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章,雙胞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章,雙胞胎

    宗景灝不是不知道,白竹微有些小心思,只是她流產的消息,太過沖擊。

    一個女人跟他很久,把身體給了他,還流產了,就算有些小心思又怎么樣呢

    宗景灝微垂著眼眸,淡淡的嗯了一聲。

    似乎對于白竹微的事情,并不愿意多談。

    林辛言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只是想聽他親口說,“離婚后,你們就會結婚嗎”

    宗景灝的放咖啡杯的手,微微一頓,而后很平穩的放下來,慢條斯理的擦過嘴之后,放下餐巾,才緩緩的抬起眼眸:“我會和她結婚。”

    說完他起身站起來,離開了別墅。

    果然,他是愛白竹微的。

    林辛言沒有胃口,但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喝完了于媽準備的鮮牛奶,吃了煎蛋。

    吃完早餐,她也離開了別墅。

    現在她得先找到房子安身。

    好在她還算幸運,沒有花大把的時間,就找到一個兩居室,夠她和莊子衿住,價格也合適,她交了定金,租了下來。

    簽好合同她離開中介,站在路邊等車。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八點五十,還有十分鐘就九點,她怕趕不回去有點著急,可是這里并不好打車,快到九點的時候,林辛言才攔到出租車。

    坐上車她往別墅去了一通電話,是于媽接的,“要是關助理去家里,你讓他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

    她并不想讓人誤會,她不想離婚,或者是在拖延時間。

    于媽應了一聲,林辛言就掛了電話,她剛想把手機放衣兜里,來電鈴聲就響了,是何瑞澤打過來的。

    她接了起來,很快他的聲音傳過來,“言言,你在哪兒我去找你,我回來了。”

    林辛言看看車窗外,她在外面,等會要和關勁去一趟民政局,現在沒有時間和他見面,于是說道,“我晚點給你打”

    她的話還沒說完,司機的方向盤一轉,過十字口時,沖出一輛大卡車,像是失控了一般,朝著他們的車子猛的沖來

    林辛言瞳孔猛縮,映著卡車司機猙獰的面孔

    “言言”

    嘭

    一聲巨響,輛車相撞,因為大卡車的速度太快,出租車被撞的騰空翻了過來,滾了幾下,最后車輪朝上的懸在綠化帶邊。

    相撞的大卡車,沖出幾十米開外,撞在巨大的廣告牌,才停下來。

    “言言”掉落在外的手機,還在響。

    何瑞澤的聲音顯得特別急促,剛剛的巨響,時刻說明著,發生了什么事情。

    林辛言滿臉的血,周圍的一切都已經看不清,痛,很痛,渾身都在痛。

    不,她不能昏迷,她還有孩子,她不能死。

    她忍著巨大的痛感,喊叫,“有沒有人,救救我”

    她的聲音很虛弱。

    有好心人幫忙報警,叫救護車,過來對車里的人施救。

    “救救我”林辛言的意識逐漸模糊,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沒有人聽的見。

    后來她徹底昏厥。

    醒來時,鼻尖彌漫著濃烈的消毒水的氣味。

    何瑞澤看見她醒,激動地握住她的手,“你醒了。”

    林辛言的眼珠子轉了轉,看清了自己身處的環境,是醫院的病房。

    “你出了車禍,是一輛大卡車剎車失靈導致的,我趕到的時候,你已經被救出來。”

    當時她渾身的血,有她自己的,也有那個司機沾到她身上的。

    他緊緊攥著她的手,“知道我當時多害怕嗎,害怕你就這樣沒了”

    說著他打了一下自己的嘴,“瞧我說什么不吉利的話。”

    林辛言動了動,想要坐起來,何瑞澤按住她,不讓她動,“你不能動,你受傷了。”

    林辛言皺著眉。

    uhanjs她知道自己受傷了,因為現在她還記得當時的痛。

    何瑞澤的神色凝重了幾分,握著林辛言的手放在唇邊親吻,聲音低啞,“我這有兩個消息,一個好的,一個壞的,你要先聽哪一個”

    林辛言張了張口,聲音干澀,“壞的。”

    先苦后甜嘛。

    “你的后腰插進了一小塊金屬片,需要手術取出來,不然會壓迫腰部神經,致使你不能行走。”

    林辛言狠狠的松了口氣,還好不是孩子有事。

    這對她來說也不是很壞的事,只是受了傷而已。

    “那好的呢”她側頭看著何瑞澤,臉色蒼白的猶如一張畫了鼻子眼睛的白紙。

    有沒一絲血色。

    何瑞澤攥著她的手,越發的緊了,“你懷的是雙胞胎。”

    什么

    怎么可能

    “你,你說什么我做過b超,明明就一個”

    “兩個,一個在子宮后壁,被前面的擋住了,所以沒看到。”這次因為她受重傷,做了最細致的檢查,四維b超,比普通b超準確性高太多。

    是真的,她肚子里懷的是雙胞胎。

    何瑞澤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

    很矛盾,高興,也不高興。

    林辛言靜靜的望著天花板,內心翻江倒海,無法安靜。

    她明明是笑的樣子,眼淚卻順著眼角往下滑,滴落在潔白的枕頭里。

    這是上天給她開的玩笑吧

    是看她太孤獨,所以派兩個天使來陪伴她嗎

    她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

    “言言”何瑞澤緊緊的攥著她的手,欲言又止,想了許久,才下定決心,“這孩子別要了好嗎”

    林辛言詫異的瞪著他,他說什么

    他知道他在說什么嗎

    她用力掙著被他攥著的手,無聲的抵抗。

    “言言”

    “我不要聽你說,就算他們的父親是國外人又怎么樣他們在我的身體里,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能舍棄我的命嗎”

    她不會放棄的。

    三個月了,他們的血肉,靈魂,早就和她融為了一體。

    何瑞澤何嘗不知道,孩子對她的重要性

    他清楚的記得,她為了留住孩子,跪在莊子衿面前的場面。

    他何嘗想她傷心難過

    何瑞澤伸手撫摸她蒼白的臉孔,輕柔,溫和,憐惜,“你手術必須打麻醉,這孩子保不住”

    她的身體輕顫,“我不打麻醉行嗎”

    “你會受不了xiangxuen的”何瑞澤就差跳起來,訓斥她了。

    割肉取物,不打麻醉,會活活疼死的

    “言言你聽話。”何瑞澤試圖勸說,“他們才三個月,以后,以后你還可以有”

    “三個月不是命嗎”林辛言的態度堅決,“我不會放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