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章,喧賓奪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章,喧賓奪主

    林辛言給他發了個定位,然后從床上起來,剛好于媽來叫她,看見她起來說道,“飯菜我已經準備好。”

    “我不在家里吃了,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林辛言將有些凌亂的頭發扎起來,走到門口換了鞋子,匆匆就出了門。

    她不想何瑞澤來到這里,所以她走到路口等著。

    何瑞澤來的很快。

    沒讓林辛言等多久,今天的何瑞澤和平時不大一樣。

    從林辛言認識他以來,他基本都是休閑裝,或者白大褂,這樣西裝革履,她倒是第一次見。

    何瑞澤下來給她拉開車門。

    林辛言沒立刻上去,而是問道,“重要場合嗎”

    他穿的看著很正式。

    “不算。”因為他不在乎。

    林辛言彎身上了車,之前的話題兩人都沒提起。

    何瑞澤開著車子,林辛言也沒開腔。

    車廂內的氣氛有些微妙。

    “你不用緊張,到時候跟著我就行了。”何瑞澤故意找話題。

    氣氛太安靜,就會顯得尷尬。

    特別是他表明心意之后。

    林辛言一口答應,也是念在他對自己的照顧,和感情無關。

    “嗯。”

    他轉頭看著她,她扎著馬尾,臉頰只有掌心那么大,挺翹的鼻子,粉色的唇,每一處都很精致,她真的長大了,已經不再是那個小女孩兒。

    “言言是不是嫌棄哥哥太老了”何瑞澤唇角挑著笑。

    林辛言低笑,“哥哥不老,才二十多歲而已。”

    還沒三十呢。

    他伸手過來摸摸她的頭發,“都說女孩兒貼心,這話不假。”

    林辛言拿掉他的手,“怎么感覺你賺我便宜”

    “有嗎”何瑞澤笑。

    林辛言佯裝生氣不理他。

    他們說話這會兒車子已經停在一座大廈前,碩大的顯示屏,播放著鼎豐珠寶的發展歷史,門口停滿了排排的豪車,林辛言莫名的緊張。

    何瑞澤給她打開車門,朝她伸出手,“有哥哥在呢,別緊xiaoaierp張。”

    林辛言看了他兩秒,何瑞澤將手又往前遞了遞,“你得陪我一起進去,今天你可是我的女伴兒。”

    林辛言伸出了手。

    紅毯延伸到大廳,大門兩側站著兩位黑色西裝的男人,中間站著一位稍稍上了些年紀的接待著。

    看見何瑞澤過來,上前迎了幾步,“二少爺。”

    林辛言則是側頭看了一眼他,知道他身份不普通,但是不成想竟是鼎豐集團的那個何家人。

    相對宗家是后起之秀,但是人才輩出,到了宗景灝這一輩,已經是b市龍頭企業。

    百年老字號的鼎豐也比不上。

    萬越旗下產業多元化,涉及領域眾多,和匯豐銀行共同投資的卓越投資銀行,在國際上都享有盛譽。

    何瑞澤微微點頭,以示回應。

    “走吧。”何瑞澤扭頭看著林辛言,“是不是不適應”

    林辛言坦白的點頭。

    “其實我也不適應。”何瑞澤笑著。

    他對經商沒興趣。

    家里的企業都是由他哥打理。

    “你為什么會在a國療情傷嗎”依照何瑞澤的家庭背景,不應該出現在那個地方,在一間小診所里做心理醫生的吧

    何瑞澤一愣,沒想到她怎么會忽然這么問,好笑的問,“你怎么就覺得我是在那里療情傷的”

    “琳琳不是你女朋友嗎”她記得當時在別墅,在他母親嘴里聽到的這個人名。

    從她的話音里,能夠聽出何瑞澤好像是很在乎那個叫琳琳的。

    琳琳肯定是個女孩的名字啊。

    聽著就很可愛。

    聽到這個名字,何瑞澤臉上的笑,慢慢沉下來,“她叫何瑞琳,是我妹妹,小時候走散了,至今沒找到。”

    林辛言張了張口,她以為琳琳是他曾經的女朋友,沒想到揭了他的傷疤。

    “對不起”

    “不用。”何瑞澤重新笑著。

    富麗堂皇的大廳,觥籌交錯,男人們西裝革履,女人們化著最漂亮的妝容,穿著最好看的禮服,為自己身邊的男人撐場面。

    而林辛言素面朝天,在這里顯得格格不入。

    “啊澤。”夏珍渝為何瑞澤挑了陪他出席今天晚宴的女伴,是一家建材公司的千金。

    但是被何瑞澤拒絕了。

    竟然帶了這個女孩兒。

    “媽,她叫林辛言。”何瑞澤介紹。

    這是大場合,夏珍渝就算心里不滿他帶著這個女孩來,也沒當眾表現出來,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哦,走,到那邊認識認識人。”

    何瑞澤常年不在國內,大家幾乎已經忘記何家還有個二少爺,只記得老大何瑞行。

    大廳正中央,從二樓延伸下來的水晶吊燈,泛著晶瑩剔透的光,璀璨奪目。

    中間站著一群人,最引人矚目的恐怕就是被人圍在中間,那抹挺拔雋秀的身影,即使距離隔的有些遠,林辛言也能認出那個男人是誰。

    她的心莫名的一緊。

    何瑞澤拍拍她的手,“不是有哥哥我呢嗎”

    “你知道他在”林辛言看著他。

    “我只是想讓他知道,你不是無依無靠。”說著何瑞澤拉著她走過去。

    “這以后的商場都是屬于你們年輕人的了。”

    唐政上一任匯豐銀行的行長,退休下來很少出席活動,說話時發出爽朗的笑聲,“這一代最年輕有為的非景灝莫屬。”

    “唐總過獎。”宗景灝單手抄兜,白竹微挽著他的手臂,右手修長的手指捏著紅酒杯,在燈光下,耀耀生輝。

    “聽說萬越在a國建立了”說話的是何瑞行,看到朝這邊走來的弟弟,身邊帶著個女孩兒,驚訝住。

    “瑞澤,她是誰”何瑞行問。

    何瑞澤帶著林辛言走過來,“我女朋友。”

    說話時他看了一眼宗景灝。

    似是在喧賓奪主。

    既然他不愿承認這個妻子,那么這個光明正大讓他給。

    林辛言怎么也沒想到,何瑞澤會這么說,還在大庭廣眾之下。

    她本能的想要抽出被他攥住的手。

    何瑞澤發現她的意圖,攥的更加緊,不讓她掙脫。

    笑說,“怕什么。”

    林辛言莫名的心虛,連頭也不敢抬。

    至于心虛什么,她也不知道。

    何瑞行笑著向眾人介紹道,“這位我是常年不在國內的弟弟,如今回來,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白竹微的手一緊,“林小姐”ioa

    宗景灝緩慢的抬起眼皮,目光掠過林辛言的臉,未作分秒停留,繼而又是那抹淡然到骨子里的模樣。

    林辛言七上八下的心,慢慢在宗景灝的無視中歸為平靜。

    她為自己的緊張感覺到好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