去醫院之前她把支票閱現,拿出一些需要用的,剩下的存起來。然后再到醫院,把醫藥費續上,在護士的安排下,她見到了莊子衿。

    莊子衿被關在一間不大的房間里,里面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上面放著塑料杯里面放著半杯水。

    有精神病的患者,會沒意識的自傷,所以她進來前,也是被護士搜過身,不準帶任何危險的東西進來。

    莊子衿身上穿著藍色的病服,卷縮在床頭,嘴里念念有詞。

    林辛言聽不太清,推開門進來,看見林辛言進來她抬起頭,目光恍惚了兩秒,“言言。”

    只這么一句,林辛言酸了鼻腔,紅了眼眶,撲上來摟住她,“媽。”

    莊子衿伸手順著她的頭發,“你怎么一個人來,不帶辛祁來看我我都好久沒見到他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