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章,你給我止疼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章,你給我止疼

    宗景灝從始至終,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將受傷的手背在身后,眉目清冷,又似乎不像表面這么冷靜。

    目光盯著罵罵咧咧的沈秀情,唇角的冷意從無到有,愈發的濃烈,“愣著干什么”

    保全接到命令立刻上壓著沈秀情,要把她拖走。

    她完全就是瘋子的模樣,撒潑打滾,咬保全人員。

    “宗景灝你非禮我女兒,還不負責,你會不得好死的,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有錢就可以不用負責嗎我們這些沒錢沒勢就該,被你們欺負嗎”

    沈秀情失控的大喊大叫,腦筋似乎還是很清晰,句句都是宗景灝欺負打壓她。

    她是受害的那一方。

    大家一聽有貓膩啊。

    宗景灝非禮她女兒

    這真是驚天大新聞啊。

    別說公司里的員工,就連抓著沈秀情的保全人員,也想多聽兩句。

    沈秀情臉也不要了,往地上一坐,哭天喊地的哭訴,“我命苦啊,就養了一個女兒,被人糟蹋,還沒地方說理,這年頭,還有王法嗎,窮人就該被人欺負嗎就該死嗎”

    門口的人越聚越多。

    目光都是往宗景灝身上投的。

    宗景灝徹底黑臉,林辛言轉頭看著他抻出青筋的側臉,心知他生氣了,而且很生氣。

    他厭惡沈秀情,她自然高興,可是現在明顯有人要看他的熱鬧。

    有頭有臉的人物,出了這么大緋聞,是普通人茶余飯后的談資消遣。

    “她是個瘋子,你們還不快把她弄走,在這里擾亂秩序嗎”忽然林辛言冷聲。

    “你才是瘋子”林辛言這句話似乎激怒了沈秀情,趁著保全不注意朝她就撲了過來,面目猙獰,憎恨,“我要殺了你”

    林辛言嚇的往后退,只聽見一聲怒喝,“找死”

    沈秀情再次被踹出去,這次比上次更加的狼狽,整個人四腳朝天的摔在地上。

    宗景灝凌厲的目光掃過那些沒抓住人的保全,“你們干什么吃的不想干了是嗎”

    保全人員一身冷汗,剛剛他們大意了,才被沈秀情有傷人的機會,這次他們可不敢再怠慢,搞不好飯碗都要丟了。

    “送警局,就說持刀殺人未遂。”宗景灝真的是惱了,不留余地,持刀傷人和持刀殺人的罪責完全不一樣。

    保全人員抓著瘋子一樣的沈秀情,拖走上車,送警局。

    沈秀情罵罵咧咧的喊叫聲,被徹底關進車內。

    “散了。”

    宗景灝冷聲,大家慢慢散去,那個和林辛言搭話的男人悄悄的湊到她身邊,“沒想到你能這么勇敢,剛剛竟然敢擋在宗總前面。”

    他當時也看見,有在宗景灝跟前刷好感的念頭,也就這會兒的時間,林辛言撲了上去。

    “這次要刷個臉熟了,以后宗總肯定會對你多看兩眼的,畢竟你可是不顧生命危險,沖上去擋刀。”說著男人有些羨慕。

    林辛言到現在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以為她這是在宗景灝面前故意做表現

    但是她自己知道,她不是。

    想著她的目光去瞄宗景灝受傷的手,也不知道傷的怎么樣了。

    她怎么也沒想到,他會徒手接住刀刃。

    得多疼啊

    “你叫什么”男人忽然問。

    林辛言的心思沒在男人的話上,隨口答道,“林辛言。”

    “晚上有空嗎一起吃飯,下班我可以等你。”

    啊

    林辛言回頭看著男人,他這是在約她嗎

    有沒有弄錯,他們第一次見面。

    林辛言完全懵了。

    “我”

    “你,跟我進來”宗景灝的臉色要多難看就多難看,這還當著他的面呢,就要勾搭男人嗎

    她到底知不知道羞恥這兩個字

    林辛言趕忙跟了上去。

    身后的男人不死心道,“林小姐,晚上下班我在公司門口等你,一起吃晚飯。”

    宗景灝的腳步一頓,回頭看著林辛言。

    她正想回答,就對上一雙幾乎要噴火的眸子,似乎只要林辛言敢答應,他就能掐死她

    林辛言瑟縮了一下,試探性的問,“你生氣了”

    他不語,只是盯著她。

    虎視眈眈。

    林辛言吞了一口口水,扭頭看著男人,“不好意思,我已經有約了。”

    她再度轉過頭,宗景灝的臉色稍稍好了些,林辛言的答應讓他滿意。

    她思考了一會兒,還是開口詢問道,“你的手嚴不嚴重,要不要去醫院”

    徒手攥刀刃,林辛言覺得應該傷的不輕。

    宗景灝沒回答,而是邁進電梯,林辛言跟上來。

    她主動按了樓層鍵,站在一旁盯著電梯能夠映出人影的鋼面里的自己。蹉跎片刻,“白小姐來上班的時候,讓她給你包扎一下吧。”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是因為她受的傷,總要關心一下。

    宗景灝從壁面上看她,聽不出喜怒,平靜道,“她去a國了出差了。”

    林辛言猛的抬頭,看向他,昨晚不還和他一起出席晚宴呢

    怎么會這么突然。

    宗景灝正了正神色,“工作上的安排。”

    他絕對不會說,他是故意支走白竹微的。

    他不是傻子,他對林辛言不受控制的情緒,可能是因為對她有點喜歡

    他沒去愛過喜歡過人,并不懂,其中感受,總之林辛言對他有吸引力。

    “哦。”

    林辛言哦了一聲,便不在言語。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樓層停下來,緩緩的滑開門。

    宗景灝邁步走出來,林辛言跟在身后,看到他手上的傷,都是血,至于傷口,看不太見。

    眼看宗景灝就要走進辦公室,林辛言加快了腳步,追上他,“要不,我幫你清理一下”

    宗景灝沒吭聲,而是站在辦公室門口沒動。

    林辛言似乎讀懂了他的身體語言,忙上前推開辦公室的門,想到以防不時之需的醫藥在茶水間的柜子里,于是說道,“我去拿醫藥箱。”

    宗景灝回頭看著她匆忙的背影,唇角蕩開一抹淺笑。

    林辛言拿著醫藥箱回來,宗景灝正坐在沙發上,受傷的手搭在膝蓋上,手上的血已經凝固,她拿著藥箱走過來,將藥箱放在茶幾上打開,找出消毒水,紗布,她低著眼眸,“這里的藥物有限,要是嚴重還是得去醫院。”

    說話間她已經準備好,思緒都在他手上的傷上,沒有多余的想法,拿著他的手,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掌心的口子。

    橫穿掌心,若不是他攥著拳頭,擠壓住傷口,不知道要流多少血。

    林辛言的手微微顫抖,低聲道,“可能會有點痛,你忍忍。”

    她拿著浸濕過酒精的棉簽清理他手上的血,雖然沒做過,但是沒有手忙腳亂,很是鎮定,認真,小心翼翼。

    宗景灝抬起眼眸,盯著這個近在咫尺的女人,她垂著眼眸,睫毛卷翹,忽閃忽閃的,像是羽毛般,一下一下輕柔的拂過心尖。

    嘶

    “我弄疼你了”林辛言抬起頭,對上他的眼眸。

    距離很近,就連彼此的呼吸都在相互纏繞分不清,宗景灝的呼吸有些粗重,呼吸時不時的吹佛著她垂在鎖骨的發絲。

    “你給我止疼。”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