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章,懲罰的方式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章,懲罰的方式

    他的臉孔貼近了幾分,“以后再敢胡亂的懷疑我”他的目光深邃,盯著她的唇,低頭咬了下去。

    猛地一痛,血腥味在口腔內蔓延。

    她皺著眉,疼,真的很疼,這個男人竟然真的咬她。

    “以后,你冤枉我一次,我就用這種方式懲罰你一次,公平嗎”

    林辛言失神的凝望著眼前的男人,她看不懂,看不明白他種種奇怪的行為。

    “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嗎”

    宗景灝亦是被問的無話可說,這個女人,遇到她之后的每一件事,都令他猝不及防,不受控制,自己變得不像自己。

    心里很清楚,這個女人不好,她不純潔,不懂自愛。

    可就是這樣一個不堪的女人,讓他有了興趣,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真正的男人。

    會有男人對女人正常的生理反應。

    他的情緒隱藏的深,模樣云淡風輕。

    輕笑著反問,“那你呢不顧生命的撲上前,為我擋刀,是”

    說話時他的臉靠了過來,林辛言往后往后撤了一點,他就繼續往前逼近一分,兩人近在咫尺,他臉上的笑,淡謐,柔軟,輕細,不容忽視,“是愛上我了”

    所以才能在為難來臨時,不顧一切的沖上來

    其實他轉身那一刻,看到她撲過來,是震撼的。

    林辛言扭過頭,不去看他,“宗先生,真會開玩笑,我才認識你幾天,就會愛上你”

    如果不是懷疑他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她當時肯定不會那么沖動。

    她很惜命,她得為媽媽和孩子好好的活著。

    宗景灝也不生氣,撤回身子靠在沙發上,悶笑,“萬一,對我一見鐘情感情這事,誰說的清楚呢”

    他這話像是對林辛言說,又像是在對自己說。

    林辛言放在腿上的手猛的一收,攥緊,面上卻鎮定道,“我不相信一見鐘情。”

    說完她起身去倒水,想要故意忽略這個話題,本是兩個陌生人,卻在命運的安排下住在同一屋檐下,談論著世間最說不清的兩個字愛情多可笑,多滑稽

    林辛言喝水時目光透過玻璃杯看著,放在落地窗前的鋼琴,神色黯然下來。

    翌日。

    林辛言去醫院看莊子衿,這次她倒是清醒了,一眼就認出了她,拉著她的手不放。

    “言言啊,你來看我了,我很高興,這段時間我很想你。”莊子衿把她的手攥的很緊,生怕一放手她就會消失一樣。

    莊子衿這樣清醒,林辛言很開心,“我不會走,等你好些,我接你出去。”

    等到和宗景灝結束約定,她買個小房子,和媽媽一起生活。

    “這幾天怎么不見何醫生來看我,是不是你和他生氣了”莊子衿多少知道些何瑞澤的心思。

    她很喜歡何瑞澤,對何瑞澤的人品也認可。

    又是醫生的職業。

    如果林辛言能和何瑞澤在一起,自然是好。

    只是林辛言肚子里懷了個父親不詳的孩子。

    一想到這個孩子莊子衿心里就有些發悶。

    “他有事,這段時間可能都不會回來。”林辛言微微垂著眼眸,何瑞澤答應她,幫她弄清楚那晚的事情,現在應該在a國吧。

    “要是你沒懷孕,能和他在一起多好,我看他就很好”

    “媽。”林辛言趕緊打斷她,將一個手鐲戴到她手上,“媽還認識嗎”

    莊子衿低頭,csruihe“當然。”這是她的陪嫁,但是又覺得不可思議,抬頭看著林辛言,“你怎么會有”

    “林國安給我的。”林辛言今天來,是有目的的,她很亂不知道怎么辦,“林國安遇到難處,昨天他來求我,我不知道怎么辦。”

    林辛言心里恨他,恨不得他死。

    可是說到底,他再混蛋,依舊是她的父親,她的身上流著他的血。

    莊子衿垂下眼眸,“我不希望你放在心上,不要糾結過去,不要和過去的人有瓜葛,不去傷害,也不去原諒。”

    莊子衿的意思她明白。

    不管林國安什么樣,是好,是壞,她都不要和他有牽扯。

    “嗯。”

    后來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到探視的時間林辛言走出房間。

    從房間里出來,林辛言到護士臺詢問情況。

    “她這么清醒,是不是說明她已經好了”

    “不是,她選擇性的忘記一些事情,也會記起現在的事,但是這樣的情況不會維持多久,一陣一陣的。”

    林辛言有些失望,以為她好了,“那麻煩你們照顧好她。”

    “我們會的,何醫生特別關照過,請你放心。”

    林辛言說了聲謝謝便離開醫院。

    既然莊子衿都這么說,那么她便不去管,曾經的恩怨一筆勾銷,她打車去公司。

    坐在車里,她的目光投向車窗外,看著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車子路過林氏公司時,門口圍了很多人,扯著橫幅,寫著大字;還我血汗錢。

    “司機師傅停下。”林辛言降下車窗,看著外面的情況。

    司機往后看了一眼,說道,“你也聽說了吧這些個奸商,圖工減料,大樓還沒蓋好就出現了塌方,那些已經付過錢的業主,可算是倒了血霉了,這樣的房子誰還敢住嗎但不要,也不會退錢,這里這段時間天天有人圍著,也沒看出有什么用,小姐,你也在這里買了房子嗎”

    林辛言搖搖頭,“沒有。”

    “那就好,很多人一輩子買不起一套房子,有些也是掏空家底,才能買一套,出現這種狀況,恐怕要嘔死,說到底還是開發商太奸,害了多少人。”司機越說越憤怒,似乎他也是受害者一yingspace樣。

    “你要在這里下車嗎”司機問,停在這里很浪費他的時間,他還得做生意。

    “不,走吧。”林辛言收回不光不去看。

    這些都不關她的事情。

    很快車子停在萬越集團的大廈前,林辛言付錢下了車,剛想往前走時,跑過來一個黑色西裝的男人,“請問是林小姐嗎”

    林辛言轉頭,上下看他一眼,完全陌生的臉,她在腦海里搜索這個人的信息,確定不認識,沒見過。

    上次被害過,她的警惕性很高,沒承認身份,而是問道,“你是誰我并不認識你。”

    司機也不慌張,很淡定,“我是我家夫人的司機,我家夫人想要見你。”

    “你家夫人”林辛言皺眉,目光看到路邊停著的一輛黑色的豪華轎車。

    似乎里面的人感覺到了林辛言的目光,車窗緩緩降下來

    司機順著林辛言的目光看過去,說道,“那位就是我家夫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