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章,理智超出控制范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章,理智超出控制范圍

    啊

    林辛言轉頭。

    宗景灝并沒解釋,而是慢條斯理的擦完手,將帕子放在桌子上,站起來,朝著她走來,“我們一起去公司。”

    林辛言張大了嘴巴,一起

    是她聽錯了嗎

    “我們一起合適嗎”畢竟他們的關系,沒人知道,一起去公司讓人看見了,不知道要傳出什么來。

    “有什么不合適的,你們是夫妻,誰敢說什么”于媽插話道,覺得宗景灝主動和林辛言一起去公司,是好事,他是不是已經在接受林辛言了

    畢竟是夫妻,關系應該親近的。

    林辛言還想說什么,于媽已經走過去推著她,“趕緊去換鞋。”

    林辛言被迫跟著宗景灝出門。

    于媽像是監視官一樣,看著她上了宗景灝的車才進屋。

    林辛言干干的笑了一聲,“于媽,真挺熱心的哈。”

    宗景灝并未回答她,而是問道,“這么怕別人知道我們的關系”

    林辛言覺得他莫名其妙,她有什么怕的

    公開身份,對她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我們是交易,這么短暫的婚姻,讓你公司里的人知道,會給你帶來麻煩吧。”她垂著眼眸淡淡的道。

    有了籌謀,心又空的慌,她不知道猜測的那個答案,真假多少。

    如果是假也就算了,當做一場烏龍。

    若是真。

    這個男人

    能夠接受這個孩子嗎

    “你是為我著想了”他的唇角噙著一絲淺淡的笑意,似乎這個答案,另他愉悅。

    心頭思緒千轉百回,她的雙手握緊,試探道,“算是吧,和我離婚后,宗先生應該會立刻迎娶白小姐進門吧。”

    談到白竹微,宗景灝臉色逐漸的沉下來,側頭過來,目光凌厲,“試探我”

    的確,林辛言想要試探他會不會娶白竹微,想知道他對白竹微的感情是否深。

    林辛言強裝鎮定,“我就是好奇,宗先生和白小姐的愛情而已,試探我有必要試探嗎對我有什么好處”

    雖然林辛言解釋的很有道理,但是宗景灝卻不信。

    總覺得她這話,另有深意。

    具體是什么,他不知道。

    只是直覺告訴他,她有目的。

    這會兒車子已經開到公司的大廈前,平時宗景灝的車子都是停地下車庫,這次,他停在了上面的停車場。

    林辛言推開車門下來,站的一旁,準備等宗景灝先走,她從再進去。

    宗景灝看她一眼,林辛言擠出一絲笑意,“不敢給宗先生惹麻煩。”

    “你怎么知道我會閑麻煩”他不咸不淡反問,目光一轉,“難不成,你是我肚子的里的蛔蟲”

    林辛言,“”

    看到有車子開進來,她往后退了一步,徹底來拉開和他的距離。

    宗景灝淡淡的睨她一眼,轉身朝著大廈走去。

    晨曦的安靜,沖淡了平日里緊張的工作氣氛,就連整棟大廈,此刻都顯得有幾分悠閑。

    剛剛開車進來的也是萬越集團的員工,是技術部的,看見林辛言站在那兒,走過來,“你也是在萬越上班的嗎”

    林辛言禮貌的笑笑,“是的。”

    “一起進去。”男人鼻梁上架著一副圓匡的眼鏡,清清瘦瘦的,皮膚偏白,看起來很斯文。

    林辛言點了點頭。

    “你在哪個部門”男人問。

    “我是翻譯。”林辛言淡淡的回答。

    “哦。”男人頓了頓,“你應該是剛來的吧,以前沒見過你。”

    “嗯,我才來沒幾天。”她說話時,抬頭看向前面的宗景灝,他已經踏上大門口臺階,走進公司的接待大廳

    忽然,一道黑影竄出來,直直的朝著宗景灝撲去

    “你去死吧”撲過去的是個女人,手里攥著一把鋒利水的果刀,像是有備而來。

    刀刃泛著寒光,在空中劃過一個弧度,朝著宗景灝的后背襲去。

    “小心”

    萬分緊要的關頭,林辛言沖了過去。

    這一刻她無法思考,不是她勇敢的不怕死,只是一想到,宗景灝可能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理智就超出了控制的范圍內。

    又或者女人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有特殊的感情。

    總之,她失去理智的想要替宗景灝擋掉危險。

    宗景灝聽到聲音,轉過身,就看見她朝自己撲來,以及握著著刀的沈秀情

    嘭

    林辛言撞進他的懷里,沈秀情手中的刀也隨之而下

    這一刻她理智回攏,會不會就這樣死掉

    還沒來得及,確認他是不是那晚的男人,是不是孩孩子的父親。

    她的腦海里涌現出,很多以前的事情,媽媽,弟弟,開心的不開心的,還有現在肚子里的孩子。

    她不舍得死,不想,不甘。

    大腦有了想法,身體就做出了反應,她雙手一推,試圖撇開。

    然而一道重力緊緊的圈住她的腰,身體重重的砸進一堵結實堅硬的胸膛,緊緊的,她動不得。

    她后悔了。

    可是卻沒機會后悔了。

    她認命的閉上眼睛。

    希望疼痛不要來的太快,多活一秒是一秒。

    耳邊有驚叫聲。

    一秒,兩秒,三秒

    疼痛并沒有到來。

    她緩緩的睜開眼睛,就看見宗景灝正低著頭看她,臉上的神色就像變化莫測的云彩,震驚,訝異,眼底隱隱透著恐懼,以及驚喜。

    似乎沒想到,危險來臨時,她會不顧一切的過來擋在他前面,他瞳孔漾開一抹笑,“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嗎”

    此刻林辛言的思維都在自己的身上為什么不痛

    她轉過頭,就看見宗景灝徒手接住要插進她身體里的刀刃,刀尖離她沒有半指的位置停住,差一點點就沾到她,鮮紅的血順著他的指縫往下滴。

    沈秀情猩紅著眼睛,盯著宗景灝,惱怒不已怎么沒捅死他呢

    “我要殺了你們”沈秀情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抽出刀刃,要再次襲來。

    似乎不死不休一般

    宗景灝眉頭微皺。

    “你們害的我一無所有,我要殺死你們”沈秀情完全是瘋子的模樣,不顧一切的往上撲。

    宗景灝攬住林辛言的腰,一個半轉,撇開沈秀情襲擊過來的刀刃,他長腿一伸,將人踹了出去。

    負責公司治安的保全人員,聽到動靜,涌出來,制止住被踹到在地上的沈秀情,她掙扎著,毫無之前貴婦的形象,撒起潑,“你們放開我,不然我告你們非禮。”

    這個時間段,上班的人陸陸續續的到來,門口不知不覺圍了一圈人。

    鬧騰騰的。

    似乎意外這場鬧劇。

    紛紛伸著耳朵,想要探聽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