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章,林曦晨和林蕊曦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章,林曦晨和林蕊曦

    六年后,a國。

    暖黃色的燈光,把屋子照的透亮。

    一道清瘦纖細的背影,在廚房里忙活著,在為家人準備豐盛的晚餐。

    何瑞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在廚房忙碌的林辛言,林蕊曦往他的身上爬,“舅舅,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咪”

    何瑞澤眉心一跳,每次聽到這個稱呼,他都抓狂的要命,林辛言不愿意接受他的感情,說,只把他當哥哥。

    兩個孩子,都是舅舅這么稱呼他。

    但是這兩個孩子是真的可愛。

    肌膚白嫩嫩的,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猶如一汪清泉,睫毛卷翹,一眨一眨的像是瓷娃娃。

    何瑞澤伸手將小家伙抱起來,朝著廚房走去。

    他站在廚房門口,“言言。”

    林辛言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笑著,“是不是餓了很快就好。”

    何瑞側沒吭聲只是看著她忙碌的背影。

    六年前,林辛言執意不麻醉,保住孩子。何瑞澤拗不過她,只能答應。

    但是他也有條件,離開國內,還回到a國生活。

    林辛言答應了,在何瑞澤的幫助下,帶著莊子衿來到這邊。

    這一過,便是六年。

    “我過兩天得回國一趟。”

    林辛言拿著勺子攪動濃湯的手微微停頓,六年前的那種痛,似乎現在她還心有余悸。

    她裝作若無其事,沒有回頭,“是有事嗎”

    “嗯,我妹妹訂婚。”何瑞澤盯著林辛言的背影。

    林辛言轉過身,她生下林曦晨和林蕊曦的時候,何瑞澤說他找到了當年失蹤的妹妹。

    她一直替他高興。

    “這是好事啊,你應該回去。”林辛言由衷的說。

    何瑞澤深深的凝望著她,“訂婚的對象是宗景灝。”

    啪

    她手中的勺子滑落,摔在地上,碎成了無數瓣。

    她趕緊蹲下去撿,她低著眼眸,“我早就和他沒有了關系。”

    六年的時間太久,她已經記不得曾經還有那么一個男人在她的生命里出現過。

    現在,她只想照顧好兩個孩子。

    她只是不明白,六年前他不應該和白竹微結婚嗎

    怎么會和何瑞澤的妹妹

    她看著何瑞澤,似是在詢問。

    何瑞澤回視著她,抿了抿唇,“對不起,我隱瞞了你。”

    林辛言皺眉,“你隱瞞我什么了”

    話一出口,她像是又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說出心中猜測,“白竹微是你妹妹”

    “嗯。”那年他去替林辛言調查那晚的事情,從那個酒店服務員嘴里得知了當晚的事情,他深入調查,挖出了白竹微在里面扮演的角色。

    一個有心機的女人,他自然是嫉惡如仇,只是不巧,那個時候白竹微也在a國,他們碰見了。

    本沒有交集,只因為那天白竹微穿了一件吊帶裙,肩膀上青色的胎記,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丟失的妹妹,0876114肩膀上也有這么一塊青色的胎記。

    于是為了弄清楚,他對白竹微做了深入的調查,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沒有父母,一開始他只是好奇白竹微這個女人,又有和妹妹一樣的胎記,自然想要對她多了解一點。

    可是查到她是孤兒時,何瑞澤生出了一個念頭,一個她就是自己失散已久的妹妹懷疑,于是他跟icdct蹤白竹微,收集她的發絲和唾液,做了dna。

    結果,是她真的是他的妹妹。

    他知道妹妹的秘密,知道她喜歡宗景灝。

    所以,一直沒和林辛言說。

    何瑞澤放下林蕊曦,讓她到客廳玩。

    林蕊曦點點頭,邁著小短腿朝著客廳跑,“我等哥哥回來,和哥哥一起玩。”

    “你慢點,別磕了。”何瑞澤拉住她,“慢慢走。”

    林蕊曦撅著嘴,不高興的樣子。

    何瑞haocha100澤放開她,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聽話。”說完轉身走進廚房,蹲在林辛言身旁,伸手握住她的手,“讓哥哥照顧你不好嗎”

    “我有兩個孩子”

    “我不在乎”

    “我在乎。”林辛言抬頭看著他,她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寄人籬下。

    她知道何瑞澤的家庭,這樣的家族,是接受不了她這樣的女人。

    而且,她曾經答應過何夫人,絕對不會和他在一起。

    她笑著,抽出手,“你去客廳吧,晚飯就快好了。”

    手中空了,何瑞澤的心也跟著空落落的,以前或許是在她身上找妹妹的影子,但是這六年的相處,早就讓他愛上這個勇敢,又固執的女人。

    何瑞澤不明白她,為什么拒絕自己,拒絕的不留余地。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才這么拒絕我”何瑞澤問出心中猜測,“那個人是宗景灝。”

    她身邊也就出現過這一個男人而已。

    “沒有”林辛言回答的快,像是在證明自己說的是真話,“不是你提起,我早就忘記了這個人。”

    “那你”

    “媽媽。”林蕊曦跑進來,抱住林辛言的脖子,“媽咪,哥哥和外婆什么時候回來”

    林蕊曦的進來,打斷了和何瑞澤的對話。

    剛好林辛言也不愿意去談論這個話題,

    她抬頭看了一眼時間,用胳膊夾起林蕊曦,“六點半放學,現在已經六點二十分了,很快就回來了。”

    林辛言把她放下,“乖一點,廚房危險。”她伸出手給林蕊曦看,“你看媽媽的手,臟不臟”

    林蕊曦眨了眨大眼睛,“臟。”

    “那你聽媽咪的話嗎”

    “聽。”

    小家伙委屈巴巴的,林辛言嘆氣,在她額頭親了一口,“晚上媽咪給你洗澡好嗎”

    林蕊曦的眼睛一亮,“好。”

    因為林辛言白天要上班,晚上還要學習,沒有時間照顧他們。

    都是莊子衿照顧他們洗澡。

    莊子衿的病情經過何瑞澤的精心治療,已經得到控制,只要不受到刺激,和平常人無亦。

    能幫助林辛言照顧孩子,林辛言也有時間學習,她之前的專業就是服裝設計師,經過這幾年的努力考回了畢業證,進入eo工作。

    她在這方面很有天賦,設計的禮服多次獲獎,她還為a國的國家領導人的女兒設計過婚紗,當時驚艷了全國人,現在她已經成為了eo的首席設計師,并且擁有股份。

    到吃晚飯的時候,莊子衿才帶著林曦晨回來。

    林曦晨才五歲多,卻擁有超強的記憶力,和計算能力,他對數字極其的敏感,他有天賦,林辛言自然是要培養他。

    但是他自己也爭氣,竟然通過ac大學的考試。

    ac是世界著名的計算機領域的頂尖學院。

    這里研發電子芯片,以及處理系統,早已經流行于世界。

    相對林蕊曦,就沒有什么天賦,和平常人家的孩子沒區別,就是長得可愛,軟萌軟萌的。

    看見林曦晨回來。

    林蕊曦高興的朝他奔去,“哥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