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章,和我爸有關?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章,和我爸有關?

    車窗降下來,林辛言看清了那位夫人的模樣,一如既往的高貴優雅,沒錯,那位夫人就是何瑞澤的母親。

    她找自己干什么

    林辛言試著從司機嘴里打聽情況,“你家夫人找我有事嗎”

    司機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負責來向你傳話。”

    何瑞澤對她不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都應該答應,于是說道,“走吧。”

    走到車旁,林辛言很有禮貌的先打招呼,“您好。”

    夏珍渝端坐著,優雅一笑,“林小姐現在有空嗎不遠處有個咖啡廳,我們去坐坐”

    林辛言猶豫一秒,便點了點頭。

    “上來吧。”

    司機過來給她開車門,林辛言彎身做進去。

    很快車子在咖啡廳前停下來。

    林辛言跟在夏珍渝身后走進咖啡廳。

    夏珍渝挑選了一個相對比較安靜的位置坐下,林辛言坐在她對面,服務生走過來,“請問,需要點什么”

    夏珍渝將包放在旁邊的沙發上,看著林辛言問,“你想喝點什么”

    “給我一杯白水就行。”林辛言淡淡的回答。

    “也給我一杯水,有需要等會叫你。”

    “好的。”

    服務生退下去,位置上安靜下來。

    林辛言靜靜的坐著,在等夏珍渝開口。

    她忽然找自己,恐怕不是只為了喝咖啡這么簡單的吧

    夏珍渝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時,開了口,“你和我家瑞澤是怎么認識的”

    “我弟弟有病,是他給看的,時間久了就認識了。”林辛言如實的回答。

    “哦,那你們在一起多久了”說話時目光上下打量著她,“我看你不是很大,我家瑞澤是你的初戀嗎”

    一個一個的問題砸的林辛言云里霧里,她以為自己和何瑞澤在一起

    林辛言忽然想起宴會那天,何瑞澤向別人介紹她的身份時說的是女朋友,所以她才會有這一問。

    林辛言剛想解釋,夏珍渝再次開了口,“我并不希望你們在一起。”

    她神色嚴肅,“我希望他的妻子,有著和他門當戶對的家世,我聽說你家里現在出了不少事情。”

    林辛言緊緊的抿著唇,終于明白了她來找自己的目的。

    “以你家現在的情況,我更加無法接受你了,你會明白對嗎”夏珍渝柔和了語氣,從包里掏出一張卡,從桌面滑到林辛言跟前,“這里有些錢,雖然并不能幫你度過你家的難關,至少可以保證你的生活。”

    林辛言將卡推了回去,笑著,“伯母,我有手有腳,怎么能要你的錢。”

    這是要拿錢打發她

    她在心里苦笑,十歲就被林國安送走,能回來也是因為宗景灝瘸了她才有機會回來。

    她沒享受過林家的給予的風光,如今卻要承擔林家的落敗帶來的影響。

    “伯母的意思我明白,我不會和他在一起,我一直把他當哥哥,如果沒事,我就先回去了,我還要上班。”說著她站了起來。

    “等一下。”夏珍渝喊住她,她本來想好了很多話,但是那些話都是在林辛言不同意的情況下,但是她如此好說話,倒顯得她刻薄了。

    “我不知道瑞澤有沒有和你說過,他妹妹的事情,那件事情對他打擊很大,這些年他一直在國外,如今愿意回來,愿意面對以前的事情,我很欣慰,你剛剛說,你把他當哥哥,我想他對你,可能也有別的感情,或許是你長的太可愛,他把你當成了琳琳。”

    林辛言知道何瑞澤有個走失的妹妹后,也有這樣想過。

    在a國時,他對自己的照顧和關心,是不是把她當成了妹妹看待。

    夏珍渝說起走失的女兒,神色黯然,非常的傷感,她這一輩子生了三個孩子jnhcqb,唯一的女兒丟了。

    可是身為何家夫人,她不能一直陷在過去,不能在丈夫面前傷心,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她打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她享受了何家給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也有所付出。

    “我也想我的兒子和自己喜歡的女人在一起,但是他生在了這個家庭,享受了家庭給予的榮耀與衣食無憂,他也要為此做出犧牲。”夏珍渝收回卡,遞上一張名片,“你如此好說話,我也不是刻薄之人,如果以后有事需要我幫忙,可以來找我。”

    一直拒絕顯得不禮貌,林辛言收了下來,“謝謝伯母。”

    林辛言站起來,“沒事,那我先走了。”

    “那個,我希望我們見面的事情,你不要和瑞澤說,他的性子執拗,若是被他知道,我怕”

    “伯母放心,我不會和他說。”原本她對何瑞澤就沒有非分之想,她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和任何人在一起。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總歸不是純潔的女人。

    怎么有資格去談感情。

    走出咖啡廳,她伸手覆上小腹,“有你在,媽媽不在孤獨無助。”

    這個孩子是她的勇氣,也是她的未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邁步離開。

    她沿著路邊走回公司,正趕上關勁從外面回來。

    “你去哪里了”關勁關上車門朝她走來,“不是說去醫院了嗎我去醫院怎么沒找到你”

    她去醫院前給宗景灝說了一聲,畢竟她上班,不是自由身。

    “我很早就回來,遇到個人,說了幾句話,怎么了嗎”看著關勁的樣子挺著急的。

    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先進去吧。”關勁快步走進大廳內,林辛言跟上他的腳步,心里有些不淡定,“發生了什么事情,和我有關系嗎”

    關勁站在電梯門口,按了幾下鍵,抽空看了她一眼。

    “你自己看吧。”

    林辛言張了張嘴,什么叫她自己看吧

    她剛想追問電梯的門開了,關勁先走進去,林辛言心里不安,動作慢了一點,關勁催促了她一聲,“快點。”

    林辛言走進來。

    “和我爸有關”林辛言不死心,試著問。

    她剛從莊子衿那邊回來,肯定不是莊子衿,那么就是林國安了。

    現在和她有關系的也就這兩個人。

    這次關勁嗯了一聲,他話音未落,電梯就叮的一聲停下,電梯的門緩緩滑開。

    關勁走下來,朝著宗景灝的辦公室走去。

    林辛言跟著他。

    走到門口他抬起手敲了敲門。

    里面傳出一道低沉的聲音,“進來。”

    關勁推開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