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章,流產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章,流產了

    林辛言皺眉,他接白竹微的電話摟著自己干嘛讓自己見證他們的甜言蜜語嗎

    莫名她心情沉悶,用力的掙了掙,她越掙宗景灝抱的越緊,低聲,“別動。”

    林辛言還想再動宗景灝的唇貼在了她的耳畔,有些警告的意味,“老實點,我接個電話,嗯”

    林辛言不敢再動,在他低沉醇厚的嗓音中,安靜下來。

    宗景灝的唇角帶著笑,似乎滿意林辛言的安靜,他的大拇指不經意的隔著布料,摩擦著她腰上的肉。

    電話接通,那端傳來一道男人很是急促聲音,“宗總,白小姐出了車禍,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什么

    白竹微出車禍了

    離的近,就連林辛言也聽到了。

    她轉頭去看宗景灝,此時他的目光正看著她,也很意外這個情況,“什么時候的事”

    “一個小時前。”

    宗景灝放開林辛言,站了起來拿過外套,走了幾步之后才想起來,還有林辛言在,他看著她,“我要過去一趟。”

    林辛言同樣看著他,“去吧。”

    那個是他的女朋友,他喜歡的女人,現在遇到了危險,他應該去的。

    他抿著唇,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是又什么也沒說,穿上外套闊步離開,邊走邊打電話,“給我訂去a國的機票,最近的航班。”

    林辛言望著他消失在門畔的背影,苦澀一笑。

    這才是原來的軌跡,她是她,而他們是他們

    她是多余的那個,明明他們是一對相愛的戀人,被她破壞了。

    “少爺匆匆忙忙的去哪里”于媽走進來問。

    好不容易回來早一次,不應該兩人多呆會兒培養感情嗎工作有那么忙嗎

    于媽不理解,很不理解。

    而且很不高興。

    錢還不夠多嗎

    難道終身大事不重要嗎

    林辛言抿唇笑笑,“白小姐出了車禍,他過去看看。”

    于媽的臉色瞬間一沉,這才安靜幾天,這個女人又出來作妖

    “她出車禍了找醫生才對,少爺也不是醫生,難道能給她治病”于媽不甚歡喜,臉上都寫著我不高興幾個大字。

    林辛言走過去,拿掉于媽肩上的樹葉,淡淡的看向不遠出修剪綠植的工人,“于媽沒看出來,我才是多余的那個嗎他們才是真愛。”

    啥

    少爺和那第三者是真愛。

    于媽有些恨鐵不成鋼,還有說自己老公和別的女人是真愛的,她腦子進水了

    “你才是夫人為他定下的妻子,你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算什么”于媽恨恨的瞪著林辛言,“他去你就讓他去啊,能不能掙點氣”

    林辛言在心里苦笑,伸手挽住這個可愛的老人,林辛言知道她是為自己好,希望自己和宗景灝好。

    可是她不懂,她和宗景灝之間的關系。

    “于媽,你對我這么好,我要是不舍得走了怎么辦”

    于媽頭一仰,看著林辛言,“你走哪里去”

    古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嫁給了宗景灝,就是宗家的人,她去哪里

    在于媽的眼里,夫人親自定的媳婦兒,才是宗景灝真正的妻子,其他的酒鬼蛇神她都不認。

    還有十來天,她和宗景灝的婚姻就有一個月了,到時候她就該離開了吧。

    林辛言挽著于媽,“我想到外面走走。”

    “好,我陪你。”于媽對這里的情況熟悉,剛好和她說說話。

    晚飯林辛言吃好飯就回了房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到了下半夜困極了才緩緩睡去。

    a國。

    宗景灝下了飛機,跟著白竹微一起過來的工作人員陳皓,在機場出口處等著,看見宗景灝從出口處出來,快步迎了上來。

    “宗總。”

    “人現在怎么樣了”宗景灝邊走邊問。

    “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現在已經被安排在病房,只是”陳皓欲言又止,好像不知道怎么說的樣子。

    宗景灝冷聲,“少給我賣關子,有話直說。”

    陳皓抬眼看了一眼宗景灝,又趕緊低下眼眸,“白小姐流產了”

    宗景灝的腳步一停,眼睛微瞇,“你說什么”

    他強大的氣場,欺壓而下,使得人喘不過來氣。

    陳皓吞了一口口水,“白,白小姐流產了,醫生說她懷孕快三個月了,因為這次車禍沒的。”

    宗景灝如被雷劈了似的。

    他雙手握拳很是惱怒,不知道惱怒什么。

    他腳步邁的快,陳皓小跑這才能跟上。

    上了車以后,陳皓安靜的開著車子,連大氣也不敢喘,生怕惹怒后座的男人。

    很快車子停在醫院。

    陳皓停好車子下車往后邊跑,伸手剛想拉開車門,車門就已經被宗景灝推開,他趕緊退到一旁。

    宗景灝下了車,低頭看了一眼腕表,這個時間,這邊是白天,國內這會兒已經是夜里了。

    他放下手,看了一眼陳皓,“帶路。”

    這會兒陳皓已經走到前面帶路,“宗總,這邊。”

    穿過走廊陳皓引著宗景灝來到白竹微的病房,“白小姐就在里面。”

    宗景灝在門口靜站了兩秒,才推開門進去。

    房間里有淡淡的消毒水的氣味,白竹微臉色虛弱的躺在床上,看見宗景灝試著坐起來,“啊灝,你,你怎么來了”

    宗景灝快步走過去扶住她,“傷了,別亂動。”

    白竹微依在他的懷里,“你怎么知道我受傷了”

    站在門口的陳皓耷拉著腦袋,白竹微似乎明白過過,指著陳浩,“是你告訴阿灝的”

    “醫生說你有生命危險我,我,就擅自做主通知了宗總”

    “誰讓你多事的”白竹微憤怒的拿著枕頭就往他的身上砸。

    “陳皓,你先出去。”宗景灝抱住激動的白竹微,安撫的順著她的背,“為什么瞞著我”

    宗景灝的心情很復雜。

    白竹微低著頭,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掉,“我怎么說我發現的時候已經兩個月了,那個時候你和林小姐已經結婚了,我本來想,等到你和林小姐結束關系,給你一個驚喜,不曾想”

    說著白竹微嚎啕大哭起來,她緊緊的抱著宗景灝,“阿灝,我們的孩子沒了。”

    她哭的撕心裂肺,“阿灝,是我對不起你,沒保護好我們的孩子”

    宗景灝眉目堅硬,眉宇間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知道自己曾經有過孩子,他心里有觸動。

    每個男人都有當父親的渴望。

    這個女人懷了他的孩子,他卻把支到這邊來。

    如果他不把她支過來,就不會出車禍,孩子也不會流產。

    他閉上眼睛,“這不是你的錯。”

    是他的錯,是他瘋了,想要在林辛言身上找莫名的熟悉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