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章,期待落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章,期待落空

    很快何瑞澤的聲音傳了過來,“言言,是我。”

    林辛言的聲音繃的很緊,“恩。”

    那邊沉默了一下才道,“你說的那個婦人死了”

    “什么”何瑞澤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辛言激動的打斷。

    怎么會死了呢

    她明明很健康,也不算老,怎么說死就死了呢

    “言言。”何瑞澤柔聲叫她,安慰她激動的情緒,“你別著急,這事兒也不是必須從那個婦人身上下手調查”

    林辛言的手緊緊的握著手機,始終不平靜,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么不平靜,是期待落了空,還是別的什么,她不知道。

    只知道心有些亂。

    她垂著眼眸,“一點線索也沒有嗎”

    是她多想了嗎

    何瑞澤沉默下來。

    兩人誰都不曾掛電話,但是也不曾說話。

    空氣靜的能夠清楚的聽到對方的呼吸。

    良久。

    何瑞澤開的口,“言言”他欲言又止,“你真的很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嗎”

    林辛言的低頭盯著自己的腳,外面的光細細碎碎的灑落,一道一道的晃著影子,她在心里問自己,真的很想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嗎

    林辛言在心里問自己。

    這種想法是什么時候有的

    是在從宗景灝身上發現線索時,她才有了想知道的沖動。

    “如果答案讓你失望,不是你想的那個人,你還會想知道嗎”何瑞澤繼續問。

    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回答。

    或許她內心也是矛盾的。

    “為什么不說話”何瑞澤有些逼問的道。

    這世間的感情有千百種。

    有一種,就叫日久生情。

    她和宗景灝同住一個屋檐下,會不會生出感情

    這也是何瑞澤逼問她的原因。

    “言言”

    “我在聽。”林辛言打斷他,怕他又會說出什么她回答不上來的。

    a國的這個時間是晚上,何瑞澤站在異國他鄉的路邊,路燈把他的樣子照在地面,拉的老長

    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影子,其實他也想知道那晚的男人是不是林辛言所懷疑的對象,宗景灝qtaobao。

    那個婦人死了,酒店的監控被刪了。

    但是他還是查到了,他拿著林辛言的照片,在酒店里詢問,一個服務員認出了林辛言,并且看到那晚的情況,清清楚楚的告訴了他。

    沒錯。

    那個人就是宗景灝。

    他不想承認,亦或者是不想讓林辛言知道。

    有了孩子就有了牽扯,就算宗景灝不喜歡她,會不會因為孩子,而

    他不敢想。

    他不想讓林辛言知道。

    他喜歡她,想要照顧她。

    明明是他先遇見的她。

    她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就遇見了她。

    “言言,我查到了那晚的男人”何瑞澤緊緊的攥著手機。

    林辛言的心猛的一提,卡在了嗓子眼。

    忽然她被一抹黑影籠罩,她回頭,來人逆著光,深刻的五官隱藏在光線里,透過紛飛的塵埃遮掩的光,看清站在身后的是誰,她的眼神一霎間涌現出緊張和戒備。

    卻又生出莫名的期待。

    期待何瑞澤說出自己猜想的那個結果。

    “是個本地人。”何瑞澤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

    轟。

    這個答案猶如一記悶雷在林辛言的心里炸開。

    本地人

    也就是說她在宗景灝身上看到的是巧合。

    她的猜測也是錯誤的

    “言言你在聽嗎”

    “我還有事,先掛了。”林辛言慌亂的掛斷電話,她可能太過慌亂,手機掉下去,啪的一聲。

    她剛想彎身去撿,宗景灝先彎身撿了起來,他看著手機屏幕上的號碼,微微瞇著眼眸,“和誰打電話,看見我這么緊張”

    林辛言故作鎮靜,“我哪有緊張,是你忽然出現,嚇到我了。”

    宗景灝笑,他彎身下來,盯著強裝鎮定的女人,“是嗎”

    林辛言被他看的脊背發寒,喉嚨緊的說不出話來,這時于媽端著切好的蘋果過來,解了林辛言的圍。

    “這可是正宗的西峽蘋果,又甜又脆,你嘗嘗。”于媽將蘋果放在桌子上。

    林辛言趕緊撇開宗景灝的目光,去插蘋果,放到嘴里確實脆,很甜,汁多,她插了一個遞給宗景灝,“你嘗嘗”

    宗景灝垂著眼眸,沒動,只是盯著她拿著蘋果的手。

    林辛言又往他的唇邊遞了遞,蘋果汁沾到他的唇瓣,涼,卻能感覺到甜味。

    林辛言眨了眨眼睛,“真的很甜。”

    宗景灝咬進嘴里,瞧她一眼,“看在你這么懂事的份上,饒你這一次。”

    別以為他不知道她在故意岔開話題。

    于媽笑著,很識趣的退出房間,去外面看人干活。

    林辛言抿著唇不敢反駁,他嚼著蘋果解開西服的扣子,丟在沙發上,坐進沙發里,看見放在那兒的鋼琴,問道,“你會彈鋼琴”

    林辛言回頭,看著那架鋼琴,點了點頭,“以前會,很久沒碰過了,手指恐怕都僵硬了。”

    說著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

    宗景灝的目光落了過來,她的手指纖細,皮膚白皙,只是掌心卻有繭子,他的眉頭一皺,剛想伸手去拿她的手,她卻站了起來,朝著鋼琴走去。

    她背著光坐在鋼琴前,手指輕輕的落在琴鍵上,當的一聲脆響的聲響從琴鍵中傳出。

    清脆悅耳。

    她攥了攥手,找感覺,雖然已經很久沒碰過了,但是畢竟學了很多年,下手的勇氣還有。

    她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指輕輕的放到琴鍵上。

    當她的手指按下琴鍵,悠揚的曲子,慢慢呈現憂傷與快樂

    這是她學的第一首曲子,也是她最新歡的。

    過往一幕一幕的在她的腦海里呈現,快樂的,悲傷的

    她的人生短暫,卻經歷了太多。

    宗景灝凝著她的背影,像是在沉思什么。

    她手上的繭子,是在a國時留下來的嗎

    被父親拋棄心里是不是很痛

    他想的出神,忽然被一道手機鈴聲打斷,他似乎不高興,這不和適宜的鈴聲,眉頭褶皺叢生,林辛言似乎聽到聲音,停下手上的動作。

    空氣瞬間安靜下來。

    手機的鈴聲更加的清晰了。

    林辛言起身走過來,好奇他為什么不接電話。

    走過來,就看見手機上顯示的名字,白竹微。

    林辛言在他對面坐下來,“是白小姐,怎么不接”

    宗景灝撇了她一眼,像是嫌棄她話多。

    當然是不想接,才不接。

    而打電話的人很有耐心,他不接就一直響,響到他接為止才肯罷休。

    林辛言笑著,“是怕我聽見你們說悄悄話嗎那我不打擾你”

    說完她站了起來,剛想走就被宗景灝抓住手腕,用力一拽,林辛言跌坐到他的大腿上,她剛想一動,被宗景灝攬住腰,緊緊的扣住。

    另一只手接起電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