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章,他下跪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章,他下跪了

    她以為自己可以很冷靜,聽到宗景灝的提醒,她就有心里準備,但是看到他,隱藏在心底的往事,那些傷,那些痛,一直存在。

    她以為她放下了,其實沒有。

    林國安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現在是他有求于人,臉都沒了,那還來的尊嚴

    他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就跪在林辛言的腳邊,“言言,公司就要倒閉了,出現塌方的工程,和業主那邊起了沖突,傷了人命,爸爸也是走投無路了,你幫爸爸這一次。”

    原本因為工程的事情,他就面臨著官司,這又摻和了人命,好在林辛言給他的那個淺水灣的合同,他賣掉弄了些錢,把家屬安撫住,賠償大筆錢,私了了。

    可是工程塌方事件,相關部門的態度很嚴肅,他少不了被追究責任。

    公司因為這個工程投入的大量資金收不回,公司資金鏈斷裂,正面臨著倒閉。

    林辛言看著跪在自己腳邊的男人,雙手緊握,微微的顫抖,不想承認和他的父女關系,不想承認她也曾被他抱過,不想承認親熱的喊過他爸爸。

    就是這么個男人。

    此刻他跪下了。

    說沒有感覺那是騙人的,她的心腸真硬不到那個程度。

    林辛言不語,林國安以為她不愿意,眼里的血絲都聚在了中間,泛著駭人的紅,“你上次說的,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我和沈秀情已經離婚,她凈身出戶,我什么都沒給她。”

    這也是沈秀情失控的原因之一,她沒嫁給林國安時,就是陪酒小姐沒錢沒勢,她嫁給林國安之后,就沒出去賺過錢,過著闊太太的生活。

    這樣被凈身出戶,她怎么存活

    之前她已經混熟了上流社會貴婦的圈子,讓她再去做哪些下等的工作,她接受不了。

    她已經習慣了高人一等生活。

    加上林國安把公司里的事情都怪到她身上,說公司會陷入這樣的危機,都是因為她惹怒宗景灝的后果,不但沒攏到人,反而害了他。

    還說,林辛言說只要和她離婚,就幫他度過公司的難關。

    所以強行把她拉去民政局把婚離了。

    而沈秀情把這一切都歸根到宗景灝的身上,不是他裝瘸騙人,她怎么會讓林國安把林辛言母子從國外接回來

    他不裝瘸,就不會讓林辛言嫁給他。

    就不會有后面的事情,她就不會害怕林辛言報復,而瘋狂的想要替女兒得到宗景灝,也就不會落到一無所有,被凈身出戶的命運。

    這一切都是宗景灝的錯。

    他不裝瘸,一切的軌跡都變了。

    林辛言想讓自己笑笑,可是笑不出來,這個stsy8男人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情啊。

    當初的她和媽媽,現在的沈秀情。

    “言言,爸爸后悔了,真的,真不該拋棄你媽媽和你。”林國安紅著眼,就差流眼淚了,“當初不是沈秀情給我懷了兒子,我不會那么不留余地,你知道的,當時你都十歲了,你媽一直沒再懷孕,我是男人,我需要個兒子”

    “夠了”林辛言聽不下去,兒子兒子

    她恨的指甲幾乎先進掌心的肉里,卻不自知。

    她渾身都在顫抖。

    離他近的宗景灝發現了她激動的情緒,伸出沒受傷的手握住她的,緊緊的包裹在掌心。

    他的手掌寬厚,結實,溫暖。

    卻莫名的能安撫人心。

    林辛言的心情慢慢的冷靜下來。

    “你先走吧。”

    “言言”

    “不要再說了,你再多說一個字,我連考慮都不會考慮”林辛言低吼,她的情緒有些控制不住,說激動就激動起來。

    可能是林國安做的事情,無法讓她不激動。

    “冷靜點。”宗景灝扣住她的肩膀。

    林國安張嘴還想說話,宗景灝打斷他,“如果想要得到幫助,馬上離開”

    林國安再不情愿,也不敢多留。

    客廳里很快安靜下來,于媽在一旁也不敢吭聲,本以為是父親來看女兒,血脈親情,不曾想父女間還有這樣的恩怨。

    于媽心疼林辛言了。

    父母離婚,最受傷的永遠是孩子。

    林辛言擦掉臉上的眼淚,“讓你們看笑話了。”

    她低著頭,頭發擋住大半個臉。

    宗景灝抿著唇,不曾出言相勸。

    有些事情,不是別人寬慰幾句,就能放下的。

    更何況是這種。

    她再恨林國安,看到他那狼狽的樣子,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吧。

    “那個,你想吃什么我去做”于媽岔開話題,試圖緩解些氣氛。

    林辛言領于媽的情,說道,“我想吃甜的。”

    懷孕后,她不喜酸,不喜辣,偏喜歡甜。

    “那好,我今天剛好買了新鮮的排骨,可以給你做個糖醋排骨,燒個甜湯。”于媽轉身去廚房,到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沙發上的兩個人,笑了。

    于媽走后,客廳里安靜了片刻。

    “是你做的”不知覺中,她的語氣里帶了質問。

    “什么”

    林辛言仰頭對上他的眼睛,都說生意人都不干凈,他也是這樣嗎

    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甚至傷害人命

    “你什么意思”宗景灝瞳孔漆黑,自以為冷靜,又不冷靜的地道,“你以為人命案,和我有關”

    安靜三秒,“難道不是嗎”

    倏的,宗景灝捏住她的下顎,“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樣的人”

    他的確做了一些事,目的讓林氏垮掉,消失。

    林氏本來就猶如龍卷風下的危樓,只要輕輕的一推,就會轟然倒塌,何至于讓他費心思,還扯上人命

    她竟然以為是他做的。

    今天她懷疑了他兩次,第一次懷疑他在林家那天。真的對林雨涵做了什么。

    現在又懷疑他為達到目的傷害人命。

    她把他當成什么

    對上他近乎暴怒的眸子,林辛言警覺自己可能錯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懷疑你的。”

    宗景灝喘著粗氣,手上的力道卻沒放松。

    還是因為她懷疑自己而不高興。

    下巴很痛,他的手指很有力,下巴如脫臼了一般,她不吭聲,不求情,只是默默的承受著。

    宗景灝的怒氣在她無聲無息的隱忍中,漸漸熄下去。

    他的臉孔貼近了幾分,“以后再敢胡亂的懷疑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