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章,查出線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章,查出線索

    那孕婦不甚踩滑,差點掉下來,惹來下面一陣尖叫。

    生與死,一瞬間而已。

    那孕婦的婆婆亦是嚇的不輕,坐那兒嚎啕大哭。

    林辛言也是頃刻間大腦空白,渾身的血液凝固。

    緩了片刻,她才找回聲音,“只要你肯下來,你買房的錢,我給你。”

    孕婦明顯不信她,“你別想騙我下去,我才不會相信你”

    “我沒騙你,我真的會給你,你不為自己想,也不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嗎”林辛言繼續勸說。

    孕婦似乎被觸碰到痛處,情緒有些激動,“我就是為我的孩子想,才會站在這里,你以為我們能買一套房子容易嗎,掏空了所有的積蓄,只想有個安穩的家,可是我敢讓我的孩子住在危房里嗎時時刻刻擔心它會塌陷,把我們都砸死在里面”

    林辛言知道她所在乎的,51titun知道她在擔心什么,恐懼什么,將心比心,“我知道,你只是想給自己的孩子一個家,我很理解,只要你肯下來,我說過那些錢,我給你。”

    “我憑什么相信你如果我下去,你不給我了怎么辦”孕婦始終是不松口。

    林辛言抿了抿干澀的雙唇,“我沒騙你,我是林國安的女兒,我不會騙你。”

    “她是林國安那個奸商的女兒”

    “父債子償,還我錢。”

    “還我們錢”

    林辛言瞬間被包圍住,“還我們錢,還我們錢”

    一個激動的男人伸手去抓林辛言,宗景灝眼疾手快,長臂一身,摟住林辛言的腰用力一扣,便將她攏在懷里,目光冷冷的盯著那個伸手的男人。

    男人被盯的猛一愣,囂張的氣勢瞬間息了三分,嘴硬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她爸吞了我們的血汗錢,他爸不出面,這錢就得她來還”

    “就是,就是,父債子償,他爸不出來,這錢就得她還”有人附和。

    很快這句話得到大家的認可,蜂擁而上,場面一度失控。

    樓上的孕婦也被救援人員,趁著她不注意,給救了下來。

    關勁帶著人來的時候,宗景灝和林辛言被人堵在中間,根本無法出來,除非會遁地術。

    好在他有帶人來,加上救援人員的幫忙,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路,由關勁帶來的人開路,宗景灝護著林辛言離開人群,進入林氏公司的辦公區,討債的人被堵在門外,進不來。

    被救下來的孕婦,救援人員扶她下來,路過大iyit廳時,她透過玻璃門看見林辛言,忽然睜開救援人員的手,跑了過來,“你說會還給我錢的。”

    關勁和保全人員將她攔在了外面。

    她進不來,只能對林辛言失控的大喊,“你說會給我錢的,你若騙我,你會不得好死的,昧著良心賺錢,死了也會下十八層地獄的”

    宗景灝皺眉,冷聲道,“將人轟出去。”

    關勁剛想動手,林辛言喊住他,“等一下。”

    她轉頭看向宗景灝,“我知道你覺得我蠢笨,給了這筆錢,后面會有無盡的麻煩,可是,如果不是被逼的無奈,誰愿意拿生命開玩笑,她只是想有個家,給自己的孩子一個家,可是不幸的遇上我爸了而已,就像她所說,如果我不兌現對她的承諾,我會不安,因為我理解她的心情”

    理解她想給自己孩子一個家的心情。

    因為她也想過給自己的孩子一個完整的家,雖然知道那很遙不可及,恐怕這輩子都不可能會實現。

    她很弱小,那么瘦,一陣風都能把她吹走似的。

    可是那chnstory雙清澈明亮的眼眸,此刻那樣的堅定。

    是他從未見過的堅定。

    一時間竟恍惚了,他的目光看著林辛言,話卻是對關勁說的,“把錢給她。”

    嚴靳會意,看了一眼孕婦,“跟我走吧。”

    這時林國安匆匆忙忙的走了過來,他一直躲在辦公室,知道宗景灝和林辛言過來,這才敢出來。

    看到女兒,像是看到希望一樣。

    “言言。”他有些激動,“你來救我了。”

    林辛言神色清冷,“你還有多少錢。”

    林國安一愣,沒想到她開口就是問自己有多少錢,他若是有錢,也不會落到這般田地了。

    “我沒錢了。”林國安如實的說。

    “什么”林辛言不相信,就算林國安被人逼著討債,他也可能一點錢都沒有,“你不說實話,誰能幫得了你”

    林國安臉色難看,始終沒張口。

    林辛言沒和他浪費時間,“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

    她看向宗景灝,“我們走吧。”

    宗景灝伸手摟住她的肩膀,微微頷首,在保全人員的護送下離開辦公區域。

    林國安慌了,眼看林辛言真要走了,咬了咬牙,說了實話,“我沒多少錢了,除了房子外,大概還有兩百多萬的現金,都被林雨涵偷走了,我報警了,但是沒找到她。”

    林國安不想對林辛言說這件事,他心疼的女兒,卻在他最難的時候,偷了他的錢跑路了。

    反倒是這個,被他拋棄的女兒,此刻還站在這里。

    他紅著眼睛。

    “言言,是爸爸眼瞎,才會”

    “別說了。”林辛言不想聽,越深究,越心痛,“把房子賣了,能湊出多少是多少,先把那些人的錢還上”

    “那是我僅有的財產,我”他不舍得啊。

    “你還有錢嗎”林辛言忽然怒吼,“你不把錢還了,挽回聲譽,神仙也救不了你,你自己看著辦”

    林辛言的態度決絕。

    宗景灝看著她,心底涌出幾分欣賞的目光。

    沒想到,她能想到這一層。

    如果林國安夠聰明,先安撫住這些討債的人,不要讓事情鬧大,再想辦法籌到錢,興許林氏還有救。

    從林氏回去,宗景灝回了公司,林辛言則是回了別墅,今天沒上班。

    宗景灝讓她回去休息,她的臉色看著不怎么好。

    林辛言覺得累,躺在床上又睡不著,腦子很亂,想著很多事情,但是又沒頭緒,索性起來,于媽在擦門窗,她走過去,“我來幫你。”

    于媽擺手,“不用,不用,一會有人過來幫忙。”

    每個星期都會有固定的人過來做大清掃,院子里的草坪,花草都需要修剪,家里她平時收拾不到的地方,也會有人來打掃。

    這么大個別墅,她一個人,哪里能收拾的這么干凈。

    她是個勤快人,只是閑不下來,這玻璃門窗是有專門人員來擦的,很多地方她擦不到,人家專業的是能刮擦的干凈的。

    林辛言被于媽推坐到沙發上,洗了手,“你想吃點什么水果我給你洗。”

    “蘋果。”林辛言隨口說。

    “好。”于媽進了廚房。

    林辛言窩在客廳的沙發里,盯著客廳里的落地窗,上面有于媽擦的白色泡沫,順著玻璃往下滑,她看的出神。

    忽然口袋里的手機響了,她掏出,看到是何瑞澤的號碼,她的心一緊。

    難道他查出來

    不知覺中,她的手抖了抖,按下接聽鍵,“喂。”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