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章,不會因為孩子接受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章,不會因為孩子接受你

    這樣的場合,談論的無非都是商場上的事情,何瑞澤也是硬著頭皮在應酬,林辛言看的出來,他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拉著何瑞澤的手臂,低語,“我想出去透透氣。”

    何瑞澤拉著她的手,“我帶你去后廳。”

    燈光,喧鬧,交談,奉承,漸漸拋遠消失在耳畔。

    穿過走廊,他們來到后廳,寬闊,敞亮,相比前廳要安靜的多,偶爾也有站在窗前交談的人。

    “你是不喜歡聽那些交談吧”何瑞澤淺笑,“其實我也不喜歡。”

    這次是夏珍渝軟硬兼施,他不得已才答應出來。

    他不喜歡應酬,不喜歡勾心斗角,不喜歡想盡一切辦法賺錢。

    也許這和他的出生有關,生下來衣食無憂,沒為錢發過愁。

    “我看出來了,所以你是不是要謝謝我,帶你逃出火海”

    “你要哥哥怎么謝”何瑞澤附身靠近她,林辛言能夠清楚的聞到他身上的男性氣息,縈繞在耳畔,她不由的想要撤開身子,卻被何瑞澤扣住腰。

    “以前覺得你小,不知不覺你長大了。”以前對她有關注,并沒有別的想法,這種想法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生出來的。

    林辛言覺得何瑞澤和自己認識的樣子不一樣了,他溫潤如玉,總是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像是大哥哥一樣照顧她,關心她。

    可是現在味道變了,他總是在調戲她

    “你變了。”林辛言扭著頭,雙手不自在的攥緊。

    “你成年了,我當然不能再把你當孩子看,你說對嗎”他悶笑。

    林辛言推開他,“但我是你妹妹。”

    何瑞澤被推的猝不及防,往后退了一步,反應過來后,看著她,“不是親的。”

    林辛言走到窗口,抬頭望著漫天繁星,“我想把你當哥哥。”

    何瑞澤望著她的背影,她這是拒絕他了

    “我可能知道我肚子里孩子的父親是誰。”她淡淡的語氣,像是對自己說,又像是對何瑞澤說。

    何瑞澤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臉,嚴肅道,“誰”

    “我不確定,有很多事情我也沒弄明白。”林辛言深深的吸了口氣,轉身看著何瑞澤,“我很矛盾,也很無措,我不知道”

    她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你懷疑的對象是誰”何瑞澤蹙fveperor眉,“難道是國內人”

    想到那晚的事情,他就惱火,“當時為什么不去找我”

    林辛言低著頭,“我去找了,沒找到你。”

    她不想欠別人人情,可是牽扯到弟弟和媽媽的安危,她顧不得那些,她去找了,只是沒找到人,后來是那個婦人找的她。

    當時走投無路,她需要那筆錢,救媽媽和弟弟。

    何瑞澤仔細回想那晚,那天是何瑞琳走失的日子,他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可能她敲門,他睡著了沒聽見。

    他一直以為林辛言根本沒找自己。

    此刻心情更加的沉重。

    “對不起。”如果自己沒喝醉,聽到了她的敲門聲,或許現在的一切,都不一樣了。

    她不用背負不檢點,未婚先孕的污名。

    而他也可以順理成章的照顧她。

    可這一切都因為他喝醉而改變軌跡。

    “你又沒欠我什么,這樣說,反而是我無地自容了。”林辛言自嘲的語調。

    這是她自己選擇的,也是她的命。

    “我想回去了。”

    “我送你。”

    何瑞澤走過來,握住她的手,緊緊的攥在掌心,“以后哥哥不再讓你找不到,一定會照顧好你。”

    林辛言沒動,也沒掙開,此刻她有些明白,他對自己未必是喜歡,而是來自對妹妹的感情。

    只是他自己沒分清楚而已。

    他們從后門出來,大廈外霓虹燈依舊閃爍,燈火闌珊,璀璨明亮

    把黑夜渲染的如同白晝。

    何瑞澤給她拉開車門,林辛言彎身坐進去。

    一路上兩人沒搭話,各懷心事。

    林辛言沒讓他送到別墅,到了路口就讓他停下車子,“我這里下就行。”

    她按開保險帶,推開車門。

    “言言。”何瑞澤叫住她。

    “嗯”林辛言站在車窗前,彎身看著他。

    何瑞澤醞釀了一下,“你懷疑的那人是誰”

    林辛言垂下眼眸,她沒有絕對的證據,還只是猜測,“我不確定。”

    何瑞澤抿著唇,沉默片刻,“我幫你。”他頓了一下,“你先告訴我你懷疑的是誰。”

    他的心情無比矛盾,討厭知道,又想知道。

    林辛言想了一下,靠自己,她無法弄清楚這里面的隱情。

    “宗景灝。”

    林辛言說完,周圍的空氣都凝結了。

    何瑞澤也是愣神了好久。

    怎么也沒想到林辛言懷疑的是宗景灝。

    這個怎么可能

    還是她拒絕自己故意找借口

    “你知道我在a國的住處,介紹我的是一位叫梅蘭的婦人,如果找到她,或許能知道當晚的情況”

    “你為什么想要找到那個男人”何瑞澤打斷她。

    一開始林辛言并沒有想要刻意找。

    只是無意間,在宗景灝的身上發現蛛絲馬跡。

    “你不是說,孩子在單親家庭成長,會有性格缺陷”

    “我說過,我可以照顧你,還有孩子。”何瑞澤又一次打斷她。

    林辛言抿唇,直直的看著何瑞澤,“但是你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

    她故意,她和何瑞澤不可能。

    一方面讓何瑞澤清楚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另一方面她的確想知道真相。

    和宗景灝也不能,她心里清楚。

    她只想知道91xianfeng孩子的父親是不是他,當時又是什么情況。

    將來孩子出生,至少她可以告訴孩子,他的父親是個什么樣的人。

    或許也算是一種彌補。

    “我想還是不麻煩你了,很晚了,哥哥還是早點回去休息。”林辛言直起身子,笑著,“開車慢點,我先回去了。”

    說完她轉身沿著路邊朝別墅走去。

    數步之后,何瑞澤叫住了她,“我答應你了,就會為你做,但是我希望你到了約定時間就離開他。”

    “你們不了解對方,他不會愛你,更不會因為一個孩子就接受你。”

    林辛言停住腳步,繼而又邁起。

    她知道啊,沒有非分之想,只想知道真相而已。

    她走在路邊,路燈將她纖瘦的身形,拖出長長的影子。

    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車子,一道高峻挺拔的身影倚靠在車旁,暖黃色的燈光,絲絲縷縷的交纏,映照在他的側臉,把他渲染的更加俊美,少了些剛硬,多了些柔和。

    林辛言停住腳步,以為他還沒回來。不成想比自己還先回來。

    離的不遠,她的雙腿卻如灌了鉛,無法挪動腳步。

    他側過頭凝視了她兩秒,耐人尋味的語氣,“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