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章,我幫你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章,我幫你脫

    林辛言一臉懵懂,這藥箱里也沒麻醉,就算有她也不會用,沒學過醫,而且這麻醉不是隨便用的。

    怎么止疼

    “那個,要不你去醫院吧,我看傷的不輕”

    濕熱的呼吸瞬間籠罩。

    下一秒,她的唇被堵住,林辛言失神了片刻,抬手就要推他,卻被先一步抓住雙手,讓她動彈不得。

    他的吻比之前要來的熱烈,他的舌尖低開她的牙齒,卷著她的舌頭允,舔舐著每一個角落。

    動作細膩綿長,力道卻粗野。

    林辛言的身體完全僵硬,卻又在閉上眼睛,去細細品味。

    和那晚是不是有相同之處。

    在某一瞬間,心臟忽然用力的撞著她的身體,似乎要撞出她的胸腔。

    她想要忘掉,卻又記得清楚的感受。

    相對宗景灝,她的感受是深刻的,而宗景灝是不清醒的,思緒是混亂的,并記不清那晚的細節,感覺很淡,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上了一個女人,毀了那個女人的清白。

    他有責任。

    林辛言給予他的沖動,美好,是白竹微從未給予過的。

    “不怕嗎”他的眼睛格外的好看,像是續滿一汪水,清澈而深邃,摻雜著一絲讓人看不懂的情緒,望著她,“不知道當時很危險嗎”

    他真的很意外,她會撲過來。

    林辛言的呼吸一頓,怕,怎么不怕,只是當時的情況,讓她失去了理智才做出的行為。

    如果讓她冷靜三秒,或許不會那么做。

    現在她腦子里想的是,沈秀情為什么能做出如此不計后果的事情,她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難道她和宗景灝去林家那天,真發生了什么

    宗景灝的目光略過她濕潤的唇瓣,這次她雖然依舊排斥,但是不似之前那么強烈。

    難道是習慣了他的親吻

    “想什么呢”宗景灝拿過紗布,將傷口纏起來。

    林辛言剛剛走神了,看到他在包扎傷口,說道,“還沒清理好”

    “沒事。”他淡淡的語氣。

    林辛言看著他手上的動作ntcjx,說出自己心里的疑惑,“沈秀情是瘋了嗎竟然敢來這鬧事,你那天真的沒碰”

    宗景灝的眸光一冷,陰沉無比,她是什么意思

    懷疑他

    這是個謎,對林辛言來說,沈秀情能不要命的跑來這里鬧,肯定是出了大事,不然她不會那么瘋狂。

    “我沒有”他幾乎是吼出來的。

    當他是什么人是個女人他都能上

    “那她為什么會來這里鬧,甚至想要你的命雖然這種做法很無腦,但是不被逼到絕境,絕對不會做出這么瘋狂的事情。”

    林辛言想不明白,但是宗景灝卻知道,恐怕和林國安有關,他的眸子沉了沉。

    宗景灝沒說,林辛言以為他也不知道。

    “沒事,那我去做事了。”她帶著心中疑惑,收拾起醫藥箱,宗景灝嗯了一聲,想到什么,提醒道,“林國安這一兩天,恐怕會來找你。”

    林辛言的動作一頓,扭頭看著他,“你怎么知道”

    問完似乎又察覺到了什么,“和林氏公司有關,和你也有關”

    她不清楚細節,但是絕對和宗景灝有直接關系。

    不然沈秀情也不會瘋狂至此。

    “為什么這么做”林辛言不同情沈秀情,不同情林國安,只是對宗景灝的做法有些不懂。

    宗景灝冷笑一聲,“許她下三濫,還不許我使點手段”

    林辛言倒吸一口涼氣,這是記那晚的仇

    她在心里默默想著,以后絕對不得罪這個男人。

    就在林辛言收拾好要出去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宗景灝站起來,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淡淡的應了一聲,“進來。”

    關勁手里拿著文件,推開門走進來,看到林辛言在時愣了一下,意外她會出現在這里。

    “這是林氏所有的資料。”關勁將文件遞過去。

    聽到林氏,林辛言停住了腳步,想要探聽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想看嗎”宗景灝瞧出她的心思,問道。

    林辛言點了點頭,誠實的回答,“想。”

    宗景灝沒伸手接文件,而是朝著關勁抬了抬下巴,“給她。”

    關勁目瞪口呆。

    林辛言的關系和宗總怎么這么近了

    他的眼角抽了抽,看不懂宗景灝的心思。

    “關助理”林辛言伸手,關勁沒把文件給她,她低聲提醒了一聲。

    “啊,哦,給。”關靳將手中的文件遞過去,“這是林氏公司這幾年的業務。”說著鄙夷道,“一年不如一年。”

    關勁不是看不起林國安,而是他根本無法讓人看得起。

    林氏算是家族傳承企業了,是林國安爺爺那輩創始的,雖然沒有發揚光大,但是公司發展的也算穩健。

    但是到了林國安這里,他接手也不過20多年,大動蕩就起了兩次,第一次在19年前,差點就倒閉,后來娶了莊子衿,才挽回倒閉的下場。

    這次也是因為他讓公司陷入危機,就算宗景灝不添把火,他也未必能挺過去。

    林辛言之前就知道林國安的公司出了事情,但是不知道這么嚴重。

    之前她讓林國安和沈秀情離婚,他還有些不舍,現在能把沈秀情逼成這樣,恐怕他的處境也不好。

    她沒有報仇的快感,只是濃濃的惆悵。

    她放下文件,拎著醫藥箱出去。

    果然不出宗景灝所料。

    林辛言下班回到別墅,就見到了林國安。

    大概是有求于人,把上次沒給林辛言的東西,都送了過來,還有那架鋼琴。

    于媽聽說他是林辛言的爸爸,自然是熱情招待。

    “你爸等了你很久,還說那些是你以前喜歡的zbjq365,怕你在這里過不慣,讓人送過來的。”于媽續上茶水,看見林辛言回來說道。

    林辛言扭頭去看宗景灝,他臉上倒沒什么表情,單手解著西服扣子,林辛言伸手,“你手受傷了,我幫你脫。”

    宗景灝嗯了一聲放開手,讓林辛言伺候他。

    于媽看著兩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深刻了,眼角的褶子深了幾分,笑意盈盈,他們越來越像夫妻了。

    林國安站了起來,有些舉足無措。

    沒想到林辛言真的和宗景灝感情很好。

    到現在他也不覺得林辛言長的好看,宗景灝怎么會看上她

    林辛言將宗景灝的外套掛起來,才走進來,面無表情道,“你來有事”

    林國安在這一刻才發現一件事情,她從回來就沒叫過他爸,一直是你來稱呼他的。

    這是記把她送出國的仇

    “言言”猶豫再三,林國安還是張了口。

    他就快要變成窮光蛋了,搞不好還要坐牢,那還有臉面

    林辛言在宗景灝旁邊坐下,或者是在林國安面前,她潛意識里要演戲給他看。

    讓他覺得自己和宗景灝的感情是好的。

    “上次給你的東西,不齊,這鋼琴是你媽給你的生日禮物,我特意給你送過來”

    “說事情吧,我想你也沒慈父的心,來看我,給我送東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