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章,很親密的行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章,很親密的行為

    林辛言遲疑了一下,才慢慢的邁起腳步,走到他跟前。

    林辛言沒這么近距離心無雜念的看過他,他身上遍布著歲月沉淀的成熟味道,張揚,炙熱,寬厚。

    此刻他的眉眼,他的額頭,他的鬢角,都沉淀著平靜,激不起一點波瀾。

    就是這樣一副平靜的樣子,她的心卻慌亂了。

    或許是知道他可能是肚子孩子的父親,潛意識里會在乎他對自己的看法。

    女人總是感性的。

    而且是在她懷孕的這個時期,就尤為的敏感。

    “他幫助我很多,我不知道今天他要我陪他出席的是這樣的場合,更不知道你會在,我不是故意的。”

    他眉頭緊皺,表情是復雜的,復雜到沒有人看得透。

    林辛言以為他不信自己,以為她就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可她不是

    “我”

    “你在解釋”他的喉結上下滑動。

    “我不想你誤會我。”若是以前她不在意,宗景灝怎么看她。

    但是現在不行。

    如果那晚真是他,他們共同有了孩子,總要在彼此心里留個好印象。

    “你這么誠懇,讓我恨不得,掐不得,倒是拿你沒轍了。”看到她和何瑞澤一起出現,他的確生氣的。

    恨不得掐死她算了,總是不把他的話當回事兒。

    “進屋。”他站直身子,邁步朝院內走去,林辛言跟在他身后進入屋內。

    于媽已經休息了,寬闊的客廳,空蕩蕩的,少了些人氣。

    他解著西服的扣子,“我餓了。”

    林辛言接過他手里的外套,“這么晚了,我給你煮點面吧。”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走到沙發前坐下來,整個人以放松的姿勢仰靠著,他雙眸合攏,修長的手指挑著領口的扣子,將領帶扯掉。

    林辛言將外套掛在衣架上,到廚房煮面。

    她從冰箱里找出蔬菜和西紅柿,西紅柿炒雞蛋,清水下面,一會兒的功夫就做好。

    客廳里宗景灝看著那抹纖細的背影忙碌著,恍惚有種家的感覺。

    林辛言端上餐桌,“好了。”

    她去倒了兩杯水過來,一杯放在宗景灝的跟前,拉開椅子在他對面坐下來,他的衣領微敞,露著性感的鎖骨,袖口卷起露出半截結實的手臂,不得不說,作為男人,他是受到了造物主的眷顧。

    哪怕只是個拿筷子的動作,也很賞心悅目。

    他低頭挑起面送進嘴里,而后微微蹙起眉頭,因為沒有任何味道。

    林辛言忍不住笑了,拿起旁邊的勺子,將西紅柿炒蛋舀了兩勺放在面上,“西紅柿雞蛋面,要這么伴著才好吃。”

    宗景灝抬起頭,就看見林辛言那眉眼彎彎的笑顏。

    印象中,他從未在她臉上見過這樣毫無遮攔的笑,眉眼清亮像是綻放的白玉蘭,清澈,純潔。

    竟看的出神。

    林辛言抬起頭,看到入神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問,“是不好吃嗎”

    宗景灝回過神,輕咳了一聲,塞了口面條進嘴里,咕噥了一句,“好吃。”

    林辛言喝了兩口水,單手托腮望著窗外。

    “你不去睡覺”宗景灝看她一眼。

    “等你吃好,我洗了碗筷再去睡,放在這里于媽早上還要收拾。”她托著下巴。

    宗景灝低著頭,繼續吃面,學著林辛言的吃法,將西紅柿炒蛋和面伴在一起。

    咕嚕

    林ngshixd辛言的臉瞬間一紅。

    她捂住肚子,這不和適宜的咕嚕聲,讓她窘迫不已。

    宗景灝抬頭看她,“你也餓了”

    林辛言只覺得臉燒的更厲害了,手揪著衣擺,耷拉著腦袋,“晚上沒吃飯,其實剛剛并不餓。”

    所以她才沒煮自己的。

    她站了起來,“我再去煮點。”

    “我的吃不完,分你一點,拿個碗過來就行。”宗景灝說完才察覺到有不妥之處,這面他吃過的,他佯裝冷淡,“我親過你,那么親密的行為都有過,吃一碗面也沒什么對嗎”

    林辛言張了張嘴,竟然一個字說不出來,說好的衿貴呢說好的冷俊呢

    怎么這會兒竟有些像個無賴呢

    “我還是自己再煮一碗”

    “你嫌棄我”他的眉眼舒展開來,模樣少了幾分不近人情,眼尾上挑,黑色的眸子泛著細碎的光,含著一抹春色,活脫脫一個勾人心魂的妖精

    林辛言的心跳在頃刻間停了半拍。

    “我我去拿碗。”林辛言快速的離開餐廳。

    看著她慌亂的背影,宗景灝翹著唇角。

    林辛言拿碗過來,宗景灝將下面沒吃過的給她,林辛言低著頭,也不敢看他。

    總覺得這是很親密的行為。

    只有那種夫妻很久的人,才會這樣。

    宗景灝的目光在她的臉上停留片刻,沒想到她也會害羞。

    不經意的笑,在唇角蔓延開來。

    吃過飯林辛言收拾碗筷,宗景灝上樓洗漱。

    這恐怕是林辛言住進來,第一次和宗景灝這么平靜的相處。

    早上林辛言起來,宗景灝也從樓上下來,目光在空中交匯,林辛言先躲開。

    宗景灝走下來,進入餐廳。

    于媽將早餐端上桌,把咖啡放在宗景灝跟前時,故意問道,“現在流行新婚夫分房睡嗎”

    宗景灝的動作一頓,挑了挑眉,盯著對面的林辛言,直勾勾的,莫名的使氣氛曖昧。

    林辛言因為聽到于媽的話,喝進嘴里的牛奶差點噴出來,她面頰不由自主的發燙,鼻尖不斷冒出細密的汗珠,腦子里一片空白,有點不知所措。

    “于媽,你煎雞蛋了”宗景灝恰到好處的提醒。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燒焦氣味。

    于媽一個激靈,“我的雞蛋。”

    慌忙的反身往廚房里跑,她的煎蛋糊了。

    宗景灝淺笑,目光不經意的落在她的唇角那里殘留著乳白色,他遞過來一張餐巾紙,“于媽是照顧我的人,對我的終身大事,也是尤為的上心。”

    于媽做的這么明顯,她知道,只是這樣被于媽光明正大的撮合,感到非常的難為情。

    她伸手接過宗景灝遞過來的紙巾,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如有電流從指間竄來順著她的血液逆流而上,充斥著她的臉頰,紅的發燙,她趕緊收回手。

    “那那個我自己拿一張。”林辛言伸手抽了一張,擦嘴。

    宗景灝也不尷尬,自然的收回。

    早餐林辛言吃的食不知味,奇怪的氣氛,讓她渾身不自在。

    吃完飯,她就先離開餐廳,“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

    宗景灝不徐不緩的放下手中咖啡杯,抬起眼眸,“等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