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0章,你我是夫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0章,你我是夫妻

    關勁推開門,林辛言跟著他走進去,宗景灝正在接電話,看見他們進來示意要他們安靜。

    林辛言的迫切的想要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急的冒火,可是現在也只能等著。

    過了幾分鐘,宗景灝掛了電話,朝林辛言招手,“你過來。”

    林辛言走了過去,站在辦公桌前。

    “手機給我。”宗景灝朝她伸手。

    啊

    林辛言瞪大了眼睛,不是要和她說發生了什么事情嗎為什么要她的手機

    這是什么情況啊

    關勁站在一旁默默的望天,祈求白竹微趕緊回來吧,再不回來,宗總恐怕要被人搶走了。

    宗景灝眉梢一挑,有些不悅道,“不想給我”

    “沒有。”林辛言趕緊將手機掏出來遞給他,“沒密碼。”

    宗景灝接了過來,滑開屏幕,點開電話本,將自己的電話號碼輸入進去,他垂著眼眸盯著屏幕,忽然,手指一動,在保存人姓名那行輸入,宗先生三個字。

    這個稱呼只有林辛言這么叫他。

    他將輸入的號碼撥了出去,很快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林辛言看看關勁,又看看宗景灝,他們在干什么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們倒是說話啊”這樣晾著她,讓她著急一點也不好玩。

    宗景灝將手機遞給她,“以后不要讓我找不到你。”

    他想要聯系林辛言時,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她的電話號碼。

    莫名的不高興,很不高興

    林辛言沒接,就盯著他,像是在質問,關勁那慌慌忙忙風風火火的樣子找她,就是為了存她的電話號碼

    宗景灝將手機放在桌子上,嘆了口氣,“你自己心里有個準備。”

    林辛言還沒反應過來,宗景灝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前方用來視屏會議的大屏幕,忽然亮了,畫面很快清晰的呈現出來。

    林氏公司的大樓上,站著一個懷著孕的女人,似乎是要跳樓。

    樓下警車,記者,看熱鬧的,圍的人山人海。

    驚叫聲,哭喊聲,不絕于耳。

    透過屏幕,林辛言也能感覺到現場的混亂。

    她僵硬的看向關勁,“這,這是怎么回事”

    “這個女人是買了你爸投資建設的那個樓盤,現在出現塌方,她自然是不想要那個房子了,但是按照合同,是不可以退的,站在樓頂,要自殺,逼你爸退錢。”

    林辛言倒吸一口涼氣,身體晃了晃,“她,她不會真的要跳樓吧”

    錢雖重要,可是生命不是更重要,更何況她還懷著孕。

    她不是自己一條命。

    “誰知道呢,或許只是逼你爸退錢的手段,但是你爸也知道,如果他給出這一筆錢,后面的人都會用跳樓威脅他,就公司現在的情況,他恐怕給不出幾個人錢吧。”關勁冷冷的說,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林辛言的心情很亂,“這事,還有挽回的余地嗎”

    關勁潑了她一盆冷水,“沒有”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林氏公司算是完了,那個出現塌方的樓盤,輕易不會有人愿意接手,資金回不來,林氏就要被宣布破產,司法部門介入被拍賣資產,這是板上釘丁的事。

    林辛言盯著視屏,唯一的念頭,就是阻止那個孕婦跳樓。

    “我要去現場。”她的話音還沒落,人就已經跑了出去。

    宗景灝眉頭一皺,起身跟了出去,“關勁,你帶點人。”

    現場肯定很亂,她這樣跑過去,再傷了她自己。

    關勁才剛想應聲,宗景灝就已經出了門,留下關勁一個人在原地,他凌亂了。

    這還是那個,衿貴,冷傲的宗景灝嗎

    就算和白竹微在一起,他也沒這般在乎過吧

    關勁心有不安,林辛言根本配不上宗景灝。

    他想,他得提醒一下宗景灝。

    免得以后發生什么無法挽回的事情。

    萬越集團的大廈外,林辛言站在路邊焦急的等著車子。

    宗景灝開著車子過來,“我送你。”

    林辛言看了他一眼,沒猶豫拉開車門,坐進去,“我先去一趟銀行。”

    她需要取些錢出來,本來她打算用那些錢買房子的,但是現在人命關天,她顧不上那么多。

    “你能救幾個一個人拿到錢,會有有更多的人,用這種方式要錢,你給得起嗎”在宗景灝眼里,她這是不理智的行為。

    現場有警察,而且那女人看起來,并不是想要跳樓,只是要用這種方式逼林國安給錢。

    “在你們這些商人眼里,人命沒錢重要嗎那個女人,懷著孕呢,死了一尸兩命,這是林國安造的孽,我是他女兒”林辛言輕顫著身體,無奈的苦笑,“我知道,我救不了他,只是不想他造的孽太多。”

    宗景灝盯著她的側臉,jgruihz終究,她還是對林國安心軟了。

    就算以前拋棄她,傷害她,她還是要幫他。

    明明是愚蠢的表現,可是他的心,就是被這么一個愚蠢的行為給觸動了。

    “我讓嚴靳帶過去。”他啟動車子,同時按下藍牙連接,給關勁去電話,讓他帶一百萬的現金過去。

    林辛言沒想到他會這樣做,“那個謝謝你,錢,等我回來取還給你。”

    宗景灝目不斜視,“你我是夫妻,用不著和我算這么清楚。”

    林辛言側頭去看他,他的情緒隱藏的太深,她窺探不出一絲一毫,她緩緩的收回視線,目視前方。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車子開到了林氏公司,還有些距離,林辛言就已經能看到前面嘈雜聲的人群。

    宗景灝將車子靠路邊停下來。

    “不還我錢我不會下去。”孕婦站在樓頂邊沿,手舉討債的旗子,和救援人員對峙。情緒看上去特別激動,“我為了買這套房子,花光了父母的血汗錢,可是到頭來是一套塌陷房,我絕不接受,還我血汗錢,還我血汗錢。”

    孕婦在樓上喊,樓下人附和。

    孕婦的婆婆坐在林氏公司的大門口哭,“錢沒了,我們再賺你下來。”這位婆婆也是很珍惜孕婦肚子里的孩子,哭的嗓子都啞了。

    樓上的孕婦完全不聽,就仗著自己是孕婦,逼林國安還錢。

    林辛言擠進人群,宗景灝皺著眉,看著她嬌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咬牙跟進去。

    護著她往前走。

    救援人員拿著擴聲器,“你先下來,我們有話好好說,錢的事情也不是不能談。”

    她站的位置太不適合救援人員下手。

    一邊和她周旋,另一邊的人正在想辦法。

    林辛言走到那個拿著擴音器的救援人員跟前,“能讓我和她說嗎”

    救援人員不敢輕易把擴音器給她,萬一刺激到孕婦,出現意外,跳了下來算誰的

    “不給錢,說什么都沒用”孕婦的態度很堅決。

    僵持了快兩個小時,孕婦被曬的滿頭發汗。

    就是不松口。

    “請相信我,我不會刺激她。”林辛言請求。

    救援人員猶豫了一下,將擴音器遞給她。

    就在林辛言接過擴音器,要告訴那個孕婦會給她錢時,忽然一聲尖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