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章,我們離婚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章,我們離婚吧

    宗景灝從那天離開后,一連一個星期沒有回來,慢慢林辛言也恢復平靜。

    她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

    “聽說總宗去了a國陪白秘書誒。”中午休息的時間,大家湊成堆說八卦。

    “宗總早已經默許了白秘書是他女朋友的身份,去看她也正常,只是”女人照著小鏡子,撥弄著長發,瞧著鏡子中的自己,勾著紅唇淺笑。

    自以為鏡子中的女人,是個絕世美人兒。

    她這自戀的模樣大家好似都已經習慣,早已經是見怪不怪。

    只是被她的話勾的心癢癢,大家紛紛圍上來,“只是什么啊”

    女人眼角一斜睨著大家,“宗總真稀罕她,還會讓她去a國嗎公司那么多人,派誰去不行”

    大家一想是這個道理啊。

    但是也有不贊成的。

    “要是如你所說,宗總并不喜歡白秘書,那現在為了陪伴她,已經一個星期沒來公司了,又怎么解釋,要知道這在以前是沒有的。”

    她們兩個人說的都有道理,看法不一樣,自然就容易發生爭執,這不,有說宗景灝是愛白竹微的,有說不愛。

    爭持不下。

    “哎,小林你說,宗總愛不愛白秘書”一位同事拉著坐在位置上不言語的林辛言,“你怎么不和群啊”

    林辛言在心里苦笑,討論自己丈夫的愛不愛別的女人,是不是很滑稽

    同事拉著林辛言晃,“你倒是說話啊。”

    林辛言無奈,說出自己的想法,“haiyu1688我不知道,我來公司晚,對他們的事情不清楚,我想應該是喜歡吧,不喜歡怎么會承認她的身份呢”

    安靜了幾秒,似乎她說的也有道理,如果宗景灝不愛白竹微,為什么會承認她的身份呢

    “看吧,我就知道宗總是愛白秘書的。”

    他們的八卦沒停,林辛言借口去倒水,躲開了她們,休息時間結束,大家散了,林辛言才回到位置上工作。

    這一天宗景灝依舊沒回來。

    在公司聽完同事們的八卦,林辛言只想安靜一下,誰知道來到家里,于媽也嘮叨。

    “少爺怎么這么久沒回來”

    林辛言覺得腦袋疼,她揉著額頭,于媽以為她不舒服,上來問,“是不是生病了”

    林辛言搖搖頭,“沒有。”

    “那你”

    “唔”林辛言忽然聞到一股子腥味,皺眉看著于媽,“你買魚了”

    于媽點了點頭,指著桌子上的菜,“我剛去超市回來,晚上做魚給你吃”

    她的話還沒說完,林辛言就已經捂著唇跑去了洗手間干嘔起來。

    于媽趕緊跟了過來,站在門旁,看著林辛言,“你你不會懷孕了吧”

    雖說林辛言和宗景灝一直分居,可是結婚那晚,他們是睡一屋的。

    萬一一次就有了呢

    于媽有些小興奮,“走,我們去醫院。”

    有了孩子,什么第三者,小四都要靠邊站。

    林辛言搖頭,“不用,我胃不舒服。”

    “那也要去。”于媽態度堅決,她只相信醫生的。

    “于媽。”林辛言掙著手,于媽不松,“我也是為你好。”

    “快點換鞋。”于媽拉著林辛言朝玄關走。

    林辛言也不敢動作太大,一方面怕傷到于媽,另一方面怕傷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咔嗒

    就在林辛言絞盡腦汁想著怎么和于媽解釋時,房門被推開。

    林辛言和于媽幾乎同時看向門口。

    宗景灝邁步進來,胳膊上搭著西裝,襯衫的領口松松垮垮的敞著,露著精致的鎖骨,下巴上冒著青色的胡茬,眼瞼下有一片暗色,看起來沒休息好,和平時意氣風發的他不一樣,顯得有幾分倦怠。

    這次去陪伴照顧白竹微想必沒休息好吧,林辛言在心底暗暗的想。

    看清是宗景灝,于媽一喜,“少爺,少奶奶可能懷孕了。”

    宗景灝的臉色沒有波動。

    林辛言只覺得難堪。

    四目相對,大家心知肚明。

    只有于媽不明所以,盯著宗景灝,“你妻子懷孕了,你不高興嗎”

    宗景灝臉部線條連著頸部繃成了一條直線,喉結上下滑動,平靜的開口,“我們離婚吧。”

    早晚的事情。

    只是沒想到來的這么突然而已。

    原本就是錯誤的交集,應該結束的。

    沒有舍不得,只是忽然覺得空蕩蕩的。

    哪里都空了。

    她笑著,“好。”

    她這么干脆,干脆到讓宗景灝來不及反應,甚至有些不能接受她這樣的態度。

    林辛言淡淡的口氣,“我們明天就去辦手續吧。”

    說完她轉身回了房間。

    于媽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他們要離婚

    婚姻是兒戲嗎

    “少爺,你,你要離婚”于媽覺得一定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

    不然怎么會忽然說離婚,而且兩人還都這么平靜

    “我累了。”對于此事宗景灝并不愿意多談,說完便朝著樓上走去。

    于媽愣了一下,回過神來轉身盯著宗景灝的背影,“這可是夫人在世時,為你定下的婚事。”

    宗景灝的腳步一頓,很短暫他繼續腳步,踩著樓梯上樓。

    于媽依舊不放棄,“少奶奶懷孕了,你也不再乎”

    呯的一聲,房門關上,宗景灝在無聲中訴說著自己的不滿

    林辛言肚子里的不是他的。

    不是

    如果是,或許他也不會這么生氣了。

    他的孩子死了

    死了

    于媽也嚇了一跳,他很少在家里發火。

    這一夜林辛言幾乎沒睡,獨自一個人坐在床頭,旁邊的桌子上放著收拾好的行李,本來也沒有多少東西。

    就幾件衣物,和一些生活用品。

    好也起床,穿戴整齊走下來,和昨天的他截然不同,筆直合身的西裝,把他挺拔修長的身形包裹住,勾勒的猶如是從童話書里走出的白馬王子。

    衿貴,帥氣,魅力無比。

    目光在空氣中交匯,都很平靜。

    林辛言先開的口,“現在時間還早,民政局應該還沒開門,我有事出去一趟。”說話時她看了一眼時間,“我九點回來,你有時間嗎”

    她的先出去找一下住處,宗景灝離婚提的突然,她沒來得及做準備,這事,是她疏忽了,應該先找好后路的。

    宗景灝走下來,“去民政局,我會讓關勁去辦。”

    說完便朝著門口走去。

    林辛言自嘲一笑,她怎么忘記了,辦結婚證也是關勁帶她去的,宗景灝根本就沒出現,離婚,又何須他親自去

    他們的婚姻是看似天注定,從小就訂下婚約,是何等的緣分

    只是,如今這樁短暫的婚姻,像是個笑話。

    林辛言深吸一口氣,是該結束了。

    宗景灝在餐桌前做下來吃早餐。

    林辛言走過kuxiai來,在他對面坐下,“白小姐,還好吧”

    他去看了她之后就就下了決定,應該是準備娶她了吧

    但是那個女人有心機,他看不出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