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章,我不是壞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章,我不是壞男人

    那天醫生的話還在回響在耳畔,全是醫生無情的聲音,“你弟弟已經沒救了”

    盤旋在眼眶里的眼淚,落了下來。

    她緊緊的抱著莊子衿,“弟弟他在上學,下次我帶他來看你。”

    莊子衿思緒有些混沌,疑惑的點了點頭,便不在說話。

    林辛言擦掉臉上的眼淚,笑著,“媽你想吃什么我給你買來。”

    莊子衿不言語,雙手抱著膝蓋,是沒有安全感的表現。

    林辛言和她說話,她只是愣愣的看著某處,沒有聚焦的視線,有些渙散。

    “媽”林辛言抓住她的肩膀,晃著,“你和我說話,看看我,我是言言啊,你女兒。”

    剛剛她明明認識的啊,還叫她的名字。

    林辛言有些接受不了她這樣記憶混淆,一會記得,不會不記得。

    “你不要這樣。”巡視的護士看見林辛言有些激動,進來制止道。

    林辛言看著護士,“我媽是不是又嚴重了”

    “精神患者是這樣的。”護士看了一下時間,“探視的時間快到了,你不要在患者面前情緒激動,會刺激到患者。”

    林辛言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林辛言和她說以前的事情,陷入一些回憶中。

    時間到了護士叫她,她才回神,依依不舍的看著莊子衿,“媽,過幾天我再來看你。”

    “言言。”林辛言走到門口時,忽然莊子衿出聲,林辛言轉身,發現莊子衿根本沒看自己。

    莊子衿愣愣的看著某處,自言自語,“我女兒言言懷孕了,孩子沒爸爸,以后她該怎么辦”

    說著她哭了。

    林辛言只覺得心口被火灼了,生疼。

    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情緒,扭頭走出房間。

    獨自一個人坐在走廊里的長椅上。

    “言言。”何瑞澤穿著白大褂走過來。

    林辛言站了起來。

    何瑞澤走到她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讓她坐下來,“我有話和你說。”

    林辛言坐回長椅上,何瑞澤坐在她身邊,“你看到了吧。”

    “嗯。”她雙手握在一起,掌心都是汗。

    “你做好心理準備,這樣的情況很難恢復完全。”何瑞澤嘆息,“她是受的打擊太大,爆發起來是很嚴重的,她會選擇性的忘掉一些,特別痛苦的事情,記憶出現混淆。”

    林辛言咬著唇,“她忘記了辛祁已經沒了的事實,問我怎么沒帶他一起來看她。”

    何瑞澤伸手摟住她,揉著她的手臂,“別哭,有哥哥在呢,你放心,你媽這里我會照顧著好。”

    林辛言低著頭,說,“謝謝。”

    “和我客氣什么”何瑞澤沉沉的垂下眼眸,思考再三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言言,等你和宗景灝的約定到期,讓我照顧你好不”

    林辛言愣愣的看著何瑞澤,“哥”

    “我知道你一時間可能難以接受,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我不是個壞男人,我只是想照顧你而已,你不為自己想,總要為肚子里的孩子想,孩子需要一個健全的家庭,才利于他成長,我有這個能力。”

    何瑞澤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再不明白就傻了。

    對何瑞澤,她就是把他當親人對待。

    “你放心,我會把他當親生的一樣對待。”何瑞澤特別的認真。

    林辛言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哥,我,我沒想過”

    “別急著拒絕。”何瑞澤看著她,“想過沒有,孩子出生后,將來她問你爸爸呢,你怎么辦我是心理醫生,我知道在單親家庭成長的孩子是有性格缺陷的,為你了的孩子著想,好好的考慮考慮。”

    何瑞澤的態度十分誠懇,一改之前的輕松,莊子衿的病恐怕難恢復,她又沒錢,再生下個孩子,以后的生活可想而知的艱難。

    他是真想照顧她。

    林辛言低著頭,不得不承認何瑞澤有些話說的很對,孩子需要健全的家庭,才有利于他成長。

    可是

    這對她來說并不容易接受。

    這個孩子不是他的。

    而且他的家庭也不普通。

    “言言”

    “哥。”林辛言快速的打斷他,從包里掏出一打錢,遞給他,“上次你幫我墊付的醫藥費,還給你。”

    本來她是想見完莊子衿,再聯系他的,沒想帶碰見了,他還說了些出乎她意料的話。

    何瑞澤看著那一沓錢,臉色慢慢沉下來,“這錢,他給你的”

    林辛言搖頭,“不是,林國安給我的。”

    具體的她沒說。

    何瑞澤不信,那是一個無情的男人,會忽然給她錢

    “言言”

    “哥,我還要上班。”林辛言站起來將錢塞進何瑞澤的懷里,“這是我欠你的,應該還。”

    說完便匆匆走出去。

    何瑞澤沒去追,她可能一時間難以接受,他應該給她些時間消化。

    林辛言到公司已經臨近中午。

    走向位置時被人攔住去路,攔她的是吳美霞,秋怡的好姐妹,秋怡被開除了是因為林辛言,可能秋怡有錯,但是秋怡不會無緣無故的陷害她。

    肯定之前她有錯的地方。

    “你遲到了吧”吳美霞看著她。

    “我請過假了。”林辛言淡淡的語氣。

    她新來的,辦公室里的人對她并不友好,所以她倒是沒在意,撇過吳美霞想走,吳美霞抓住了她的手臂,“你說謊”

    她已經從白竹微哪里打聽過了,林辛言根本沒向她請過假。

    “我真的已經請過假了,請你讓開一下行嗎”

    “不行你明明在說謊不會以為上次可以得到宗總的庇護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那天的事,她們沒往深想,只當是宗景灝一時腦熱。

    林辛言的聲音冷了下來,“現在請你讓開,不信可以自己去問宗總。”

    她不想和誰為敵,只想安安靜靜的做好自己的工作,為什么都來找她的麻煩

    “下午兩點半,和匯豐銀行的行長有個會面,晚上八點有個宴會”

    宗景灝單手抄兜,步子邁的沉穩邊走邊聽身后白竹微的行程匯報。

    “晚宴讓關勁替我去。”他不徐不緩的開口。

    “這次宴會是鼎豐百年之夜,不去怕是不合適。”鼎豐上世紀創建的公司,珠寶行業起家。

    到現在已經有百年歷史

    “宗總,白秘書。”吳美霞像是找到證人,拉著林辛言走過來,“白秘書,她和你請過假了嗎”

    白竹微抬頭看看宗景灝,搖搖頭,“沒有,怎么了嗎”

    “她遲到了,還說自己請過假了。”吳美霞的聲音又高了兩分,“難道新來的就不用遵守公司規定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