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章,你做我女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章,你做我女伴

    “白秘書,這個是要扣工資的吧”吳美霞咄咄逼人。

    白竹微公事公辦的口氣,“按照公司制度是這樣的。”

    “本來這種小事,我不愿意鬧起來,但是她明明遲到,還要說自己請過假了,說這種謊話的人,人品肯定”

    “她請過假了。”吳美霞得意洋洋的數落著林辛言人品不好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她。

    吳美霞愣了一下,覺得自己聽錯了,這樣的事情能勞動宗總親自處理嗎

    明顯不可能。

    “遲到說謊的人,人品肯定是有問題的,這樣的人不應該留在公司。”

    “我應允的,她請過假了,還要我再說一遍嗎”宗景灝的的語氣加重,放的緩又沉,無形給人一種壓迫的質問感。

    吳美霞這次聽清楚了,一次幻聽,兩次就不可能了。

    覺得太過匪夷所思。

    這種事應該白秘書處理,哪里用的著老板親自處理

    這女人和宗總什么關系

    一次兩次

    “好了,都去做事吧。”白竹微裝的淡然。

    心里卻是惴惴不安。

    林辛言的目光不經意的掃過白竹微強裝鎮定的臉,一個念頭在心頭劃過,她想證實于媽的話,宗景灝并不愛她,而是因為某些原因。

    這個原因和去a國有關。

    本來她只想當做一個巧合。

    可是,今天莊子衿和何瑞澤的話,讓她走了心。

    她的孩子需要一個爸爸。

    白竹微跟著宗景灝進辦公室,匯報完所有行程,她合上行程表,試探性的問,“晚宴是讓林小姐陪你出席嗎”

    宗景灝似乎有些乏了沉沉的閉上眼睛,沉默數秒,“你陪我去。”

    白竹微松了口氣,“那我出去做事了。”

    關上辦公室的門,白竹微轉身,就看見林辛言站在她的身后,腳步停住。

    “白秘書,我有事情向你請教,可以借一步說話嗎”林辛言問。

    白竹微倒是意外她會主動找自己。

    她倒是想聽聽她能說出些什么,“行啊,去樓下的咖啡廳。”

    乘上電梯,兩人下到一樓的咖啡廳。

    找了個安靜的位置坐下。

    兩人誰都沒先開口,咖啡上了片刻,林辛言才開腔,“白小姐,對我的敵意貌似很深。”

    “我和阿灝是一對,硬生生的被拆開,是林小姐,林小姐會怎么做”白竹微反問。

    林辛言捏著勺子輕輕的攪動咖啡杯里的咖啡,她還真是滴水不漏。

    “你知道的,我和宗先生只是履行婚約,而且期限并不長,白小姐似乎很急切,對我也很忌憚。”她緩緩的抬起眼眸。

    “何以見得”白竹微輕笑,抿了口咖啡。

    “你我心知肚明,在我住的地方散布我懷孕的事情,買通人中傷我,刺激我媽,做這些事為何,我想白小姐心里清楚。”白竹微偽裝的好,林辛言比她還深沉,好似萬事手中握的模樣。

    “我不知道林小姐什么意思,我做哪些就是單純的不滿你嫁給啊灝,如果林小姐要告狀,我也無所謂,因為啊灝會理解我,我只是個女人,一個戀愛中的女人,被人搶了原本該屬于我的位置,做了些出格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她淺笑著,看著林辛言,“倒是林小姐主動約我,倒是顯得存不住氣了。”

    林辛言淡笑不語,那高深莫測的樣子,讓白竹微心里毛發。

    聲音冰冷,“你笑什么”

    “我聽說了一件好玩的事情,白小姐有沒有興趣聽”

    “什么”

    “我聽說白小姐跟著宗先生很久了,但是并未愛上白小姐,忽然就給了白小姐女朋友這個身份,是因為”林辛言故意頓下來,觀察白竹微的臉色。

    果然她的臉色變了,雖然在極力忍耐,但是她依舊探出蛛絲auto268馬跡。

    “因為什么”白竹微不似之前淡定。

    “我只是聽了幾句閑言碎語,白小姐不用在意的。”林辛言說一半留一半,讓白竹微不知道她知道了多少,故意吊著她。

    “我和阿灝是真心相愛,自然有看不慣,嫉妒我的人嚼舌根子,林小姐要當真,我也沒辦法。”說著白竹微站起來,“還有半個月,該屬于我的位置,還會屬于我。”

    她看了一眼林辛言轉身離開。

    “白小姐怎么知道我懷孕兩個月了”林辛言也站起來。

    “我說過,我猜的。”

    林辛言走過來,“我的肚子又不顯懷,根本無法看出來懷孕多久,可是白小姐一下就猜中,恐怕就算是生過孩子有經驗的女人,也沒白小姐這個眼力勁吧”

    “或許巧合呢偏偏就被我猜中了,天下無奇不有,或許我就是有這個能力呢”說完白竹微走向電梯。

    電梯門緩緩滑上,在縫隙中,和林辛言對視。

    雖然對話滴水不漏,但是白竹微知道,林辛言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不然不會有今天的試探。

    她知道多少,到什么程度,白竹微不知道。

    林辛言身上的力氣在電梯門合實的那一瞬間,被抽空。

    事實告訴她,她的猜測可能是真的。

    但是她無法了解其中細節。

    如果真是宗景灝,那天介紹她的那個婦人為何要給她錢

    宗景灝為何

    只為泄欲

    她不知道,這就像是一團謎,深處隱藏著陰謀。

    但是她無從查證。

    下班后,她照常回家。

    “就你一個人”于媽往林辛言身后看。

    林辛言點了點頭,情緒不是很高,下班的時候她看見精心打扮過的白竹微上了他的車。

    她動搖了自己的猜測,或是宗景灝真的是愛白竹微的呢

    之前不愛,只是沒發現。

    她很亂。

    “怎么不和少爺一起回來”兩人人多相處,才能培養感情。

    “他和白小姐一去出去了。”林辛言只覺得心口悶悶的,有了那個猜測以后,對宗景灝的態度有了改變。

    于媽嘆了口氣,“你得努力啊。”

    林辛言笑笑,并不想說這個話題,故意說道,“我有點累了,想睡會兒。”

    于媽明顯察覺到她心情不好,“你休息,做好晚飯我叫你。”

    林辛言應了一聲,便進了屋。

    她躺在床上覺得疲憊極了,她緩緩的閉上眼睛,真的想睡一會兒,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手機響了。

    她摸出手機,接起來。

    “言言,能幫哥哥一個忙嗎”

    這聲音

    林辛言瞬間所有困意全無,她坐起來,“你說。”

    “我有個場合要出席,你做我女伴。”

    林辛沉默片刻說道,“好。”

    “把你的位置發我,我去接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